1日上午8点多已经醒来了,但是拖到10点才正式起床,接到了华为的电话,我说这个月就可以交三方了。上午在实验室写了各章的总结,算是写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不过语言的组织的确很头疼。中午回宿舍,成买的台式电脑到了,我从实验室带回了U盘给他装系统,之后自己就睡觉了,陈一人折腾去了。

睡一觉后,下午来实验室写第一章的文章结构,感觉很摘要和总结很像,为了防止重复,自己换了几种说法,总的感觉这些不太重要的部分也不好写。晚上点了表哥外卖,今天给的肉很好吃,算是做得最精致的一次表哥外卖了。晚上写了展望部分,写完感觉都是不痛不痒的展望,之后配了配图。今天很累,忍住,熬到毕业吧。

2日收到华为预约的邮件,看到要入职前体检,也是头疼。上午找娄老师问了问论文的事,垃圾苹果录音很不好用,结果没录上,全靠自己手动记录些东西,老老实实改吧。中午回宿舍睡了一觉,心情不好,一想何必纠结这么多呢,本来扭曲的人生观也不差这么一些遭遇。

下午给论文配图,写写文字。晚上点了外卖,还是表哥,今天的味道就没有昨天那么惊艳了。饭后继续为论文配图,直到写到10点回宿舍,也是难熬的一天。

3日上午10点起床,来实验室先完成讲座报告的事情,计划中午宿舍一起聚餐,考虑到大家的匆忙,还是约好后再去,所以今天就作罢了。中午和成和徐去食堂买了饭,下午休息一会儿后去实验室继续整理讲座报告,学校一到毕业就是烦人,也没办法。弄完后,看了看昨晚自己买的搬瓦工香港主机,每月110多元,还是很贵的,不过用着的确很爽,试了试网速很不错,计划当做自己长期使用续费的国外主机了。

晚上和成去街道口吃了阳光利亚自助,由于很饱了,所以没吃多少,体验了一下种类和味道就行。回来到实验室玩了玩Linux,Oneinstack和LNMP两个经典的组合,试了试还不错,用着也方便。折腾一下当做自己的娱乐吧。韩老师帮我看完了所有可能需要导师审查的东西,感谢韩老师周末还帮我折腾这些。

4日早上10点起床,上午逛逛微博发现了好看的番《B:The Beginning》,于是下载下来看了一集,感觉科幻+推理双线的组合正是自己的大爱。中午宿舍聚餐,本来去奇火锅的,结果没开门,只好去了对面的小龙坎,发现貌似是一家盗版的,有小龙、小龙坊等多种称合。

下午回来在宿舍折腾一下Linux,然后继续看《B:The Beginning》,累了就躺在床上稍稍休息一回儿,这种日子真开心,晚上去实验室整了整专业实践报告,之后回宿舍继续看番,好久没有体验到《B:The Beginning》到这种本格动画了!

5日上午来实验室打印了讲座报告,一晃就过去了,午饭还是外卖表哥。中午回来睡了一觉,开始看西尾维新和新房的《斩首循环 蓝色学者与戏言跟班》,起初感觉是西尾中二的天才故事,后来越看越本格,完全停不下来,塑造的角色很有趣。

下午去实验室为论文配图,画HBase的图很艰辛,不过坚持下来,花时间写也总算得一幅是一幅。晚上和武鹏一起去食堂吃了水煮鱼,看完《斩首循环 蓝色学者与戏言跟班》,西尾是隐藏的推理大神,几个密室各有特点,说难猜也不难猜,真相一出也就是地上的解答,但是西尾把密室放在这么一个天才聚集的岛上,直接影响了自己判断,把简单的问题想复杂了。最后的叙诡反转很惊艳,换人的诡计有时候用动画人设反倒好影视化,反正脸谱一个模板,就换了个发型颜色,完全无违和感。

6日上午10点去实验室,配图,看了看文献,打算下午谢谢传感器监测方面的现状。中午和大哥一起去寄了快递,他送网友几瓶酱。大哥告诉我盼盼已经是他女朋友了,我说好啊,你为她做了这么多,成为女朋友也是必然的,恭喜。之后在食堂吃饭,遇到了亮,和他说话总是不说,不说,于是我也不说吧。中午回宿舍睡一觉,自己还是自己,此时心中第一想到的作品是《娜娜》,神作就是要靠积淀才是神作。

下午去实验室就听大哥说他明天去体检,唉,想到体检就烦,超哥对我说华为预约名额有限,让我快点搞,于是先登录晚上预约了个7月份的。然后开始写研究现状这一节,下笔很难,写到晚上9点半还没写完,唉,计划赶不上变化。回来听向杰说他们实验室的学长都写完交给刘院长了,唉,晚上问了问静波学姐,最迟交的时间,心累。

7日早好好睡了一个懒觉,11点才起来,中午去食堂吃了鱼后,下午1点和成一起去东院写论文,今天主要完成云存储计算部分的研究现状,写得一部轻松,熬到了晚上9点半才勉勉强强完成这一节。下午我们在东院买了水,随便走走算作休息。晚上去吃了黄焖鸡,就是东院最底下的哪家,已经加价到17元了。唉。晚上回宿舍看了最新的博人和紫罗兰,紫这集有种完结的气势啊。

8日是妇女节,早上9点的时候胡博士说送花给老师,天枰座和大哥去买花了。上午自己来到实验室,开始写关于平台的研究现状,折腾了两个小时后中午胡博士带领我们仨一起给刘院长送了花。之后自己也给妈妈发了一条微信,祝愿妈妈节日快乐,身体健康。中午去食堂吃了酸菜鱼,回来睡一觉后,下午继续去实验室写论文。成上午计划去找龙院长签字弄软著的,结果不在,本来下去取东院的计划就只好放弃。于是下午自己来鉴主,和大哥点了一杯一点点,之后还是继续写论文。开始写大数据相关的研究现状,写到晚上9点总算弄完。

晚上吃的是食堂番茄鱼,遇到了君炜同学,问了问他已经写完论文了,写的也是系统,包含了硬件和软件部分,还是很丰富的。晚上写累了就爬爬楼梯,还为论文配了几张图,大家论文都完成得差不多了,自己要加油了。今天自己买的绝版书《鸦》到了,至今总算集齐了麻耶雄嵩简体出版物了。

9日上午9点多接到大哥的电话,原来娄老师找我们问服务器的事情,于是立马起床去实验室,结果大哥已经下来了,原来来修主机的人到了,让大哥去看看。维修人员发现主机的电源回来,并且主板也有问题,只能过几天再来修复。上午由于匆忙没带笔记本电源,只好看看文献。中午去吃饭的时候遇到了胡博士,问了问胡博士毕业论文的事,据说我们学校两年后论文才上知网。胡博士计划下个学期也开始找工作了。

中午回宿舍休息了一下,看了赵汀阳的《四种分叉》,写得很哲学,自己完全没有评判的资格,只能默默吸收。下午写论文背景意义部分,四点多的时候和大哥去百瑞景看了电影《黑豹》,黑豹的故事,政治正确片,漫威的特效和故事都好,作品的价值观总是很微妙,和平好像是这样的,但总感觉味道怪怪的。今天张导也发了答辩申请,18号之前要提交,唉,得抓紧时间写了。晚上爸爸打了电话给我,问了问我近况,我说忙于写论文,爸爸说不打扰我了。

10日上午9点起来,和成一起去了东院写论文。上午属于自己的悲哀再次降临,有些痛心,却也习惯,暴躁永远不减。上午主要完成了滤波和异常的部分截图,算是完成了大半。中午和成去吃了黄焖鸡,羊肉汤这家味道太有鸡肉味,这是不喜欢的地方。

之后和大哥聊聊,抱怨了几句论文难写,他把截图发出来了,以后也就再也不会和大哥说这些了。下午看了看今天更新的番,开始论文最艰难的部分,恢复部分的仿真。还好自己顺利理解了代码逻辑,一个下午摸索出了训练和预测的方法。晚上本打算和成去街道口吃点点菜的,结果来晚了,懒得排队,只好去买了一份鸡排后,点了外卖表哥作为晚餐。论文方面成功配了恢复的第二张图,回到宿舍第三张图就自然也跑出来了,唉,今天算是论文瓶颈没了,明天开始梳理烦恼的第二章。

11日上午成早就起床去实验室写论文了,自己昨晚仿真完了图,今天就松散写些,一上午没有写论文,在宿舍玩玩,看看视频就过去了。中午去食堂买了番茄鱼,回来宿舍继续看看知乎,累了就休息,周末就应该稍微休息一下,下午睡了一觉好好的,醒来已经3点半,舍友都有自己的快乐与事情,自己也老老实实去实验室写写论文吧。

晚上在实验室主要完成了第二章框架图和技术图,删除了一些自己不想写的不想画的图,也好。之后听了听之前刘院长对我总结的写法的指导录音,明天把第二章和总结梳理好,现发给韩老师看看吧。

12日上午差不多9点半来实验室,大哥正准备去武重,我则在实验室整了整第二章的内容,把文字理顺一下。中午和武鹏去食堂吃了水煮鱼,味道依旧棒。回宿舍稍稍休息一下,看了《四种分叉》部分内容后就躺在床上休息了。下午起来依旧三点多,来实验室写了总结部分,晚上点了表哥外卖,做得很慢,送得也很慢,被外卖小哥推荐不要点这家^_^。晚上继续整理摘要,全文梳理了一下,走之前发给了韩老师初稿,没写英文和参考文献的版本。回到宿舍开始看新番《A.I.C.O.:化身》。

13日上午10点去实验室,问了问学姐参考文献有没有什么好的导入方法,学姐教我使用交叉引用的方法就行。上午主要整理了论文的参考文献,中午楼道里遇见了胡博士,于是一起去食堂旁边的一觉盖饭店买了青椒肉丝盖饭,味道还很不错,11元也还合适。中午回宿舍睡觉休息,看完了《A.I.C.O.:化身》,相比《B》,从推理的角度看,这部不那么本格了,但是却是自己喜欢的科幻+诡计类型。第九集的逆转很棒,一部动画有一个核心诡计,观感体验比同样一本推理书好太多。

下午来实验室好好把论文参考文献弄完了,大哥下午3点半做飞机和严博士去了柳州,听杜航说这回就严博士和大哥去了。晚上和武鹏吃饭,食堂经典番茄鱼,遇到了娄老师和魏老师也在吃饭,后来天枰座也出现了。晚上写了写致谢,英文标题取了取,再把前面的论文稍稍调整一下,论文较完整的初稿就写完了,发给了韩老师看,本来计划也发给娄老师的,想了想还是韩老师评价一下,没有大错误再发给娄老师,最后再给刘院长吧。

14日上午9点半多来到实验室,计划找娄老师看看初稿,看有什么修改意见,结果上楼看到翠翠正在和娄老师商量,于是在QQ上和娄老师说了说这件事。后来娄老师回复我后就跑上去请娄老师指点了一下论文。娄老师提了大会数据框架那需要补一个整体图,描述部分最好换一种说法,之后对目录上的一些地方做了修改,让我换一个项目写来源。张和我视频聊天说了他帮我在美国买了6件衣服,展示给我看,我说很不错,并且和他聊了聊最近的生活,张还计划买几件外套,让我看看Gap有什么好的,我再挑一挑。

中午和天枰座去食堂吃了番茄鱼,收到华为短信报名软件培训,于是中午预约了6月4日的Java。大哥告诉我霍金走了,我感慨有一位大师离我们远去,大哥说以后世界属于我们的。我在微博上看了看,杜建国的说法值得思索:“中国媒体一面一直想着法儿丑化杨振宁,一面大肆吹捧科学贡献根本没法与杨振宁相比的霍金,这是为什么?很简单,因为霍金是洋人,而杨振宁却放弃美国国籍重新加入中国国籍,力挺新中国,不美化民国,对中国科技发展前景保持乐观。于是乎,吃里扒外的中国媒体就捧霍贬杨了。”严锋的评价很诚恳:“非常敬佩霍金先生超人的智慧与毅力。他的不朽传奇也向我们昭示: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的肉身也许真的没那么重要,或者说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我们会有更多精神思想的承载与延续的方案。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霍金先生是第一位伟大的后人类(Posthuman)”GK同人于野则这么评价:“致敬霍金[蜡烛] 他的头脑一直活跃到老,他钻研最难和最值得钻研的问题,他跟世人是友好的,他有幽默感,喜欢说机智的话。你的学说没有多少人理解,也不一定对 - 可是你的精神指引无数青年。”

下午3点醒来后看到娄老师发了消息,杨赟也回来了。于是一起去找了娄老师,最后留下盼盼、王笑、于士玉(没来)计划组队参加华为建模比赛,对我们以后认识集群问题很有帮助。下午在搭了搭Kafka,实现部分要截一张运行的图,没想到用腾讯云反而坑多,最后还是自己虚拟机搭建完成。晚上和成去九龙吃了饭,这回我请成,难得一起聊聊。回到实验室继续对论文稍加修改了一下,明天再重写一下技术架构部分应该可以了。

15日上午来东院自习写论文,想了想娄老师昨天的指导,开始思索怎么改论文好。中午点了表哥外卖,成没来,于是回宿舍睡了一觉。上午我把论文的摘要发给了张,张帮我写了英文摘要,并指出了我中文语法语病问题,发现了一些表述不对的细节。

下午3点起来,收到韩老师的修改意见,盼盼则提醒我发数据给她。于是没等成起床,下午快速赶去东院,先将数据上传到花盘,之后看了看韩老师的意见,主要是仿真部分对比和现状部分要针对机床平台。接下来思考怎么综合两位老师的意见改论文。后来成来了,晚上一起去街道口走走,结果最后成买了馒头,我点了外卖、买了串。吃完后继续在实验室赶论文,尽管不是很好,但也勉勉强强改了下。唉,提意见后的修改最难,因为自己的思路要变,要理解他人的思路。回宿舍后还继续修改了论文,睡前和张聊聊,讨论买衣服的事。

16日上午10点来实验室,开始对论文中一些小标题进行修改,之后开始研究孤立森林算法,跑了跑自己的数据,不是很理想。中午和大哥去清真食堂买了饭,好久没吃这家,换换口味,免得体内相同的毒素富集。中午吃完饭后继续调代码,结果还是很失败。张问了问我衣服的事情,我1点多回宿舍量了量自己的衣服,重新发给了张。

下午睡到3点起来,去实验室继续跑孤立森林算法,唉,最终的结果还是不理想,看了看其它的数据集,发现每个特征其实都有规律的。自己的特征构造如果取不好的话,不容易发现异常。晚上本来去吃饭的,遇到了娄老师在门外,于是娄老师顺便进来了和我、大哥聊了聊算法的事情和今天买的机器人的事情。晚上将算法跑得还算好的一组放到论文里,自己读了读论文,稍稍修改了一些不同的句子,晚上10点的时候将论文初稿发给了刘院长,算是了一个心事,之后再继续考虑吧。

睡前看完《恶魔人》,这是一部跨越50年还依旧震撼的作品,汤浅的魔性很优雅地表达了原著的色情暴力,本作的结局我想现在的也没几部番敢这么搞吧。动画中的几段Rapper质量很高,超感人。

17日上午10点半和成来东院自习,主要看看自己的论文有什么不足,读读语句是否通顺。遇到了机电的博士,问了问我们是机电的还是信息的。不一会儿就到了中午,和成一起去东院后面的一家巴巴爸爸烤肉吃午餐,这家不是自助,是老板娘帮我们烤肉,烤肉的味道还不错,俩人吃个三人套餐,基本算饱了吧,99元的价格相当于吃次自助。娄老师借大哥的电话打给我,说了说开发云盘的任务,让我带带学弟,最近没事搞搞开发。

下午自己阅读了一下论文,发现了论文中稍稍不足的地方,改了一些错别字和格式。一个下午阅读了文献,看了看自己的论文,随后就是看番和玩了,诗宇学妹请问看看她的开题报告,我发现语句很多不通顺,帮她仔细改了开题报告,并告诉她要把思路理顺,好好组织一下。晚上和成在华师走走,由于雨大,我们没去远的地方,最后还是回来地点了和前天一样的外卖。

18日上午9点半去食堂吃了早餐,香菇炖鸡小面,8元,看了看其它的东西,有些涨价了。上午来实验室只见学姐在,自己主要看了看代码,根据大哥的需求为云盘增加文件夹功能,中午大哥邀请我去吃胖哥俩,带上了盼盼和肖,点的巴沙鱼味道不是很好,牛蛙还不错。饭后回来时下了大雨,自己为肖撑伞,一起回到了实验室。微博上听闻李敖去世消息,想到前几天霍金的离去,大师总会走的,未来还有新秀,我们也会死。死啊,死很烦。

杜建国说:“李敖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三天前,我刚把李敖与汪荣祖合著的《蒋介石评传》带回北京,准备重读。读他的文章,是一件很畅快的事情。2004、2005年前后,我在国家图书馆把《李敖大全集》大致浏览了一遍。李敖人生最后十几年,回到过祖国,并把儿子送到北大读书,可是,祖国却不怎么待见他,对此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张颐武说:“他是一个有侠气的“狂士”,有“仰天大笑出门去”的气魄,有敢爱敢恨的率真。同时他又有一股绵绵的柔情,有一种“无情未必真豪杰”的真性情。正是因为中国的文化是他的精神的归依,所以他总是从“中国”的角度来观察世界。他虽然住在台湾,他的关怀却在整个的中国。他的心的境界其实是宽广的。这种关切中国,关切我们的文明的命运的情怀也是中国文人的特质。李敖经常激烈地反传统,但他的气质其实非常传统,他的行为方式在中国传统的文人中都找得到自己的原型。这种对于中国的感情其实不仅仅是对于故乡的绵绵思念,也不仅仅是一种文化的感伤的追怀,其实李敖从来也没有被人为的障碍分隔,他的心和人生的思考从来都是从一个中国的角度开始的。我看《北京法源寺》的序言时对于最后几句总是难忘,他说到谭嗣同著《仁学》时的胸怀,并以此自况:谭嗣同的《仁学》“写成之后,他感于台湾新丧日本之手,乃不用真名,而以“台湾人所著书”颜其封面,借哀浊世;如今,我独处台湾,写《北京法源寺》,“台湾人所著书”之谶,百年孤寂,又复重演。契阔四十载。今印此书以归故国,沧海浮生,难忘我是大陆人而已。” ”

下午大哥来实验室后一起调代码,一起调试设计花云的功能,帮大哥在电脑上装了Win下的Hadoop,对功能的基本修改思路基本理顺了。晚上昊邀我一起去吃饭聊聊,我们俩在美咪点了两菜一汤,吃得很饱。晚上7点40和成在天河看了电影《古墓丽影:源起之战》,一部惊险刺激的商业片,女主塑造很成功,有时男性就喜欢危险的女人。晚上回来的路上看鉴主的灯光如死,心情如灰。回到宿舍听大哥说1710的同学有新电脑用了,可惜晚上开发的还是我们。

安迪斯晨风的观点值得细思:“想想看,一直到1976年为止,我们中国20世纪的历史都还是由19世纪生人主导的,随后才改由20世纪的“00后”掌舵,然后持续到1997年,20后才成为真正的掌控者。随着科技的进步,在可预计的未来,有可能整个22世纪都会被出生在21世纪的人主导。”可以说是非常爆笑叻的转发则皮了一下:“也有可能22世纪还是20世纪60年代生人在主导[悲伤]”。

19日上午9点起床,去食堂吃了早餐后去实验室开始继续完善网盘,上午主要和大哥说了自己的接口,然后解决了一些编码上的Bug,之后遇到的HDFS并发问题,暂时还无能为力。中午独自去食堂吃了番茄鱼,回宿舍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下午2点半来实验室,继续完成文件提取码的功能,基本做完之后,大哥写好前端页面后一起测试了功能,网盘的主要功能可以说基本上完成了。

3点半的时候刘院长打了我的电话,和我说了说论文上的不足,给出了一些修改意见,主要是叙述、用词、排版和参考文献方面的问题。开发完东西后,晚上也是独自一人去吃酸菜鱼,这样的生活既有单调的一面,也包含自由的一面。苏告诉我他去图书馆查重了,11%。晚上严博士找我,原来是让我准备一些资料,关于编程和工程方面的,两周之后可能搞个讲堂,讲一讲自己的经验。之后在实验室主要上午查了查相关的资料,发现王垠的博客又能访问了,于是计划在他的观点中找一些值得说的东西。大哥晚上收到了阿里的面试,主要问了问项目和C++方面的知识。

20日上午9点半起来,先去吃了一次山沟沟羊肉面,发现已经涨价变成12元了。随后去实验室开始看看知乎,准备一些严博士说的资料,好讲解从编程到工程。体超学长来我们实验室登记,自己后来告诉大哥汇总了人员名单发给了学长。上午和大哥一起调试文件分享功能,我把自己写好的接口告诉他,为了实现用户体验更友好,将分享的页面和实际文件获取请求地址分开,修改好后回到了宿舍,睡觉休息。

下午来实验室解决了HDFS并行丢文件的坑,主要是用了同步功能解决的,这也是自己第一次在工程中实际研究并发。晚上去了食堂点了湘菜的盖饭,感觉味道一点也不惊艳了。取快递的时候遇到严博士,随后来实验室和大哥继续开发代码,晚上因重新部署工程删文件的举措被胡博士吐槽了:“有一天阿里云给客户发了一条通知:今晚服务器代码升级,客户数据将被无理由清除,请所有客户务必做好云端资料备份。第二天阿里股票狂跌,客户流失严重。第三天未即使注意到通知的客户决定起诉阿里。N天后,阿里倒闭。”9点半的时候和成去西院跑了步,回来实验室看了看杨赟酷炫的云计算平台,现在学弟们水平都很高了啊。

知乎上看了问题:女生晚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迦伦的回答看了感慨良多,其实男生晚熟也是一样的:

万物生长有规律,如果错过了萌芽,只能沤烂在泥土里。 女生晚熟,就很难再获取该有的情感能力。 不知道怎样去吸引一个人, 不知道怎样去喜欢一个人, 不知道怎样去追求一个人, 不确定自己究竟对别人是什么想法, 别的女孩子在喜欢的人面前风情万种, 我在喜欢的人面前手足无措,呆若木鸡。 本来优势就是性格和智商,结果在最需要表现的时候,成为一个弱智,真想怼自己。 我怎么变成这样的? 做学生的时候,认真学习,不早恋,不八卦。收了几封信还没拆,就被班主任拉进办公室骂一顿,然后她当面把信都烧了(我挺讨厌她的)。一想到好朋友的早恋男朋友被转校,我对着喜欢我的男孩子避之不及(我太懦弱了)。 后来到了大学,别人喜欢我,我还懵懂不知。对方问我学习问题,我就老老实实和他讨论学习问题。这傻孩子,一冲动买了车票来到我学校要下楼见他,连我呆在哪个校区都没搞清楚(学校有几个校区,在不同城市),把我吓蒙逼了。后来才从别人口里知道,他一鼓作气想见面确定关系。(我不知道说啥好,这娃跑错城市了。) 再大一点,考虑毕业后回老家。自己把各种情愫掐干净了。勤工助学,学长自告奋勇要帮我忙,吓得我落荒而逃,怕碰面每天爬楼梯,十几层啊每天四次,还好只爬了两天就被逮住,学长想在墙角壁咚我,然而我太矮了,直接在他手臂下钻出去,我还没想好说什么,对方就哈哈哈哈哈,“你啥时候能长大啊?”(后来学长毕业后果然回了他自己老家,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毕业进职场,努力工作,加班,情愫都被不能同部门谈恋爱诸如此类的连萌芽的机会都没有。 不善交际,除了学习工作之外现实接触的人为零。然而兔子不吃窝边草,大家都自持聪明,都怕麻烦,下意识理智地保持普通朋友的距离。 说实话,我接触过的优秀的男孩子,真的不少。长得帅,学习能力强,打游戏还遛得很,学历家境业很不错,对人客气有礼貌有分寸。真的是无从挑剔,一起学习(工作)合作都很愉快。但我连内心都从不敢跨越雷池一步。 因为我自卑又清醒,所以不敢自找烦恼。 也不是没鼓过勇气,跌了个大跟头,所以你们也别怂恿我主动去追什么的。 所以,女生晚熟是什么体验? 曾经,有一份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眼前,我还没来得及尝试味道,这些菜就被撤走了。终于有一天我晚熟了,情窦初开,我终于理解这些男孩子们鼓起勇气多不容易,才知道自己错过了许多。都是报应。

21日上午成陪我去诚信电脑寄了顺丰快递,寄的内容就是我的三方了,这回是真的将三方交给华为,已经没有后续的选择了。本来计划去104自习,改改论文的,结果看到大哥和盼盼在这,于是仅仅问了问她们成的U盘是否看到,之后我们就离开了,不打扰她们的美事。之后一起计划去街道口吃点东西,后来突然改变计划去武大那边吃了一家成都冷锅鸡肉,可以续鱼,味道还不错,后来由于成的老师找他,只好一点不到匆忙赶回来。

下午自己在宿舍稍稍躺了一下,对论文稍作修改。然后娄老师叫了我去办公室,和大哥、朱翠他们商量了云平台的新功能,让我趁着我闲的时候多指导一下学弟学妹。晚上去食堂吃番茄鱼,之后回实验室才是集群电脑中了门罗币病毒,服务器高负载跑所以电源坏掉了。7点多的时候帮天枰座做了做华为的实习笔试题,指导了易拓热误差工程的一些逻辑,最后还和朱翠探讨了Jar包内部文件访问的问题。

22日上午9点半起床,来实验室已经10点左右了,上午根据刘院长的修改意见,稍稍对论文中表达不好的,多余的话删掉。大哥告诉我今天Java 10发布,于是自己下载了一个玩玩,var玩了玩还是很能精简代码,使代码看得舒心的,同时也试了jshell,效果也还不错,不过Java毕竟不是脚本语言,平时想算个东西还是不会用它。中午去工大路买了绝味卤肉饭,现味道做得很淡,吃的一点味道都没有。中午回宿舍休息了一下,苏问了我软著填写的事宜,我把我的给他看了看,没想到学校的垃圾系统多用户做得很不好,居然串账号。

醒来已经3点,来实验室大哥说完善一下云盘功能,于是自己写了注册码和文件移动的功能,其实不只是HDFS,很多文件系统的文件移动就是文件重命名。翠翠给了她多终端通信的几个思路,我对比了看看,建议她使用有需求时才轮询的方法。晚上点了一家港式外卖,烧鸭的味道很一般,不值一提。看着大哥过着幸福的生活,自己倍感孤独,晚上叫上成陪我一起去南湖走走,差不多走了两个小时,回来后来实验室学习了一下Java GUI。

23日上午9点半起床,去实验室对照看了查重的内容,对论文进行了修改,基本上红色的标注都改了过来。上午和大哥一起继续开发了云盘,因为大哥没正确理解移动文件夹的路径,所以才导致测试不成功。经过沟通总算完成了基本功能的调试。中午10点半就点了表哥的外卖,表哥目前仍是自己试过的最好吃的港式外卖。

中午回宿舍休息一下,下午2点半起来去实验室。大哥说Hadoop节点全挂了,于是我们检查了问题,不知道怎么回事,重启了节点也没有解决问题。后来我去找了杨赟,问了问他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正好遇到娄老师来实验室,今天来了一位从英国来的邓老师,参观我们的集群。后来大哥用备份名字节点的数据覆盖原节点,能找到文件名,但是文件已经丢失了。后来去1711逛逛,发现静静和雅有很多零食,不要脸地要了一些。

晚上和大哥去南湖吃了沙县,自己点了黄焖鸡,这家的黄焖鸡没有奇怪气味,很好吃。回来使用赟的神奇脚本已经成功重启了Hadoop,自己写的文件重命名功能的Java小程序也正常运行。

24日上午9点半起来,10点和成去了东院看假话计划自习,一到104见到机电的老师在这,比较尴尬,但也没办法,老老实实坐在实验室根据刘院长的意见改改好的参考文献。大约11点的时候刘可文老师找了陈成,没办法,只好一起赶回鉴主。成去找老师,我则去了实验室看看,把修改的绪论部分提交PP查重,还是13%,唉算了。中午去食堂吃了水煮鱼,回到宿舍好好休息,什么也不想想,发现了一个很好用的远程控制软件NoMachine,局域网内使用,用的爽哉。

下午4点的时候和成和苏一起去买台盖,结果到了店门口排队点单时才知要等1小时,瞬间没了耐心,后来去苏推荐的一家奈雪,也是要等1小时,只好悻悻而归。晚上我们在苏推荐的一家重庆冷锅鱼吃饭,店内很脏,味道其实一般,唯独好的是鱼还算大块。晚上成一直怂恿我去找妹子,其实不仅仅是自己害羞,更多的是自卑,讨厌把自己的精神世界分享给他人,讨厌报团取暖。晚上我请他们喝了一家书亦烧仙草,味道还算美味。

知乎上有人问:“中美的贸易战会对国人产生什么影响?”也叫李白回答:

我们是一dang专zheng,所以贸易战必胜! 贸易战跟战争一样,也是个对拼对耗的过程,只不过牺牲掉的不是人命而已。老美,民主自由这种东西,在没有绝对优势的基础条件下跟咱们对拼,太脆弱了。他们受不了损失,所以干不过我dang。 咱们dada对内已基本肃清,新一届铁板一块,一声令下,绝无不同之音。美国能比么?特朗普让谁牺牲利益,谁就喊着让特朗普下台。反观中国,人财物都是dang的,牺牲就牺牲。。。明白差距了吗? 必胜

bin-Z评曰:“这是在黑还是发自内心我已经看不懂了。”

25日上午睡到9点半起来,早上自己先去食堂吃了口水拌面,上午在宿舍将自己的论文分章节提交到PP查重,除了第二章12%,和第一章13%有点高,其它的还好,既然娄老师说了10%左右,整体就不会太差了。看了树下野狐说:“对中美贸易战,很多国家都脸上mmp,心里笑嘻嘻,其中就属阿三和小日本最高兴了。阿三自认有比中国更大的市场,还有正待蓬勃发展的制造业,中美全面掐起来,它伟大复兴的历史机遇就来了。所以说啊,没有不好的战略,只有不好的时机,什么宽阔的太平洋容得下两个大国、一dai一lu、人民币国际化…牛不牛?牛。然鹅就跟陈天桥的盒子战略一样,太早霸气侧漏,只会成为众矢之的,该装孙子时就该装孙子,司马懿、德川家康对此笑而不语。”有些道理。

中午我们一起点了外卖片皮鸭,皮非常粗糙,也不脆,唯独酱汁还行。下午睡一觉起来以后,去取了快递眼贴。晚上和昊一起去南湖的我家小馆吃饭,这回我们点的菜大部分和上次一样,唯独不同的鱼很大锅,花了140,都没吃完,下次应该少点一个菜,3个足矣。我们聊了聊论文和找工作的事情,向昊建议了软件开发该如何准备。晚上走路回来,一路散步消遣了一会儿,去了实验室指导了学妹云平台的部分关于客户端和服务器的知识。娄老师发了一篇西门子的平台,让我看看功能如何实现。

26日上午9点半来实验室,为论文重新修改了图,把原本看不清的图放大了,修改了部分配图中的文字大小,将这些修改完后,删掉了标题、声明等信息,整了一份查重版本计划下午去查重。中午和武鹏在食堂吃番茄鱼,回宿舍睡一觉后,下午赶去西院,和苏和成一起查重,一次150元,还算顺利,3点到西院图书馆,排队到4点就查完了,0.7%,出乎我的意料。

同时下午大哥也去校医院看了肛门,诊断是慢性肛裂,有一个小块,大便出血,这种难言之隐自己深有体会。于是计划明天陪大哥去医院做手术,也好好安慰了一下大哥。后来看手机发现娄老师也打了电话给我,原来也是照顾大哥的事情,我说好,慰问一下大哥。晚上在实验室用Java写了写GUI,自己还是对GUI这种东西恋恋不舍,因为一个GUI小程序就像一个完整的世界,自己就像上帝一样能全局把握,没有互相的协作,做不好怪自己,做好了自己欣慰——孤独久了,自己都麻木了。想到自己浑身的缺陷,对妹子已经毫无兴趣了。试了试XShell6测试版,新版的指令输入窗很好用,终于可以粘指令了。回来和和成也瑞一起去西院跑了步。睡前告诉了叶论文绘图用visio很好。

27日早7点45起来,然后和大哥、天枰座一起去中建三局医院,原来就在万象附近,自己以前都没去过。上午大哥直接去了住院部,护士开好单子后就抽血等检查了,大哥先是灌肠,10分钟左右就完毕,上个厕所以后就是等做手术了。手术10点20左右开始,一直做到11点05分才出来,看了看手术后大哥的样子,憔悴了一些,打了局部麻药,听大哥说麻药过后就有些疼痛了。

中午我和天枰座在万象吃了份冒菜,买了一份原汤面发现有辣椒,只好再去前面的一家再买一份。下午自己看看论文,把一些不好的参考文献删除了,增加了一篇昨天知网查重自己并看过的文章,弄好后向学校的xxgcxyyjs@163.com发了查重论文。后来盼盼来了以后自己就回去了,整个下午睡了一觉好好的,自己很孤独,不愿意妥协别人,因为妥协也并没有获取到自己想要的,自己一无所有。晚上来实验室写写东西,学学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晚上和成和瑞依旧西院跑步,回来试了试康师傅的猪肚鸡面,不喜欢。睡前看了Summer_Clover文章《计算机行业还能火几年?》,有启发,自己应当自豪且努力。

28日上午10点去看大哥,拖大哥的要求拿了纸,一到医院看到盼盼已经到了,大哥正在上厕所。自己在医院也没什么可做,上午看了一些番。中午出去吃饭时遇到胡博士也来探望,他带了一些水果来看大哥。自己还是按计划和盼盼去买了午餐后回来。既然盼盼在这,后来和胡博士一起骑车回学校。下午在宿舍睡一觉,4点的时候去实验室写了写严博士要求的《从编程到工程》,主要整理了一些垠神、轮子哥、陈硕等大神的观点,用自己的话组织了一下,当然也夹带了自己的私货,应该不会带坏大家的。

晚上宿舍成员一起去吃饭,苏的女朋友生日,他邀请了她的舍友,我们一起在九龙吃饭,初次见面,大家都腼腆了,吃饭很尴尬,虽然苏说女生不喜欢腼腆的男生,不愿改变就是这样,永远迈不出那一步,还是依旧的生活。回到宿舍,在大家的怂恿下加了一个妹子的微信,但是真的没什么想说的,或许内心孤独,或许只是逃避,对人的不信任,以及失望,说些不想说的话,这是象征。睡前写好了从编程到工程的文档,发给了严博士,严博士提议画个总体框图,后来还和严博士说了大哥的事情,严博士说回来后来看看大哥。

29日上午8点20起来,吃了早餐帮大哥买了粥后赶去医院,由于下雨,本来不喜欢打伞的自己也被迫拿了伞。上午在陪大哥的同时还是看番,并且终于把带的书《四种分叉》看完,这是一本自己说不出什么感想的书,因为都是些自己不懂的东西。很欣赏作者的文笔,但是就算看100篇也模仿不来,因为想不明白就说不清楚,说不清楚就写不出来。本来想问问张雅关于经济学的知识,不过她提到了英语课,顺便吐槽了一下恼人的英语课。

中午本来计划回宿舍睡觉的,结果听赟说娄老师的等会儿有人来参观,于是赶来实验室,原来是一位陈老师来参观。自己给陈老师介绍了我们的集群及目前部署的项目。之后没事还是逃回宿舍睡觉。醒来时已经4点,和雅说了说经济学的事情,稍稍了解了她的专业的事情。晚上和成去食堂吃饭,番茄鱼,去找了盼盼拿了水果,为大哥买了原汤面,配大哥到7点,晚上继续来实验室好好学习。

30日上点半起来,之后马上去吃了早餐,然后去医院看看大哥,准备出院。一到那发现盼盼也来了,大哥说发现没多少东西,我说我上午和成拍照,所以就先回来了,之后去了宿舍楼下的打印店来了一张,15元,效果还好,虽然西服是P的。拍完后就和成去了街道口吃了一家纸包鱼,味道有些辣,加之自己感冒,尽管鮰鱼鱼翅不多,但吃得味道不尽兴。中午雅也回了我的微信,我们聊了聊导师的事情。

下午回宿舍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娄老师找我,于是快速赶往鉴主,主要探讨3件事,第一件是关于大哥的事情,娄老师说她没空看望大哥,于是给我了500元当做看望大哥、为大哥买点水果礼物的资金,我代替了大哥感谢了娄老师。第二件是关于去华科讲PPT的事情,上回陈老师来我们实验室参观,计划来我们学校做一个感知网的讲座,相对的,我们也讲一个关于云计算平台的。第三件是关于微服务的,我给娄老师发了一个我梳理的西门子系统的功能列表,娄老师想做一个微服务平台,对我们的业务拆分,以微服务的形式提供。

晚上和成去电影院看了《头号玩家》,这种虚拟现实题材的作品,动画我看过很多,有刀剑、地平线等等,但是效果都没有美国大片这么来得酷炫。故事的梗很多,令人眼花缭乱,自己不是游戏宅,顶多看懂10来个吧。在18年推出这么一部电影,既离我们的生活有些近,也有离我们很远的感觉,在畅想未来的同时又警醒我们回归现实,很适宜。故事情节中最令我一震的就是那枚硬币诡计了,这个逆转着实没想到。

31日,这月最后的一天,昨天查重和盲审第一批的名单已经出来了。幸运自己没抽到,所以本来应该马上提交的论文也缓了一缓。上午在宿舍睡到9点半起来,问了问雅一句,之后张和我视频聊天了很久,一起说了说快递的事,聊聊最近理工研究生跳楼的事情,唉,悲剧太多,个人也是悲哀,扭曲的人性蔓延。中午的时候宿舍一起去小四川随便吃了点。和雅也聊了聊经济的东西,后来得知她不是很喜欢,中午之后就不聊了。

由于感冒,下午睡了一下午,5点才起来,晚上在食堂吃了番茄鱼,得知用的是大头鱼。吃完后和成出去走走,从石牌岭出发,绕到了南湖后街,也和雅聊了聊轻松的关于散步,吃喝的轻松话题。回宿舍后昊来找我,约好明天去逛逛踏青,吃百岁鱼,在无趣的人生中想显出似乎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