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早7点起床,和大哥、姜静、徐雅、杨柳一起去参加培训,由于一车坐不下5人,只好自己搭车独自去了。上午讲解的内容稍稍无聊,唯一值得记录的是看了他们公司演示的VR车间管理,能实时传输数据显示,在3D眼镜里看到虚拟的车间机床管理,可惜这项技术不公开,必须买他们的一套解决方案才能用。

中午吃的是全素自助,也算吃饱吧。下午是华中数控的教授来讲课,感觉讲得水平很高,从他这了解到了很多好用的技术,大哥一一记录了下来。晚上我先去领了快递,支付宝的付钱码。随后和大哥一起去找娄老师,原来是明天娄老师要向某学校校长演示,问了问国花一些操作方法。后来在测试过程中对网站提了一些修改意见,最后我和娄老师说了写小论文的事情,经过娄老师的讨论,感觉还没想到一个有理由写的点。晚上是娄老师请我和大哥在美咪吃了饭,我们点了猪蹄等几个菜,讨论了任务的安排和论文的写法,晚上再去实验室向女士们布置了任务,今天操劳的一天终于过去。

2日还是继续听讲座,上午教授讲云平台,演示了华中数控自己做的平台,唉,我们缺的就是数据。老师讲了Spark和Redis,可以借鉴。自己还写了写实践报告,垃圾为知笔记手机端,害我白写很多,居然回到桌面再进去会丢失编辑界面,又回到了查看笔记列表中,点进去要修改的笔记,结果还是老旧的,自己实时编辑的都没有了。唉,最后还是用小米便签完成的,尽管功能不强大,但至少不会同步丢。

中午继续吃素,感觉不爽,出去买了牛肉面。之后完成了实践报告,发给了韩老师,韩老师很快就写了评语,由于我们在开会,只好麻烦一位学弟帮我找老师签字了。下午去了华中数控参观,借鉴了别人的云平台,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能根据G代码实时仿真出加工的器件,很强大。晚上回鉴主,指导了女生们开发云平台,教了高学弟配置环境,同时很感谢他帮我跑路给韩老师签字。晚上看了看C++,看到虚函数这里,第二次看终于有些感觉了,回宿舍完善了C++数据处理上位机,还是Qt封装的字符串好用。

3日上午完成了数据处理软件的绘图部分功能,发给了大哥和胡博士,大哥自然是没有什么反应的。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时间补了补番,轻松一轮。下午睡了一觉,晚上的时候和夏、亮一起去吃了大胡子,听烨聊聊他找实习的事情,面试问得很广,主要涉及树的多,很多实现喜欢问到底层,难度不小。晚上我们一起去超市逛了逛,回到宿舍已经9点多,洗了鞋澡,忘掉杂念。

4日上午研究了MySQL与Qt5交互,发现其实也是很简单能做到的,就是32位一定要与64位分开,以免搞错,玩玩刷刷,不知不觉过了一天,下午去了实验室复习C++,继续啃艰难的部分,面向对象,比起一起对这个粗略地学习,啃厚书果然是有用的。书本毕竟一分知识一分厚。晚上6点半的时候要点名,崔导讲了高考替考的事情,说了说上回南湖砍人事件,也提醒我们赶紧弄软著或论文了。遇到了叶的女朋友,今天才知道她名叫梅易,学的是管理方面的,正在犹豫是否读研,感觉很有上进行,目标是中山大学。晚上在实验室继续学习,研究了下Linux,写了写协议解析。

5日上午去实验室将自己没看完的面向对象一章继续读,帮助了陶说明了部分代码,大哥说想用显示器,于是自己也想调用放在自己桌子上的闲置显示器,最后在京东上下了单。中午的时候跟着严博士、大哥们一起在食堂吃了一餐,接到姨爹的电话,问了问给的电脑硬件配置,于是将主板和我买的CPU型号发给了他。

下午继续来实验室,看到学姐在调试服务器,于是也协助调试Linux,学到了很多一起没在意的指令。晚上吃的是绝味卤肉饭,遇到杜也在食堂吃,随后去实验室继续看书才总算把该学的东西学完。同时也继续帮助学姐调试服务器。发现新版Matlab 2017a还是有很多好用的功能的,尝鲜地下了一版,由于电脑空间有限,只好以后再研究。今天也研究了Linux下的Qt,还是有些难点的。

6日上午来实验室后,之后和大哥、严博士去哈根达斯取了冰激凌蛋糕,因为今天是严博士生日,他女朋友为他订的蛋糕,一个下来1000多元啊。上午开组会,我们先是吃蛋糕就弄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说了说下一步计划,一方面代码要规范性,准备联系青哥要合并的代码,另一方面底层要做好。中午和严博士吃了绝味卤肉饭,由于没有饭,我们还买了馒头当做主食,本来计划和大哥三人吃饭,大哥说胃口不好独自会了宿舍。

下午和大哥去北极光订KTV,第一次来这感觉还不错,我们玩了UNO、掷色子,听大哥、学妹唱歌,都是很享受的活动,晚上去了北疆饭店吃饭,大哥下午喝醉了吧,晚上主要听大哥讲故事也很活跃,少了大哥就没了很多乐趣啊。晚上看了《爱丽丝与藏六》,没想到这则故事意外地对自己的胃口,并不觉得低龄,并不觉得只是普通的卖萌番,其中也蕴含了沧桑者才能写出的情节。

7日高考的日子,早上导员不让早出去,其实自己也才9点多起床,上午写了写数据导入数据库的代码,感觉转换还是有些难的,自己接触这方面还是太少,一个简单的东西折腾半天没有突破。中午叶来了,我们本来计划去吃虾,由于担心赶不上点名,只好放弃,赶去了1713,因为昨天停电,服务器又得重新来一遍配置,哎,帮助学姐把服务器先调正常,之后回来睡了一觉,再去104,开始写Qt上位机SQL部分,经过一下午努力,终于把最难处理的部分完成了,哎,可惜以前的代码没有模块化,不规范,改得很悲催 晚上和叶、徐去吃虾皇,非常好吃,最喜欢面,后来我们也把老苏叫了过来。晚上回宿舍修修上位机漏洞,基本把功能完成了。别人高考,自己也在拼搏。睡前看了《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女主的达观很佩服,换做自己,难以想象自己的思绪。

8日上午在宿舍写机床内部信息的SQL插入,一上午的努力基本把功能调通,数据存入SQL数据库是没问题了的,后来试了试静态编译,这时调用就出了些问题了,原因还需要研究,今天的成果总之还是很不错的。中午的时候看了最新的一集《重启咲良田》,可爱的相麻菫复活了!这集把每个故事发挥的左右都串起来,世界观浑然一体,顿时感觉作者的厉害,每则故事的哲理贯穿到今天的这一刻,相麻菫这集最后的话:“你选择的那边,肯定是正确答案。”把本作的深刻性提升到了新的高度。下午醒来的时候看到韩老师的消息,让我去看看网站的使用情况,因为10号老师和严博士要去深圳谈项目,可能又要做一个类似的网站。

下午的时候主要指导汤学弟搭建环境,进过一下午的努力,解决了不少问题,也学到了一些知识,5点的时候去找了青哥,给了我他分离的项目,教了我怎么用,并且后来在找工作的问题上也给了很多意见。晚上的时候去了新一104替韩老师监考,主要的监考老师是梁小宇老师,人很不错,第一次尝试监考,感觉很新鲜,监考的科目是信号与系统,班级是15级的电子1~3班,感觉学弟学妹们很多都不会写啊,是试卷难了吗?也有很努力的学生。晚上回来调试了一下摄像头的SDK,也检查了室温传感器的电池,问大哥要了数据,今晚准备整理一下。

9日上午大雨,老老实实待在宿舍处理数据,终于把之前采集的数据都汇总了。发现有些天数采集的数据还是有坑,自己写的程序容错性也一般,果然把一个功能写出来不难,要做好就不容易了。中午吃绝味卤肉饭,下午睡一觉后来实验室找青哥问问题,自己调试的时候代码不能正常运行,网上查了查解决方案也没找到,但是青哥晚上才来,于是下午看了看C++,总结了之前看的几章,算是回顾一下吧。

晚上和大哥去买了饭,晚上青哥来了,看了看,果然大神,把一句代码解注释就解决了,解决了主要问题后,自己开始合代码,后台还好,主要是前台错位,没办法,最后让大哥来修复一下,前台总算移植完毕,不过又多了显不出用户名的Bug,后来发现输入任意密码都能登录进去,晕。晚上回来探讨了去武汉出差的事情,最后决定还是我和大哥去。

10日上午去了实验室继续学习C++,看了看Qt关于数据库的操作,看书还是讲得详细些,学了很多之前没注意的细节。中午的时候朱学长送了书给我,关于找工作的,问他说6月20多号领了毕业证就回去了吧,7月份就要去公司了。我帮他拿了书回宿舍,之后自修复了登录的Bug,不过把大哥的登录页面调得有些错位了,算了,细节就不管啦,现在网站基本上移植成功,告诉了学姐,她的部分的代码需要她重新合一遍了。

下午起床和大哥讨论了上海之行的订车、订旅馆事情,我们买了12号上午的动铁,订了如家便捷的酒店,晚饭前和成聊了聊,看了看公司的图片,由于保密,只看了走廊的风景。问了问最近的近况,给他看了工大路的新变化。晚上终于完成异想萌域所有文章的迁移,累啊,老的服务器终于可以停下来了。后来听昊说晚上出去吃吃,自己虽然吃了饭,晚饭也去陪了陪他们,在美咪点了三个菜,还是昊懂点菜,选的菜搭配很好。巧合的是遇到了胡博士和崔导也在吃饭,我还没认出,反倒是胡博士先发现了我。

11日上午休息了一下,差不多到了10点才起床,上午起来主要看了看自己Qt的数据处理软件,试图解决多线程问题,最后还是只能建线程,其它奇巧淫技自己没想到。中午的时候徐去南湖了,下午我先去图书馆换了一本差不多要过期的书,巧合遇到叶和他女朋友也来图书馆。晚上去了实验室修复协议解析问题,顺便把Git、新工程部署到服务器上,迁移工作告一段落。晚上和大哥布置了任务给学弟学妹,和大哥合作做东西是有些坑的,反正自己不多管,做自己的东西,准备自己的工作,由学弟应付吧。

12日7点半起床,刚起来就听到大哥敲门,我们大约7点50出发,先坐车计划去85度买早晨,居然倒闭了,只好老老实实去汉口火车站,买了汉堡王作为早餐。去上海大约话6个小时,我们9点27上车,差不多下午3点半到目的地。火车上看到一位妹子可能是学会计的,坐在我旁边认认真真地学习,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努力,青春不能荒废啊。火车上看了山口雅也《第十三位名侦探》,像玩游戏一般阅读推理小说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把最后解谜的一部分放在了开头但不会剧透也是绝了。本书各种新颖的玩法令我印象深刻,可惜放在当下故事不算特别惊艳。

下午我们先去找到旅馆,放好东西后晚上我们去买了城隍庙经典的汤包和逛了逛外滩,看了看东方明珠电视塔。晚饭我们来了一家港式餐厅大家乐吃猪扒盖饭,果然一分钱一分货,用料真实,味道可口。回到宿舍,洗了澡,早点休息。回想来到上海的第一天,第一感觉就是地面干净,路人的素质很高,乘电梯时都站在右边,留出一条空隙给需要的人。

13日上午开始正式的培训,我们7点半就起床了,本来计划去吃小杨生煎的,由于过早而未开门,故试了试真功夫的蒸饺和粉丝。上午的培训没有想像中的艰难,不过也有意料之外的故事。其它学校的老师也还很好,互相帮助指导,讲师感觉水平真高,有位华科的老师和讲师互怼,话中有话,不失风度,从这当中意识到了自己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只好做了自我介绍,说了说我们是武汉理工大学做机床数控系统云平台的,见到了汽车学院的另外两名同学,他们也是研一,替老师过来,也是苦不堪言。

中午我们4个一起去吃了小杨生煎,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大哥喜欢发表不合时宜的言论,和他在一起心情谈不上好,对于自己来说,磨练与各种人相处,非常重要。下午的讲座主要是操作,一位香港的讲师向我们演示了tc软件的使用,带有粤语的普通话说得很带感。晚上我们先回了宿舍,胡博士交代了数据处理的任务,先做做。晚饭吃的是禾绿寿司和蟹黄汤包,味道真心棒,价格自然也不便宜。和大哥在一起,估计其它人都会讨厌他吧,我也是,这也是他很少知心朋友的原因,大哥太容易把别人当笨蛋,其实自己以前也是这样,所以这还得感谢孔老师,很多做人的道理都是从他那学来的,自己很多坏毛病也因此改正。晚上做完了数据处理任务,告诉了烨我在上海出差,没想到他要去的公司也在这附近,真是绝妙!

14日早上吃的是全家的肉串,上午开始了正式的教学培训,说实话我们参加这个培训没什么意思,软件完全跟自己的专业无关,学了也没啥用,就是软件的推广使用,上课的内容无非教你操作软件,还不如自己对着教程来一遍。中午和大哥来地下一楼买了一份牛肉拉面,味道淡,无酱,把大哥吃气了。自己忍受能力还是不错,什么东西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之后顺便去外面走走,大哥找到了一家火车票代售点取了票,算是完成一桩心事。

下午的课程依旧老样子,学校开始组织找工作的群了,自己有些迷茫,有些慌张,有些紧张,对世界还是抱有逃避与抵制的心绪。然而自己却没这份力量与资格胡乱撒娇,痛苦就来源于这两方面的矛盾吧。晚上我们去了静安寺逛了逛,买了一份汤包,比不上最晚的那家。随后骑车去了人民广场附近,去买了大白兔糖作为回去的礼品。上海给我最大的印象是路面干净,人们素质高,这才是有魔性的城市,中国的名片,超一流的城市,前提是有钱,在这种城市生活很惬意。晚上看了番《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最新一集,舒展一下。

15日上午最后一节课,老师完整的演示一遍系列操作,之后老师总结了整个培训,对竞赛的规划做了一些介绍,让前来听课的老师们一些意见。本来需要一天时间讲的课,上午已经说完。中午我们在南京东路的步行街吃了港式烤鸭,30元,比起上次在武汉吃的哪家店,皮脆,用料足。

下午有充足的时间,我们主要到各学校逛逛,先来到同济大学,房屋很别致,再来复旦大学,建筑依旧吸引人,这两所学校共同的特点是都有巨大的毛主席雕塑,最后逛的是交通大学,这所学校呈现的风格又是另一种美。晚上再次来南京路步行街,来了大哥推荐的萨莉亚餐厅,价格非常划算,两人才67元,沙拉不错,其它的菜稍显一般。

16日上午7点半起床,早餐最后来全家买了一份串和鸡腿,就急忙去虹桥火车站了。到火车站大约也就半小时,我们来得够早,大哥去上了厕所,我排队等待,回去的动车比来的时候快些,主要在原因估计是到站逗留的时间短。车上看了一下Qt的书,补补自己完全空白的部分。大约下午4点半的时候回到了宿舍,路上遇到了陶正赶往实验室。回宿舍恰好徐在,带给他了一些上海带回的特产——大白兔奶糖。想着也没事,顺便去了实验室放鼠标垫,看到雅和陶在实验室,问了问她们任务的进展,得知她们完成得非常不错,一边高兴,一边也知道自己需要努力了,浪费了一星期,需要抓紧时间补。睡前看完《全职高手》最后一集,画风、群像剧、宏大的故事,凭借任何一点,总能在中国动漫史上留一笔的。

17日上睡了一觉,直到中午才起床,算是这一年来最懒的一天了。所以今天的活动只有从下午开始啦。下午也是娱乐,最新的柯南,这集的案件包装得很好,仅靠给的一些零碎的物件要想猜测全局需要极强的脑部能力,故事涉及到和17年前一样手法的案件,最后提到了波本,有点主线的意思。看了番,开始学习,之后开始写Qt程序,按照自己的计划完善功能,一下午的努力,基本将Log保存功能、模型预测功能完善。

晚上徐回来了,原来是南湖网不行,还是鉴湖好,空调也给力很多,之后自己继续写代码,SQL数据导出功能做得差不多,亮来我宿舍给我看了他买的锤子手机,有些功能还是很令人惊异的,但是硬件上的缺陷也是明显。

18日上午起来和徐去买了热干面吃,继续完善自己的Qt程序,先是将自己的数据库下载功能完成,由于疏忽了一个细节,导致了各种诡异,看来还是自己太不细心了。不过还好,一上午自己想要的功能基本实现,中午吃的是绝味卤肉饭,夏天还是最喜欢这个。下午开始讲昨天优化导出的功能完善,由于改了数据源,自己程序的结构设计得不好,乱改了很多地方,最后总算该填的坑都填满了。晚上点了外卖黄焖鸡,趁着饿了么活动8.8元,还是很划算的。今天也是父亲节,早上祝福了爸爸节日快乐, 看到妈妈发消息给我,同时也祝福了妈妈开心。最后今天也是京东618,抢了优惠券买了一些C++方面的书,晚上逛逛知乎,尝试一些好玩的东西。

19日起来已经9点,本来想早起的,因为自己的懒惰又放弃了,上午来实验室,给了实验室的同学们大白兔糖,写了Qt的程序,增加了增加更新检测功能,对自己构造矩阵计算不准确的问题,重新用回了最初的C语言的版本。上午还检查了女生们做的东西,个人感觉是很不错的。中午吃的是卤肉饭,回到宿舍,看了最新的一集《爱丽丝与藏六》,看番,休闲,唯一能让我笑。下午去实验室看了看杨的程序问题,开始学习C++模板部分的知识,开始看还好,越到后面几章越难。

晚饭和大哥还是去吃的是卤肉饭,来到实验室继续学习,对Win32编程突然来兴趣,忍不住了解一番。大哥调通了摄像头,自己也知道了192.168.137.n这个特殊IP是Win下的内网。大哥说Qt没什么用,回去的时候一方面说了我一顿,一方面对我还是有些好处的,但我讨厌这样的人,与大哥还是保持距离。

20日起来吃了食堂的拌面,遇到红也在食堂吃饭,上午将数据库的书还给了红,在实验室将目标没看完的部分看完,之后和大哥去找了娄老师,汇报了上海学习的东西,向娄老师演示了软件的使用方法,之后大哥还向老师展示了我们网站的最新效果,娄老师让我们尽快报销。由于中午休息了一下,韩老师让帮装系统的事情只好交给了大哥,下午我和大哥算好钱,写了申请,他去东院报销了一笔,我则留在实验室继续学习,买的书《人在深圳》两册也到了,在微博上看着一个个真实的故事很感慨,所以才忍不住买来收藏。

晚上独自去吃了黄焖鸡,对C++的tuple和bitset稍稍过了一下,稍作了解,晚上开始严博士的数据处理任务,将我的数据处理中心很好地优化了一遍,曾经迷茫的多线程问题突然开窍,也抛弃了陈的算法,用了自己的标定结果。晚上回宿舍学了学Win32编程,感觉大家都在努力,自己不能放松。

21日上午起来得有些晚,10点多才到实验室,首先做的是将Win32编程学了一下,需要掌握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没有想的这么简单,妄想一小时入门也是醉了。中午的时候取了新买的书《超能力侦探事务所2:神秘组织》,随后和大哥去买了饭,没回去睡觉,在实验室继续学习,下午的时候娄老师问了服务器没数据的问题,我和大哥一起找了娄老师说明了情况,娄老师对网站的一些新功能提出了建议,我们需要进一步完善,之后来实验室解决数据乱跳的问题,胡博士胡来了,一起探讨了问题所在,后来截取包才发现问题是发的是二号机床的编号,难怪数据混乱,从这里也反映了服务器代码的问题,晚上自己修复了服务器空日期也能查询的问题,买了龙门花甲配上面,吃得很爽。和姜静、徐雅、大哥玩了一小时UNO,随后复习正则表达式,算是简简单单地入了个门。

22日上午自习了正则,有很多地方自己没调成功,唉,路途远远,中午和杜在食堂吃饭,回宿舍看了张敛秋《这么推理不科学》其中两篇短篇,这么天才的物理诡计,令人手不释卷,这是一本被埋没的好书,每篇故事男女主角发发糖,写作手法很懂抓住读者的心。下午开会,娄老师对网站提了很多意见,对项目进一步该做的事做了规划。

晚上我和大哥向手下们布置了任务,自己也终于将C++的IO流补充部分看完,随机数的部分也稍作了解了。晚上指导了学弟操作Git服务端,尽量将自己做的事情分派出去。回到宿舍,优化了Qt程序,删减冗余,将代码统一到一个底层读取函数。

23日上午来实验室对Qt的线程继续学习,唉,本来提前两天之前的做的事情,每次总因各种问题而不断拖延,差不多中午的时候赶去了104看看学弟们做的事情,对他们设计的东西提出些自己的看法。于是中午也就在东院点了韩国烤肉拌饭作为午餐了。下午本来计划调试一下单片机,看看资料的,娄老师说网站数据又出现之前的问题,只好放弃下午看书的计划,重新审视了整个解析协议,对整个协议重新按照合理的格式整理一遍,察觉到了可能出问题的原因,协议的确没写好,整个下午都在重新完善协议,还好,经过整理,基本上排除了问题,至于是不是真的找准原因了,还得实际看看效果。

晚上和大哥、天枰座、王学姐、姜、陶、徐一起在实验室完UNO,自己赢得很少,不过难得放松一次,好好玩吧。

24日上在宿舍看《这么推理不科学》,中午的时候接到严博士的消息说叫我和大哥吃饭,原来严博士已经出差回来了。中午吃的是食堂的手撕鸡和豆腐干锅,下午的时候还是待在宿舍休息娱乐,看继续看《这么推理不科学》,前面的短篇是精巧的物理诡计,最后一篇则是荡气回肠的侠义精神——这是一本被忽略的好作品!随后在B站看《如果有一天你杀了人》,剧本值得称道。

晚上和亮、昊、红吃了诸葛烤鱼,和昊聊了聊他们项目,感觉他们对界面的精雕细琢算是学到家了,还是做横向项目有个压力有动力。晚上看看微博,公民袁老师说:“我觉得他们不是罢赛,而是因伤退赛,心伤,也是一种伤…… ”马伯庸曰:“苟利国家,当生死以;苟不利国家,如之奈何!”孔老师的最绝妙:“【你不干啦?】你不干了,原因确实很复杂。背后有黑幕,俺们能猜到。有人想毁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的辛苦,乡亲们也都明白。背后那个瞎折腾的老公,肯定有责任。你真要不干了也行,都可以理解。但是眼前这个活,你这么一推就走了,这是不是容易让人误会你呀? ”唉。

25日上午在实验室看《神秘组织:超能力侦探事务所2》,青哥联系我,帮他搬了东西回宿舍,遇到了高学弟,和他说好下午的时候可以把部分东西放到我宿舍。中午稍微休息了一下,下午的时候帮高学弟放东西,随后来实验室写了写协议代码,让杨学弟检查上位机问题,布置了翻译任务,因为严博士早上让我为PPT增加一些云平台的内容,自己截好图,措好辞,英文不行,之后拜托陶和姜完善。

晚上回来继续看陆小包的《神秘组织:超能力侦探事务所2》,看完最后一篇填坑的故事后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设定,作者不愧为深谙推理小说的大牛,极其精巧的切入点隐含在幽默之中,每篇故事都是下了功夫的。

26日上午8点半的时候起来,徐今天要去实验室,自己也去了实验室,上午看了看C++的异常处理,接到娄老师的电话去了她的办公室聊了聊网站不稳定的问题,娄老师向我提了解调仪数据处理的方法,让我找出有问题的点,是不是总是这几个点出问题,中午的时候和严博士去食堂吃了木桶饭,感觉味道还行,之后严博士来到我实验室,一起说了PPT的事情,我重新整合到了另一个PPT中。

中午回宿舍休息一番,下午的时候楼老师找我,又对网站的事情提了一些意见,大约3点的时候大哥回来了,我们一起和娄老师谈了谈目前网站数据的问题,之后韩老师也来了,一起说了说硬件的事情,上午和下午严博士和韩老师都开玩笑让我去柳州工作不错。晚上的时候和大哥吃了地摊卤肉饭后7点的时候和严博士、胡博士、陈博士等来18楼探讨了模型与补偿器的问题,晚上计划用模型预测一下到底算出什么东西。之后检查了姜静研究的Hessian,和徐雅说了文件上传的不合理之处,最后不知了于和王学妹数据处理波长问题找出的任务。自己不断晚上云平台的数据波长预处理算法。

27日上午来实验室写了写波长优化的算法,基本上完成,推向了云平台,感觉效果还好,中午回宿舍睡觉,下午开会,由于对昨天实验的数据不熟悉,处理得不好,被娄老师怼了,开会也找不出问题所在,感觉讨论都带偏了。晚上在1810一起办公,分析今天的数据原因,补偿器硬件有一定问题,通过我的分析,模型错误是主要原因,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重新训练一个好模型。晚上加班加点准备好的模型,把网站一个历史遗留Bug,关于12点钟显示的问题修复了,唉,很多事情还以一个人做事清晰,沟通解释花了大量时间。

薛定谔的触手微博说得好:

一些反政府组织或者个人的逻辑就是,共产党不好,推翻了共产党就能好,或者归结到一点,共产党的某个政策不好,也不说推翻政策就能好,而是说这是因为共产党本来就不好,推翻了共产党就没这些政策了。当然他们不会在微博里公开说,而是通过暗示,让你觉得共产党在某些方面确实做的很过分(到这里为止基本也算事实),从而导出不推翻不行的结论。某些诸如王小能之类的蠢货最爱用的就是这套逻辑。 但真的推翻以后会怎样?很简单,一个强力政府倒台,必然是其中手握最多资源的继承,或者其中几个手握差不多资源的内斗后剩下一个或几个来继承。现在宪法里还写着尊重劳动人民,工人阶级是统治阶级,为什么?因为每个国家的大部分实现的利益,其实都是由统治阶级瓜分的。共产党再没有底线,工业化肯定不能丢,在工业化局面不占优势的前提下,工人使用成本低,教育成本低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所以共产党是必然要把好处让工人阶级一起享有来笼络人心的。但国企下岗这个政策开始,工人阶级就不再是主要笼络对象了,但因为法统还在,所以至少台面上要撑住。但如果共产党倒了呢?手握资源的继任者的法统不来自于工人阶级,一般都会来自于资本家或者外国颠覆势力,如果是前者还稍微好点,即使国家倒退还至少能留个全尸,但后者呢?分裂和混战简直就是一定的。而且那时候的统治阶级才不会把利益分给你们中下层,被统治阶级除了仰人鼻息吃点残羹冷炙,剩下的也就只有造反了。统治阶级的吃相好看一点的,也就是最多维持现在的局面罢了。 至于乡村,来源于资本的统治阶级想要指望他们发动群众?不剥削群众就差不多了。靠什么剥削?那必须是依旧残留的宗族啊。传统文化嘛。再把容易造反的挑出来封官许愿,发动群众斗群众,好了这乡村也消停了。至于你人民生活水准?当权者和当权者的狗们才不会管呢。你别看王小能现在还能就马泮艳和巫山六月雪这种事情蹦哒几句吃几口人血馒头,共产党一倒,宗族真的站起来了,还跟你讲女权言论自由政治正确?到时候直接一抓往老家随便找个残废结婚,连发微博的机会都没有,到时候生个几胎死在手术台上还能讹医院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28日出差去武重,做加工补偿实验,自己参与到其中能熟悉过程,各个环节不会脱节,上午铣空槽,相当于测几何误差。在李博士的介绍下,自己终于理解了他们实验的思路,终于搞清楚数据怎么回事了。下午开始加工补偿,用了新的模型,补偿器也修改了新的方式,不会突然大补,整个过程跑下来,最后的效果还行吧。

晚上和严博士、大哥在食堂旁边吃了炒菜,自己之前没来过这家,试试味道数据处理的时候,娄老师来检查了工作,指导了数据该如何展现。

29日上午来实验室学C++,胡博士来了,讨论了服务器多虚拟的问题,故自己查了一下一天电脑虚拟多个VPS的资料,找来找去,发现KVM+WebVirtMgr这种搞法有希望,把这个方案发给了胡博士看看,请教他的意见。中午和大哥吃了绝味卤肉饭,没回去睡觉,在实验室学习了一下,下午去找了刘院长签字。随后和大哥去广埠屯买了三脚架 ,方便明天拍摄,还好一切顺利,80元买到了需要的东西。之后再赶回鉴湖,傍晚和严博士、大哥去了图书馆借书,关于ERP、工业控制相关的内容,在南湖侧街吃了盖饭,发现这家的盖饭质量都很高,自己点的手撕鸡好吃,肉多,试试大哥的猪肝,也是处理得极好。

晚上学学CPP,看看新特性,写写数据处理软件功能,思考云平台的问题,微博孙豆尔说出了大家不敢说的话:“不分场合和使用规范的胡乱封杀VPN,会导致中国再次走入闭关锁国的死胡同。当年封杀谷歌,导致学术界无法访问谷歌学术,无法进行正常的科学研究。于是打脸,又恢复了谷歌学术的访问。大部分翻墙的人,无非是玩玩游戏,上上SNS,看看世界上其他的文化发展。根本没有什么想颠覆党和国家的意图。国家繁荣,我们才会幸福。但一味地本末倒置,为了防止一小撮就阻止一大片的行为,真的非常愚昧。国家的发展需要思想的活跃和交流。中国不是孤立于东亚的西朝鲜,而是要参与国际竞争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FW为保护国家信息安全气到了积极作用,而如果变本加厉成为阻碍中国和外界交流的工具,必然会为历史所唾弃。方滨兴是哈尔滨人,我们哈尔滨人并不都是把国家民族拖入思想落后的汉奸。请大家明辨。”

30日早起床,8点半和大哥、天枰座、胡博士去武重做实验,上午的时候做了快速切槽的实验,用于测几何误差,之后歇了一会儿做了有热误差未补偿的实验。中午我们吃完饭后,下午写了写自己的Qt数据程序,将自己很喜欢很重要的数据小处理功能做完。下午的实验首先增加了一条铣槽,以用于制造误差,后来我发现主轴底部的光栅又断了,而且是用于热误差补偿的数据,心想完了,后来考虑到主轴下面一圈对称的,于是大哥临时修改上位机,修复了这个不足。

晚上一方面算胡博士生日吧,一方面为了对加班加点的工作的补足吧,胡博士带我们去吃了藏龙鲜鱼村,点了3斤番茄鱼,味道鲜美,会想到很久之前吃过的肥肠鱼了。大哥还点了小亮蒸虾,第一次自己第一次试这种形式,味道也不错,不过更喜欢之前的虾皇的口味。回来后在1810处理数据,大哥画图画得飞起,自己也把实验过程整理好了。劳累的一天,劳累的一个月,在偷懒而又争分夺秒的时光里逝去,张喜欢动漫《月色真美》,后来自己查了查发现是太宰治的典故,可惜自己的人生月色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