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上午来实验室等老师给钥匙和给学妹钥匙,结果学妹没来,去了18楼找韩老师拿了钥匙,方便开实验室的柜子。韩老师问了问我工作的事情,我说正在找,海投,哪家要我去哪家,并说主要想去大城市,如果留在武汉也是很不错的。韩老师说那就先找,如果不满意再找他。我谢谢韩老师后,正好接到大哥的电话,和他说了波长修复的事情。随后胡博士找大哥,顺便问了问大哥服务器的事情。

而上午主要的事情是去注册,崔导认识我了,问了问我今天不去实验,我说接下来主要找工作为主,项目暂时脱坑。之后在实验室看了看http协议的知识,后来成也来了,我去了16楼找周学长拿了拿了中期考核。中午回宿舍,看到微博上城南邮局说道:“过了这么多年,我终于发现了那些让我喜欢的人的特质,他们总是生机勃勃的,有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过多的干涉别人的生活,懂得人际交往的边界,不四处炫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言辞温和,与人为善,有适度的野心。容得下生命的不完美,也经得起世事的颠簸,将人生的一切都根植于生活。”我想这也是我的目标,我期待的好朋友的要求。

下午和徐去看了《敦刻尔克》,起初是平凡的开头,普通的战争片,随着多线的不断交替叙述加之越来越急促的配乐推进,为故事中人们的命运捏一把汗,成功之后飞机的舒缓滑行、迫降、人物的命运,又饶人心弦……心境随着故事忽缓忽急,这是电影艺术的魅力。

晚上回来,再实验室接到了刚哥的电话,问了软著的事情,我顺便吐槽了找工作的事情,刚哥现在在装基站,一个月后才正式上班,现在轻松。他帮我推荐了去他们的部门,我感谢了刚哥。晚上老苏回来,宿舍4人集齐,一起去美咪吃了饭,到了晚上,实现了我的Mat库,做了一些测试,基本没问题后,繁忙的一天终于过完。

2日上午看了红黑树,在老陈的指导下对排序有了更为详尽的认知,原来看哪本书都有知识局限,关键还在于多见识,深理解。

下午继续看红黑树,基本理解了其构造过程,算法还是很难实现。之后看了数据结构的基础,匆忙一过,没什么作用。之后好好学了学cpp的string,vector用法,这些用法需要常常使用,否则容易忘记,也看了看sql语句,难点在于写特殊的查找语法。晚上做了cvte的笔试题,唉,选择题很多linux的,操作系统的不懂,对C++发现也理解不深,笔试题第二题没作对,自己走偏了,没有机会再回头了,心情不好,这家公司与我无缘……

晚上靠自己的思路独立写出两题,总结出了以空间换简便的方法,并对循环的理解更近一步,垃圾公司,当作优秀的我的陪练。

3日上午办理电信宽带,现在换了套餐了,没有省内和全国流量,只有无限的校园流量,想了想为了用E信还是去办了新套餐。之后去18楼找张学长签字,关于上次柳州项目报销的问题。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没有学到新知识。中午回宿舍玩玩,下午帮老苏搬东西,雨下得很大,我们在老苏的宿舍聊聊玩玩,吃了一些老苏买的牛肉干,味道很不错。

晚上终于将东西基本上搬了过来,徐也回到宿舍了,晚上老苏请我们吃了火锅,花了360多元,去了我推荐的上次和亮一起去的乐都汇的一家火锅。回来研究了C++字符串,徒手写了写字符串切片。在床上看完了舰队剧场版,舰娘的悲剧色彩更加浓郁,无限轮回的设定有点像老虚的风格。

4日上午听讲座,最后一次签名,讲座什么内容完全听不懂,看了数据结构链表相关知识,唉,找一个工作为何要这么难啊。中午帮帮涛哥寄了书,感谢高学弟整理东西,之后去18楼正好遇到娄老师,将刚哥的软著交给她。娄老师让我带一下学妹数据分析,我说好的,随后来17楼的时候见到了新来的学妹,有大哥带数据分析,那就少管了。

下午在实验室继续学习,给姜静了我的数据处理软件,教她了如何使用,下午在实验室遇到了娄老师,于是和大哥一起跟娄老师讨论了云平台,数据处理,论文,工作方面的事情。一下午就这样过去,晚上和天枰座、杨赟、大哥讨论了新版补偿器如何和云平台对接,模型下载的功能怎么演示。晚上和大哥去了南湖吃了高级沙县,讨论了生活的麻烦。回来后在实验室学了学模板部分,把函数模板、类模板,特例化、偏特化了解了很多。回到宿舍,教了成如何使用Git,自己随手写了写C++小代码,编程难,各种知识掌握难。

5日早得到了我的软著到了的消息,昨天还在考虑要不要上午来实验室,突然收到也算对毕业的事情了去一桩心事。学习了几种数,对B和B_树终于搞清楚,原来是一种树。之后杨赟和高根源来了,向他们说明了HBase需要修改的地方,把基本流程交给他们了。中午回宿舍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下午下午来实验室看了看软件工程的一些基本东西,之后做中兴的测评,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测评。

下午的中兴测评,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最讨厌这样的公司,喜欢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下功夫。做测评是种很浪费时间的事情,以后自己真被必要在这种公司上浪费时间了。晚上看了看数据库的知识,今天很累,不想继续做无聊的事情,好好用在学习真的有用的知识上,真的,找工作看缘分,自己的表现展现给公司看,公司的表现同样也是展现给自己看的。

唉,算了,晚上刚哥鼓励我加油,我和刚哥也说了我的想法。他人于我如浮云,我总是太关心他人的想法了,太嫉妒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不好。

6日上午来实验室投了一些简历,随后看了看操作系统的基本知识,大哥大约中午的时候来了,我们去食堂买了饭带走,中午的时候继续在实验室学了学,随后回宿舍睡觉,下午起来后本来计划和成去图书馆自习的,结果由于考虑到晚上的华为宣讲会,放弃了出门的计划。在宿舍看了看操作系统内存管理部分,终于了解到传说中的页面置换法是个怎么样的搞法。

晚上陪成去了华为宣讲会,本来想问信息的,结果人太多,我们先走了,去了中百买了袋子。回到宿舍看了进程线程的一些知识,感觉收获有点。

7日上午和成来图书馆自习,继续看操作系统内存管理,线程进程之类知识,随后得知开题报告今天就要交,于是问了问班长还能不能拿回中期考核报告,随便问了问韩老师下午有没有空签字。

中午我们吃了正新鸡排和包子,感觉点的藤椒一点也不好吃,中午没睡觉,在改开题报告,重新整理了文献阅读部分,强行筹字数。下午3点之前勉强赶到实验室,找韩老师签名,最后将开题报告交给了周学长。

晚上和大哥去了买一点点,吃闽百味高级沙县,晚上在实验室继续自习,严博士来了,和严博士说了说自己简历的事情,严博士很友好地提出了简历修改意见,并将几个工业制造背景的项目告诉我,让我也加上去,今晚他和刘总吃饭,和我说了说这个机会很好,需要好好准备。

8日上午8点半来到了实验室开会,娄老师向新来的学弟学妹们介绍了项目,随后重新分配任务,趁着还没开会的时候,我向娄老师征询了简历的写法,上午的会议高学弟很大胆地向娄老师提出不想学java,娄老师批评了他。后来学弟向我道歉说连累到我了,我说没事,鼓励他加油。会前天枰座代表我们买了花送给娄老师,开完会在实验室继续看了看线程同步互斥的方法,对信号量有了很深的理解,原来我们写得很多线程加锁解锁代码都是前人总结好了的,更安全,更有效。对于陷入死锁的原因早有深入分析,避免死锁的银行家算法也了解了大概,尽管没看懂。

下午自己自习一半被娄老师叫去,和大哥讨论了模型训练预测的问题,对我们设计的指标合不合理娄老师给出了意见,自己也将软著交给了娄老师,娄老师很好,还复印了一份给我。晚上继续和大哥去高级沙县吃饭,回到实验室继续学习,自己花在操作系统上时间太多了,明天必须收尾了,晚上修复服务器失败,和学姐一起想办法解决,大哥也出谋划策,结果越抹越黑,唉,明天让杨赟学弟过来操作系统吧。也布置了董学弟任务,让他将java与python的接口调好。下午问了问元美学姐,她们找工作也是没收到面试,修学姐追求一些轻松工作,本来去了网易实习,但是希望以后不从事这些繁忙的工作。

晚上又投了几家简历,唉,没水平就海投吧。

9日上午和来104自习,自己复习了操作系统前半部分,终于把操作系统最重要的部分看了,中午我们去了街道口吃午餐,自己试了试继光鸡的新品,味道并不好,有鸡肉的怪味。随后跟着老陈去了乐天城下面的美食街,新发现的地方么试了试一家黄焖鸡,味道不好,后来成买了一些烧烤,接下来在实验室吃了吃。

下午自己稍稍研究了opencv与qt结合,取得的效果还不错,摄像头能正确读取出来。其实结合的关键是数据类型的转化,把opencv的数据转为qt的类型就方便集成与显示了。之后研究了C语言一些本质的东西,收获很大,这些知识小点对找工作应该有帮助。晚上我们点了沙拉,老陈不是很喜欢吃,剩下的很多其实都是自己吃了。大哥突然来到了实验室,原来他来采集机床数据,给姜静做故障诊断。

晚上问了问杨赟装机的情况,没有成功,徐雅她们数据备份倒是弄好了。于是9点不到回来,先跑去实验室装机,并不顺利,走了很多弯路。

10日上午来实验室修服务器,windows下安装MySQL比较诡异,好在杨赟弄好了,自己后来把所有与网站相关的功能安装完,终于全部跑通。下午回宿舍睡了一觉好的,难得休息这么久,醒来后和成去了汉街买衣服,本来想买两件T恤,在成的建议下买了意见寸衫,之后一起去吃了呷哺呷哺,火锅的肉质很不错,锅底有特色。

回到宿舍后赶来实验室调通了服务器windows下的试验,回来告诉了胡博士服务器外网ip用不了的问题,胡博士不同意装windows,所以只好明天继续换回ubuntu,根据大哥的计划,换回麒麟,晚上用虚拟机模拟安装,感觉还顺利,自己做了很多徒劳的事情。

11日上午7点半起来来实验室开始给服务器装上ubuntu kylin 17,为了满足老师的需求,也为了方便大哥使用,之后9点的时候韩老师开会,和学弟们一起听从韩老师的安排,主要是大哥带学弟。之后来到1713学习了C++的虚函数,虚继承表,徐函数表等内容,这些本质的东西自己以前都不了解。

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了九龙吃饭,本来是我们请韩老师吃饭的,变成了韩老师请我们吃饭,饭桌上韩老师讲了很多学校的奇闻怪事,学弟有本校的,有外校的,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很开心。下午回到宿舍休息了一下,老陈跑去了听小米的招聘会,我则赶去了实验室做h3c的测评,感谢天枰座,杨赟和大哥,给我很多帮助。之后看了看之前的多益,笔试没过,有些伤心,别人都收尾了,我还没有消息。

晚上在食堂吃了煲仔饭,不好吃,心情差,没胃口,8点的时候遇到了严博士,和他说好改好简历明天交给他。之后马上去4楼和学弟讲了工程的结构,学弟学妹们很好学,他们有安卓的基础将网站很容易理解了网站。晚上会宿舍好好休息,心情不好,麻烦的人生。

12日上午起床后已经10点多了,之后我带成去了1713实验室,为他扫描了开题报告,随后我们一起去了东院自习,下午自己看了C++模版部分一些曾经忽略的细节,网上C语言学习网的资料真的很好,很多本质的东西只有看了才知道,而且他把一些很难的东西总结的很恰当。

晚上我们去买了KFC吃,随后在实验室投了一些简历,看到自己之前笔试的两家都没过,唉,心中别提多么伤心了,根据严博士的提议修改了简历,发给了他。晚上看了徒然children,笨女孩,沉浸于动画中稍稍忘掉一些痛苦。

13日照样晚起,讨厌早起的人生,一切太过悲伤,之后去了实验室扫描了自己的成绩单,四六级之类的证件,下午和成继续去东院自习,唉,今天总把C++重点的地方过了一遍。晚上和成回来吃的麻辣烫,之后刚好遇到苏面试回来,一起帮成做了华为的笔试题,老陈3题都全对通过,唉,自己心中无比嫉妒,努力很多时候都白费,自己活得比别人累,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快乐,牺牲太多回报太少,这也是自己从骨子里讨厌这个世界的原因。世界原本就是不公的,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永远是自卑的自己,唯一前进的动力就是怨恨世界。不想太多了,心情不好。

14日心情不好,上午来睡觉,完全不想做其它事情,找不到工作,一切没希望。下午成他们去了开题答辩,自己上上网又苦恼的想睡觉逃避了。

醒来之后已经差不多吃完饭了,和徐出去买了饭,晚上在宿舍海投简历,没什么想法。网上看到有人说:“心态上的一些问题,特别容易奔溃,内心戏十足,认为自己好像患有了抑郁症…相当胆小的绕圈子。”说得很像我。

15日上午起来后已经11点,和成去了实验室交开题报告。自己的没发下来,暂时不管,所以只有等后续的通知。

下午在东院海投了简历,遇到严博士过来,和他说了自己去招聘会的事情,自己学习了数据库基本知识,感觉一前一些不懂的知识原来就是这么回事。严博士打电话给我,说了今天已经把简历发给了刘总,等到10月9日五菱会过来招聘,到时候到了就打电话给严博士。晚上去参加了讯飞的招聘会,当场笔试,回想起来编程题写错,自己已经失败了。晚上回到宿舍继续学习SQL,半夜突然收到中兴的技术面试,有些兴奋,有些心急。

16日上午7点的闹钟,然而自己的懒惰使得9点才爬起床,上午躺在床上看了socket通信的知识,随后来打印店把一些涉及的东西打了一遍,然后来到实验室看看学长学姐们的情况,他们有的上午面试,有的下午面试。我在实验室把算法再随便过了一下,随后去买了饭,打了电话给叶,问了问面试的情况,好下午有个准备。

12点半的时候赶往吴家湾特1号光谷金盾大酒店912房参加中兴的技术面试,扫了号排队,两点的时候准时来848参加C++的面试,面试官一男一女,一上来就列出了几道题让我做,一道是类成员初始化题目,一类是位域的题目,位域自己不会,没有做出来,后来问了一些宏定义静态内联相关的知识。随后问了问项目中涉及的技术,自己把项目的框架讲了,自己做的部分讲了,讲了UDP通信,最后女面试官问了设计模式的问题,自己讲了观察者模式,随后提到了装饰者、单例、命令、工厂模式等,还问了我vector和list的区别,自己都答了很多,最后面试官推荐我做5G,我说行,自己对底层技术还是很感兴趣的。

回来后来实验室做了大疆的测评,之后回宿舍和成买了麻辣烫,回来后协助老苏做了题,最后再做了绿盟的测评,感觉一天很累,很麻烦。

17日也是劳累痛苦的一天,上午8点40起来,成去了中兴的面试,我和苏去了一家美亚柏科听宣讲会,之后做了笔试,唉,这次笔试收获很大,才发现自己算法不行,自己也不能完整写出一个string类,太受打击了,最后的一道很简单的编程题自己也没写对,太垃圾了,自己。

中午回来协助老苏做了一些小题,稍稍躺了一下,下午去了茁壮网络,笔试是很基础的C语言,结果还是失败,老苏通过了笔试,自己连笔试都通过不了。晚上和成买了华莱士吃,心情极差,毫无胃口。7点的时候做了搜狐的笔试题,后面的编程题第一题搜到了答案,第二题网上没有算法,自己瞎搞一下,总算通过了30%,之后老苏去面试了,自己孤零零叹气。晚上在杜和成的帮助下,加上自己乱七八糟的算法乱搞,虽然40%、11%、50%的通过,自己也尽力了。

18日上午10点起床,中午的13点30开始去东院的就业大楼217面试了茁壮网络,面试的流程第一次知道是自己写一个牌拿在前方,面试分为两场,先是HR面,再技术面,HR面试时是4个人一起进去,面试官前两个问题是大家都要回答的通用问题,后一个问题是针对每个人的独特问题,但是都必须认真听,因为面试官有时会让你补充他人的回答。

这次面试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介绍大学生活最让你自豪的事情,我回答了项目交流中解决问题所获得的满足感。第二个问题是让你描述你印象最深的电影或书籍中的一个人物形象,前面几位同学说的是蝙蝠侠、一个数学家和环太平洋的英雄人物,我最后说了一本自己最喜欢的书《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说自己喜欢这种协调他人的多崎作的作风。所以事后HR让我总结让人的回答。第三个问题的发散问题,问我的是如何统计加油站数量,这个问题自己答得一般。

接下来的技术面很水,也是群面,人和之前的一致,就是问了问自己的技术,问了问代码量。下午3点多才回来,在宿舍睡懒觉一下午,晚上做了小米的服务端笔试,大失败,编程一题也做不出。明天还有面试,晚上早早睡觉了。

19日雨,但是为了面试还是得早起,上午去武大面试了美亚柏科,在本科生院楼国多媒体软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南605面试,原来美亚的高管是武大的教授啊。由于之前有他人面试,我们先在一间小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和副总聊了聊自己的基本情况,随后轮到了自己面试,教授也是C++出身,问了虚函数、进程通信、线程同步、智能指针、快排、宏定义和const区别、boost库、STL中vector和list区别等等,非常丰富,后来自己也提问问了他们公司C++主要做哪一块,面试官说他们现在主要用boost库做一些东西,后来子表达了对公司的敬佩,夸奖他们用的技术很新,是一家很有前景的公司,教授对我的回答似乎也很满意,临走时还热情的和我握手。

中午回来宿舍休息了一会儿,下午去华科科技园那边面试了理工光科,先是需要做笔试,和3个湖工计算机系的研究生在一起做题,最后我们在食堂面试^_^,分配给我的是一名老工程师做面试官,这是一次很失败的一次面试,反过来也是受益最多的面试,让我知道了自己对算法的理解不足,对C++的本质理解很肤浅。问了我数组、vector的区别,为什么用vector,有什么好处,我答安全工程师说不对,没有点出本质,问了问迭代器什么时候失效,为什么失效,一问为什么自己就炸了。还问了递归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会爆栈,我项目中提到了HBase,他问了我HBase块大小是多少,我也不知道,并教了我真正提速关键在于解决IO问题,还问了静态链表的知识,自己忘了,什么时候调用拷贝构造函数,自己对基本术语混用,讲不清楚,最后问IPv4和IPv6,无线传输协议,这是我收获最大的一次面试,抵得100元车费!

晚上去做了现场宣讲会的一家笔试,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嵌入式公司,虽然晚上收到面试,但是明就不去了,好好准备后天的华为。

20日上午起床10点半,突然看到中兴面试邮件,8点半,哇,直接吓起来直奔上次去的那家酒店,由于自己迟到很不好意思,必须是轮到最后的,大约11点半才轮到自己综合面试,面试官先让我做了自我介绍,随后问了问我STL源码是否看过,问了问项目中提到的UDP协议,问我如何提高UDP的可靠性,自己马上把做完学的TCP只是拿来卖弄。之后还有一个口语测试,面试官让自己随意介绍一项自己喜欢的运动,或者其它的也行,于是自己用难堪的英语结结巴巴了一分钟,算是完成任务了吧,最后终于问了问终面应该问的问题,用关键词概括自己特点,问加班怎么看,问了我期待薪资,问了我职业规划,自己说的很保守,没有敢抬高价,最后走时向面试官道歉,说自己的原因迟到了,影响了他们午餐。

下午回来惊喜发现收到了美亚柏科的Offer和茁壮网络的Offer,和美亚柏科的HR在微信上聊了聊关于五项一金和个税的东西,学到了不少,不过美亚开工资9000,年终奖3-5个月,自己算了算,感觉还行,就答应了Offer。晚上和成去东院听了招聘会,一家做汽车电源部件的企业,这位宣讲人是我见过讲得最好的。回来打印华为简历,晚上再稍稍看了看书,期待明天,可能是人生转折点。

21日上午7点半起来,由于下雨,自己也没打到的士,于是骑小黄车赶去街道口,坐地铁去的光谷,面试的地点是华美达光谷酒店5楼,我约的时间是9点,一去先是在一间小厅里等着,等叫到自己的名字后去刷身份证签到,随后到了另一个小厅等候面试,自己大约等了十多分钟吧,轮到了一面,遇到的是一位年轻的工程师面试官,和他聊得很来,华为的面试主要问项目,自己从头到尾把自己的项目讲清楚了,面试官对大数据很感兴趣,还告诉了我很多关于边缘计算的知识,我们双方分享了对大数据的认知,最后面试官要我问问题,我问了问C++主要涉及的工作是哪方面,面试官回答看项目需求,并实话告诉我在华为做的事情很专,我说这样也好,能让自己学扎实。面试官说我很不错,提前把简历给了下一位面试官。

二面面试官没表情,深不可测,这有些恐怖,问了问关注过开源项目吗,问了问如何释放压力的,问了问我的爱好,问了问什么事让我最失望,问了问薪资,问了问想去哪个城市,我说自己是广西的,更希望能在广东这边,当然武汉很熟悉,留在武汉也行。面完说10月中旬等通知,我看不透面试官的心理,只有感谢后就离开了。在面试等待的时候,还遇到了机电的王兢兢学长,他也投了华为,他面的是结构方面的。

下午和成去东院做了笔试,听了一家新能源方向的企业,我们做了C语言的笔试,晚上发现我没收到面试,成成功通过了,自己对前面那些智力题还是啃不动,没成聪明。晚上去了实验室请教胡博士签约保底的事情,胡博士说的观点我仔细一想很有道理,如果自己做的东西行业内太专了,以后跳槽也不方便,在厦门也是很不方便跳槽,我们对比了美亚和茁壮,觉得在深圳的做Linux中间件的茁壮可能以后好找跳槽一些。胡博士还分享了他当年找工作的故事,说华为中兴都是到了一发三方就立马让你签约,到时候会很纠结的。之后扫描了开题,晚上回宿舍写了天枰座申请的本子,感谢老陈帮我抄了几篇,我也耐心和成讲了自己项目。晚上做了美的的笔试,题目分Java、C++和数据库一些知识,不算难,但也不简单,管它呢,保底的有了,现在主要等华为中兴。

22日起来为茁壮网络投了二方,用顺丰寄出,因为今天是截止日期,自己先签一个保底,不要在乎这些小钱,买一个安心,接下来在宿舍突然接到了刘总的电话,心中激动,问我是不是小蒋,说俊伟已经和他联系了,让我到时候正常投简历,之后发个消息给他,自己当时很慌忙错乱,没好好组织语言,给人额印象可能不太好了,不过好在及时反应,连忙感谢了刘总。之后自己拿不定主意,发了消息告诉严博士。

中午严博士说见一面,于是去了鉴主找严博士,一起吃了饭,谈了上汽通用五菱的事情,大哥在严博士面前吐槽累,被严博士说了几句很不高兴。之后回实验室扫描了学委的报告,在实验室遇到了娄老师,自己和严博士都在,他们给我提了很多关于找工作的意见,华为有辞35岁员工的坏消息,去企业还需要谨慎选择。我感谢了娄老师和严博士,向娄老师汇报了自己找工作的进度,也说了说自己对地点选择的看法。随后去了1713整理了自己的桌面。上传了中期报告和开题报告。

下午回宿舍,苏也在,和苏讨论了面试从苏这学到了很多关于算法和网络的知识,成今天一天都出去面试了,回来时候一起讨论了面试,说群面很坑,做游戏协调完成一件事,不过幸运的是成诺基亚的一面过了,明天去二面。自己晚上做了绿盟的题目,感觉深度不算太难,但是没答好也不容易过。晚饭是遇到了徐威学长,他找硬件工作,现在也拿到了一个Offer。看完了《徒然Children》,

23日上午8点起来和徐博士、才云学长一起讨论了航标灯项目的进展,他们现在换成了TCP协议,不过该有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徐博士建议还是用回UDP,下一步做一个测试文档记录,好分析原因,最后研究一下小黄车它们是用什么模块通信的。之后10点的时候我赶去了东院教一参加美的的面试,技术面很坑,也是群面,两位面试官轮流问问题,一起询问我们谁知道来回答,我最讨厌这种面试形式,不过这次面试的内容还是很值得学习的,比如TCP wait time是什么时候,TCP客户端挥手的时候一半就断了,这时候服务端会提示什么错,还问了epoll相关技术细节,这些自己不会,值得记录学习。问了问加锁要注意什么,设计模式有什么大原则,最后还问了问Http的版本问题。

下午在宿舍好好睡了一觉,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估计美的技术面就挂了吧。晚上做了滴滴出行的在线笔试,编程题的大数计算和图相关的算法自己完全不会,直接爆炸。心情不好和成围着校园外走了走,还去到了乐都汇,聊了聊人生,讨厌这个世界。看了陈硕关于C++的鞭辟入里的见解,收获很多。

24日上午在宿舍看了看网上的评价,还是有些期待中兴华为的,不过自己进资源池,会不会要全凭运气。今天宿舍停电,于是在宿舍睡了一个午觉后就和成去了东院104,在那开始做下午3点的欢聚时代YY笔试,因为4点还有新华三的笔试,被迫自己两个两个小时的题目硬是1个小时做完,之后好在及时赶上了笔试,成在六楼,我在2楼,本来想放弃这场笔试的,在成的带领下也好好参与一把。

新华三的笔试分为前面一些智力题,后面是C或Java的题,C语言的题目基础的本多,但是都是很难注意到的细节,需要小心的写,后面的编程题还是IP解析判断,最后的编程很难,是内存泄漏检测,这题没写出来。逼迫自己晚上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晚上听苏说宿舍还是没电,于是和老陈去了街道口吃了一家超级坑的自助,后来在104和成讲了Hadoop和HBase,祝愿成能找到好工作保个底。

25日上午差不多10点起来,随后去了光谷软件园参加11点20的绿盟面试,自己坐的去还很早,在这签了到,也没等多久,随后就轮到自己的面试了,面试官是两位很年轻的小伙子,这次面试问的内容有些深入,虚函数是不是对象,TCP拥塞控制用的是什么算法,STL中hash冲突时用的是什么方法,SQL查询优化方面的知识,还问了问项目,让我打开网址看看,自己面试很不理想,很多问题没答上来,后来直接让我走了,就是委婉的拒绝了。

中午突然收到美的的综合面试,下午4点,跟华为面试的地点一样,自己躺了躺3点起来骑车去街道口后坐地铁,美的的综合面试还是那几位技术面试官,问了一些更底层的技术,也涉及到大数据,自己没答好,最后问自己期望的工作时,本来有更好的表达,可惜自己说话的艺术还是不够,还需要见识更多磨炼更多。

晚上和成去了华科的B站,和苏汇合,由于人太多,我们最后还是放弃了笔试回来了,晚上教了教苏C语言一些基础,方便明天厦航笔试。

26日上午10点多起床,今天算是比较颓废的一天,一晃等于上午就没了,苏和成都去面试了,自己下午在宿舍睡到4点多才起床,看了看群里大家今天去武重汇报,天枰座我记录写得很好,完美还原了那种友好亲切的氛围。晚上做了完美世界的编程题,两道编程题都是递归,第二题用递归会超时,需要改为非递归,这也是自己做了这么多编程题后唯一一次两次都全对的。晚上趁着还有时间,也把清华同方的题过了一遍,很基础的计算机题,感觉清华同方还是很水啊,但是既然答应了HR面试,不得不做了。还帮成写了联想的题,英文一半,还是很烦的。这个月每天都是人生的转折点,但似乎每天都没转起来。

今天奖学金的情况也出来了,自己综测排名专硕第八,不出意外的一等奖。知乎上看了前行者文章《你为什么相信共产主义?》,很共鸣:

你为什么相信共产主义? 1. 十五年前我信自由民主,看到小说里杨威利和伊谢尔伦军愿意为了民主和自由的精神而对抗专制的帝国,曾想过若能在提督麾下与皇帝一战,是何等侠气与醉狂的快意。 十年前我信民族主义,看着他人笔下描绘的宋明盛世,我赞叹和敬仰中华文明的悠远与伟大,感慨它在近代惨遭屈辱的悲哀,并立志要为已然崛起的祖国奉献自己。 七年前我信欧美中心论,在某次旅行见识到了欧美城市的繁华后,我开始鄙夷和对自己的祖国失望,一度试图学英语争取移民,抛弃自己的国家,投入繁华的世界。 五年前我信发展至上论,开始意识到无论人在哪里,与国家都脱不开关系,国外同样也有生活艰辛的底层,而在对比国内之后,似乎欧美今日的繁华,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能赶上和超越,因此我想或许国家的发展才是自己该努力的方向。 三年前我信心学,认为不论世态如何,不论一些社会规则如何不公正,如何不完善,如何偏移,如何让太多的不愿努力,只会吃父母遗泽,偷奸耍滑,好吃懒做的人有机可乘,高高在上,我只要坚守自己的道德和正心,总能步步向前,不断的突破自己。 2. 今天我信仰共产主义,因为我曾经迷惘过的一切在其他观点下难以解决的问题,以及坚信过的一切正当的,有序的,指向光明的东西,都在共产主义的旗帜下得到了汇集和答案—— 杨威利可以击败莱因哈特,但腐朽政客的一道乱命便让他功败垂成,他能杀掉一个皇帝,却救不了同盟已然腐烂到底的民主制度。 ——而共产主义,可以通过反压迫的理念,而从根本上毁灭掉一切剥削和压迫劳动者的统治阶级的存在基础。 宋明盛世没有逃出官僚系统集体腐败,并与土地兼并而形成的地主集团彻底结合后的溃烂,而这样的溃烂,则必然会导致民不聊生,以至到烂无可烂之时,便被从内击碎重建,又或从外奴役征服,而代价往往则是千万民众的牺牲,成为了这一个又一个的王朝轮回的献祭。 ——而共产主义,可以通过摧毁买办,地主以及腐败官僚阶级的存在根源,而从根本上打破这个无尽牺牲的轮回。 欧美的繁华是建立在剥削本国底层,以及更深入的向亚非拉国家吸血的基础上,而在当前的世界,这样的剥削还在不断的强化着,甚至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从出生时起,便逃不过资本主义的控制,奴役,和剥削,非洲的底层孩子在被活活饿死,我国的农村孩子在沦入在血汗工厂每日工作十二小时的命运,即便是美国的底层孩子,也在差学区中被愚化,在经济危机中失业流落街头。 ——而共产主义,可以通过摧毁资本主义制度,并建立一个不再剥削和压迫的崭新制度,来解放全人类。 过去的GDP狂飙的十年已不得不减缓,留下的则是更加聚敛的财富,更加严重的阶级分化,严重的环境污染,质量无法保证的食物,尾大不掉的,不断奔向悬崖的楼市,失业的工人,失地的农民,还有经济危机继续深化的前景。 ——我倒不认为共产主义能药到病除的解决食物和污染问题,也不认为一场革命就能让社会危机立竿见影的解决,正相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情况反而会恶化。但是,至少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不会有这种欧美法西斯主义党派纷纷活跃,各国争相转移危机以邻为壑,鼓吹着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反动哲学,一同向可能到来的世界大战竞速狂飙的可怕情形。 我读心学有段时间,但遗憾的是心学的基点还是出于儒家的矫正自己,当然我也没有什么要改变别人的狂妄,但是当社会制度不够完备的时候,单纯的只是去强求自己坐端行直,不去踩坑,这真的现实和可能吗?当我们在社会上面对着各种各样的诈骗,造假,剽窃,作秀,浮华,功利时,心学或者能改变一个人的 自身,可它真能改变整个社会吗? ——而共产主义可以从根本上摧毁资本主义这种逼迫人们无限和无序竞争的运转模式,以及不惜通过种种正当和不正当的手段,竭尽所能的踩着他人向上爬的扭曲心态的社会基础。 所以,与其说我信仰共产主义,倒还不如说是共产主义值得我去信仰。 3. 所以我终究是信了共产主义,正如开头说的,事实上我曾信过很多东西,从最早的民主自由,到宋明梦,欧美粉,工业党以及儒家学说,我都信过,但遗憾的是它们都解决不了我在现实中的困惑和问题,甚至在理论和现实面前被不断的证明其本身的错谬,无用以及自身的限制。 所以我最终还是不得不信了共产主义。我知道它在此刻并不现实,在基础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理想国绝不会脱离现实的从天而降,强行推动必然会产生各种在现实中的扭曲变形,我也知道它很渺远,甚至穷我一生,可能也未必能看到它的到来。但是,我觉得如果同样是耗尽一生,与其为某种小资的自high,历史的yy,媚外的卑微,自我催眠的傲慢这种浅薄和无聊的东西而去拼争(这里倒没有心学,至今我仍认为心学的观念很正,只是缺乏广泛的社会性而已),去钻营,直至浑浑噩噩的死去,我宁愿将自己的一生,用在推动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上。即使它的前景可能非常渺远,即使起的作用可能微乎其微,但哪怕是前进一点点,也是好的。 这里拼司马迁+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两句名言:人或有一死,但至少把自己的功做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如果是这样子,我觉得自己的一生应能更有意义些。所以我宁愿把别人出去消遣游玩的时间,用在多看点书,多干点活上,其实看开点的话,反正怎么干活都是干吧,被资本主义的规则逼着也是干,为共产主义的到来自愿也是干,早不干晚也得干,想着自己做的事情对社会,对人类,对历史是有意义的,这样心里倒也坦然和安宁。 其实也就是这样子而已。

27日上午,9点40来到君宜王朝酒店5楼等待新华三的面试,这家公司的面试体验是我见过的最差的,我足足等到了11点40才开始一面,不过还好,面试的内容是手写单链表的删除,自己写了一个考虑不周全的版本,也算过了。随后还问了项目,问了TCP的三次握手和四次挥手,最后问了一个存数据100应该用什么类型,我说char型就好,感觉技术面试还是挺水的,之后的二面是一位阿姨,问了问我工作的地点选择出于什么考虑,问了问我加班看法,自己解释了项目,解释了项目合作当中的问题与解决,也过了,三面是部门老大面,也是终面,主要劝诱自己选合肥,呵呵,不过大boss说话很有水平,自己原来那套离家近看父母的言论没用,反被反问有钱了接父母过去,让我不敢乱答话。

这家企业好的地方是中午我们等太久为我们提供了午餐,我还以为是自助呢,不过快餐一条鱼也很不错了。

这次面试遇到了很多同学,龚学长,施同学,还有上次美的面试的余区同学。回来的路上和鹏飞聊聊他面试的过程,前端不容易。之后收到了美的面试通过的短信,晚上又得去光谷了。下午来到鉴主自己交了开题报告和中期考核,也把衷同学的材料也改好章了。晚上18点30开始美的的薪资座谈会,我分配到佛山顺德,工资10500x14,加上政府的2000元补贴,感觉还不错。比起前面几家都好。

躺在床上看了《黑社会的超能力女儿》,小雏塑造得非常可爱,自己都希望有这样一位女儿了,故事在风趣中带着坚韧不拔,在奋发向上中却也有人生不完满的无奈。

28日上午9点多起床后去了西院去打印成绩单,因为明天美的签约要用到。之后回到宿舍后看到苏在宿舍,中午请苏去了美咪吃饭,周围的东西吃腻了,换换口味。下午在宿舍睡了一觉,到了3点半的时候去了东院104,在安静的环境中体验一把清华同方的视频面试,QQ视频,手机打电话回答,5位面试官看不到样子,问的问题很尖锐,自己说话不是很善于组织语言,自我感觉没发挥好,最后肯定还是等消息。

晚上回宿舍叫上了舍友们一起去小四川吃饭,算是庆祝自己收到了一些Offer吧,吃饭时收到华为短信说我测评没通过,唉,有些失望,也不算失败吧,是好是坏,焉知非福,命运的反转有时候很兴奋,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狂赌之渊》的原因。晚上重做了一份测评,管它垃圾华为呢,不去不代表不是一种幸运。接着做美的测评,它的测评就没这么激进了。随后接到新华三HR的电话,自己通过面试了,明天下午2点去上次那家酒店6楼参加薪资座谈会,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29日上午去了美团签约,尽管胡博士建议不要去,但想到为了的一个安心,还是忍不住来了。美团的招待不错,我们到了有水果免费吃,签约的时候每人发了一个纪念牌,后来大家还一起上台领取Offer,做出羞耻的手势,感觉一家以销售为主的公司活动组织得不错。

弄完已经中午,自己再去西院打印了成绩单后直奔新华三参加座谈会,遇到了曾浩也在,也发现了吴学长,新华三一贯的狼性,一贯的保密,绕来绕去还是薪资未知,副总原先是华为的,说话很有水平,值得学习。晚上赶回宿舍做了B站的试题,问的东西不是自己擅长的,估计没戏。成也顺利拿到了河北电信的Offer,总之大家都顺利。晚上叶说请他吃饭,后来叫的人越多,变成了大家一起在肥肥虾庄吃饭,难得一次欢聚,可以老苏没来,作为送成的告别餐。

30日早上5点半就起床了,苏也醒了,和苏告别后就去了工大路,昨晚杜帮我约好了车,到武汉站很顺利,半个小时不到就赶往了。上了火车隔壁是一位在烽火工作的大哥,他是玉林人,在桂电读书,比我高一级,原来做研发,现在跑国外的销售,和我聊了很多关于工作的建议,建议能去华为就不要去烽火了。中午顺利到桂林,坐的回来发现表弟也在,他下午还要上课,外婆也在我家休息,中午一起吃了饭,下午在睡了一觉后,晚上小舅舅、柴柴舅舅一家都来我家吃饭,妈妈做的黄焖鸭味道极好,我也和父母说了自己找工作的事情,父母的建议还是离家近些好一些,找通信行业的企业以后也好跳槽,这和胡博士说的差不多,父母也还建议我多和老师交流,他们对这些不了解,让我问问老师或许更能得出有效建议。

晚上收到老苏的消息,厦航要了他了,嗯嗯,9月底,大家都有所归宿,这月每天甚至每一句话都是人生的转折点,下个月就要真正的选择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