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上午来说实验室,pham教授来参观云平台,大哥用英语介绍了云平台,很不错。自己也荣幸能和pham教授握手,大哥用不算流利的英语和教授介绍,换做自己还真不容易做到。上午完善了远程spark计算的调用,增加了容错、md5冲突检测,将这个功能做得完善了许多。

中午回宿舍点了外卖,片皮鸭,这家店的老板很负责,半个小时没送到,还亲自问问情况。至于味道,面皮很不错,鸭稍稍肥腻了一些。下午睡觉睡到3点多才醒来,完善了传感器故障诊断邮件通知功能,费了很大劲学了前端table插件用法。晚上和大哥去中百超市买东西,过几天倒闭了,东西大减价,不过这次买东西不是为了自己,主要安装严博士要求买,为老板买。之后微调了故障诊断算法,增加了缓存功能,测试一切操作都很正常。B站的老卡终于换套餐成功,现在享受着便宜大流量的体验。

2日上午醒来已经10点多了,在宿舍开个机基本上过了一上午,11点多的时候本来想点外卖,想到徐宿舍,一些东西也就不好意思点。于是午餐老老实实去食堂买了水煮鱼,娄老师QQ上建议我将传感器监测的页面做到界面里,我说好,并回复现在做的只是一个接口。下午徐去实验室开会了,自己在宿舍继续看樱庭一树的《赤朽叶家的传说》,爷辈父辈们的生活,对于自己这一代来说就是传说了,他们的快乐,他们的生活,也许在自己眼中就是奇幻的日常。正如封面所写,是日本过往传说和现代的缩影,作者很巧妙的设定人物性格,设定故事情节,通过一个家族,把故事用合适的人合适的理由串起来。

晚上点了正宗北京烤鸭4.8分的那家店,包装精美,保温盒设计,皮也脆,是这几天吃的片皮鸭中最好吃的一家,可惜剩下的骨架店家推荐的吃饭的煮汤,也许本意是好的,但对于自己来说有有些失望了。后来亮叫上我想去吃分米鸡,结果到了店里卖完了,只好当做出去散散步,回来在亮宿舍煮了一包面作为不满的补充。

3日上午醒来已经10点多,起来本来想看书,想点外卖,想到亮他们是否有计划也不清楚,但又不想问亮,于是问红,也是不清楚,那就算了。中午在食堂点了水煮鱼,真的水煮鱼,没有从前吃的爽快。在宿舍稍稍躺了一下后下午2点出发和大哥一起去街道口看了电影《寻梦环游记》,剧情类似《千与千寻》的切入点,进入一个奇幻的世界,在冒险中感悟人生道理。总的来说剧情精彩,配乐与画面都不马虎。反转的剧情有套路,但感情真实,自己在几个场景都忍不住落泪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遇到了昊,所以晚上跟着亮他们一起又去上次那家农家小店吃了传说中8人餐,其实也就4人刚够饱。晚上逛了逛要倒闭的中百,孤独倍增,自己什么也没有,什么都不想思考,如此失败的人生提不起劲。看完《赤朽叶家的传说》,最后的推理成分所设的诡计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前面冗长的魔幻现实文学把人绕进去了,最后收获的震惊才如此强烈!

4日周一上班,上午来实验室其实什么也没干,就是把任务布置给了高写协议,希望他能写好吧。自己本来想整理下后台代码,结果折腾一会儿就吃饭了,中午充了洗澡卡,100元,睡一觉起来来实验室开始写后端传感器整体统计的接口。下午苏回来了,所以晚上和苏、徐去美咪稍稍吃了一餐。之后继续去实验室调试,将写好的接口交给了五彩缤纷英学妹。苏回来了,有人和自己跑步,晚上开始了久违的在西院5圈。

5日去武重。上午8点起来,去实验室休息一会儿,胡博士已经来了,我们一起整理了东西后,随后和学弟们一起去了武重。上午主要布点,我教学弟用AB胶,并告诉他们不要大量混合,用多少挤多少。中午在武重食堂吃饭,得知今天是杨赟生日,胡博士计划晚上可以吃一波。

下午和天枰座粘了一条线,AB的臭味很难闻,难受。弄好后测试发现少了2个点,估计是太长了,时间有限,只好明天再修理。晚上为了庆祝杨赟生日,一起去九龙吃了饭,天枰座很会说话,有他在,杨赟的23岁生日不至于枯燥。学妹们还买了蛋糕,最后没人还分了一大块。晚上检查了高的xml协议解析,随后自己将故障诊断的页面嵌入了网站,结果没仔细看,原来协议是有问题的,害得晚上自己改了很久,明天还要去武重,唉。

6日继续去武重做实验,我们仨加上高和齐学弟。上午和天枰座修复了我们粘贴的那个通道有问题的两个点,结果时有一个传感器坏了,换一个解决。下午调试了云平台xml解析,和高说了很多关于代码要注意的事项。大哥的环境温度还是没办法还原,只好将点部署到了中间,学弟也将点标定完了,我记录了传感器id,今天的任务还算顺利,晚上回来和天枰座去了食堂吃水煮鱼,疲劳的一天。

晚上也不闲着,写套了一层文件夹的zip去除最外层,写得很吃力,看似简单的功能最难写,回宿舍继续熬夜才将功能进一步完善。晚上将写好的代码发给大哥,不过建议不要嵌套,还是按正确的步骤做最好。

7日上午来实验室重新审视了代码的协议解析,规划将xml协议完全单独重写一套解析,为的是更通用,更方便后续扩展。大哥给我看了看他做的界面,效果很不错,实时显示训练曲线。中午回宿舍睡了一觉,苏在宿舍,下午3点来实验室问了问高要协议解析,可惜他写的不够通用,还不如重写,于是整个下午都在不断重构代码中。

晚上大哥不去吃饭,自己独自一人去食堂吃了水煮鱼,之后遇到胜男,和她说了我找工作的事情,她觉得男生去华为锻炼还是很不错的。胡博士打电话说急着要上新系统,没办法,只好自己加油写,帮天平座解决了一个越界问题,晚上8点半的时候和苏去了西院跑步,回来后继续去实验室,完成自主基金的写报告任务。回到宿舍,洗洗澡,继续码代码。

8日上午来实验室完善了XML协议解析,Hbase方面的接收需要严谨验证,所以一测再测,经过上午的努力,基本上完成。早上还看到邓给研究留学生上课,感觉他的英语说得很不错至少有勇气和外国人交流。中午额大哥去南湖买了一点点,看到家乐福门口搞了南湖的美食街,不过东西都很贵,所以放弃了在这吃,还是回到鉴湖吃了水煮鱼。

下午在宿舍睡了一觉,苏和昊去打羽毛球了,自己3点起来去实验室和天枰座的上位机联调,后来发现他的上位机没有写end\n,只好问他要了源码修改。下午将xml协议确保没问题后测试了云平台,能正常保存数据,然后开始研究java中掉控制台,进行交互的控制台,写得很吃力,查了半天资料虽然实现了SSH交互,但是在输入输出流的问题上没有找到好的解决方法,到晚上都还没突破。昊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刚打完球,于是晚上在美咪和苏三人喝喝小酒,聊聊最近的痛苦。

9日上午和老苏去了客串先生烧烤,我们早上10点出发,坐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加走路才到,这家在胜利街的120年的老店,是老苏在网上看到后推荐给我的。店里的氛围很不错,文艺气息加上海贼王动漫的二次元风格混搭,烧烤的品种不多,但涵盖了天南海北,几乎每样都是精品。特别是这一家的米酒,喝了还想喝,我们忍不住点了两壶。吃完后随便一起去江汉路逛了逛,为徐买了矮子馅饼。

下午回来已经3点多,在宿舍写了远程调用控制台的代码,发现还是很难组织好代码,自己对线程、流理解不深刻,只有做了项目才深刻理解需求。晚饭是和苏在宿舍点了胖哥俩的鸡爪煲,混合了排骨、牛蛙。苏后来和同学去看电影了,我就去实验室看看,发现自己和大哥在调用上有了分歧,大哥要做的只是一个我想法的功能的精简版,云平台实时预测接口其实并不需要做得很自由交互,只需要输入调用一次指令就行。于是一晚上完成了代码,并研究 了ubuntu的使用,为后续装机做准备。

10日上午在宿舍玩玩Linux,研究了Gnome美化,后来因为错误的解压导致系统卡死,得出结论,最好不要在win下解压xz的包,还是老老实实拷到linux下用命令来吧。中午和苏和徐在食堂吃了锅,点了武昌鱼和山药。下午1点半娄老师开会,主要给明年开导的同学定方向,我则主要讲自己写的东西,为写毕业论文做准备。

会后严博士请了一位深度学习的专家来对我们项目遇到的问题做指导。熊博士是原来我们学校的李方敏老师的博士生,真的很有水平,手推6页公式。在和他的交流中解决了我对标签的误解。晚上娄老师请熊博士在九龙吃饭,顺便叫上了我和大哥,熊博士可谓又专技术又会写文章的真正大师,连一向技术自豪的大哥也折服。饭后和大哥买饮料,和娄老师一起走了走,布置了云计算功能移植的任务给魏世杰。

11日上午来实验室在虚拟机中研究Ubuntu,将昨晚界面变了的原因找到,原来是安装了一个插件,影响了自己自定义的配置。卸载后就一切正常了。中午的时候去食堂吃了水煮鱼,回宿舍休息一下,苏在宿舍,下午3点来实验室,将清哥原来的电脑装了Ubuntu,验证一下大哥的程序,天平座的cps能不能在Linux下跑。在缓慢装机的过程中为云平台增加了xml协议与虚拟机床信息的同步。晚上看到木桶饭开业,试了试,味道大不如从前,还少。

晚上解决了天枰座dll问题,居然华中数控有个C++工程的dll是托管C++,坑啊,装了.Net就好了。《动画同好会》这部番很会玩,玩出了动画本身的艺术,这就是所谓的meta吧。

12日上午来实验室研究linxu下的软件运行,汉族昂了Qt的IDE,装了各种需要的软件,之后和大哥杨赟一起规划了服务器安装的安排,讨论的结果是将CPU性能最好的那台主机,也就是原先的hadoop主机作为一系列的master,其余的都作为从节点,大哥的深度学习机器不装openstack。讨论到一半,娄老师叫了我们上去开会,看了看我们的网站,和大哥说了数据的事情,要求一定保证数据不丢。

中午没回宿舍,一直在调试新的linux,下午遇到难题,关于vnc远程控制,很多vnc软件在ubuntu17.10下用不了,没办法,很失败,折腾到晚上还没解决。晚饭大约19点才吃饭,去外面买了很久没吃的绝味卤肉饭,天冷了吃着没有之前那么有味道了。回到宿舍继续研究,最后发现用xrdp可以远程,唉,还是国外文章新,有问题还是得会英语啊。

13日早去食堂吃了牛肉杂酱面,味道一般般,8元很不值。上午在实验室研究怎么把Qt编译好的程序单独运行,本来在CentOS下配置环境变量就行的事情,在ubuntu下却十分诡异,程序还是直接打开运行不了,哎,折腾了一上午都没有突破。

中午在食堂买了水煮鱼打包回宿舍吃,苏在宿舍,稍微休息了一下,下午2点半起来去实验室,继续研究Qt程序运行,最后找到了一种将依赖放在程序目录下的脚本,总算实现了程序点击打开。随后去机房看了看学妹们的系统安装进度,第一台机子很顺利安装好,但是继续安装那就几台奇怪的机器时,就没那么顺利了。晚上杨赟用uefi重新烧录系统,自己试试切换系统引导,最后终于成功。之后听静波学姐和学长们聊天,得知华为工作非常辛苦,晚上基本上要11点以后才能回来,唉,工作怎么辛苦,年轻就是痛苦,我到底最好准备了么?问了问超哥培训的内容,一起讨论做一个购票系统。

14日上午8点半起床,随后来1810和大哥和研一的同学一起开会,主要是娄老师介绍项目,让研一的同学抓紧时间学习,找到自己的研究方向。中午的时候没回去睡觉,一直在为Mastet装机做准备 ,16和17的Ubuntu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的,适配了很久,Tomcat8也多了一些坑,原先登录管理的配置不通用了,好在轻松在网上找到解决方法。

午饭和大哥去买了德米烧鹅,味道其实还不错,没想到这一家普通店的烧鹅做得也在中上等。下午在实验室研究Linux,葛学弟点亮了树莓派,有得折腾了,大哥成功下载arm版本的tensorflow,并在树莓派上跑起来了。我研究了linux下一些软件的安装,找了一套很适合使用的软件,建立了自己的linux偏好。晚饭点外卖,钵钵鱼,味道还不错,难得吃到龙利鱼,汤开胃。晚上学了学JavaGUI设计,听学长说的,学好编程很重要。

15日上午8点起床去武重,早上和天枰座在食堂吃了热干面,天枰座还帮我买了豆浆,不好意思他请,最后自己打了钱给他。上午主要测试天枰座的CPS是否能正常运行,看似正常的系统,由于和硬件打交道,需要修改的逻辑就多了。下午帮助天枰座修改了几个bug,补偿的逻辑终于理顺了。回来的时候本来计划安装USB版本的CCD,结果用不了,坑了,只好先开数据中心采集数据,以后再解决了。

晚上在食堂吃了麻辣香锅,太贵,20元,天枰座推荐西院的不错,哪天有机会去试试。在实验室继续研究Java的GUI设计,原来还是很有意思的,多看几个例子就能掌握他的思路,编程就是这样,多看,多度,自己动手。

16日上午10点起床,和昊去中南路办22卡套餐,给他看了我买的iPhone8,办理还是很顺利的,没有遇到什么坑,昊还注销了他单独办的22卡。中午一起去武大吃了豪客来牛排,这家店从大一开始就听说,直到今天都还没亲自试过,当做尝鲜也得去一次。不过这家的牛排套餐很独特,不是什么常见的西冷、菲力分类,有自己的一套菜单,我们点的是喜马拉雅玫瑰盐牛排,黑胡椒传奇牛排,味道可以。店里有免费的水果吃,当然主菜是牛排,水果只拿了一碟。

下午回宿舍睡了一觉,晚上去实验室,大哥帮我买了一杯饮料,算是放我飞机的补偿。大哥和我说zsh大家用会有各种坑,到以后他们装软件可定会各种不顺,我干脆把zsh卸了。在宿舍,徐推荐了一些Linux下的软件,成功装上了网易云音乐。

17日在徐的推荐下看了《血界战线》,很燃很精致的画风,风格多变的音乐,迷之剧情,构成了这一部独特的,有着莫名吸引力的作品。中午点了中南路一家广式外卖,味道还行,算不算美食。下午看到《血界战线》的第6集很感动,很有意思,单元剧试动画,夸张的想象力,剧情戛然而止,我以前就说了,这是动画这种形式独特的魅力。

晚上和徐在食堂吃了水煮鱼,感觉没有之前那么喜欢与味美。之后去实验室,遇到了曾浩,和他聊了聊华为的事情,他签了二方,深圳Android,15k,我们交流了华为签三方的情况,我所他找的还不错,可以还好考虑一下。随后和大哥出去南湖走走,吃了永和大王的快餐,我点的猪扒面果然是一碗清汤加一块猪排。逛了沃尔玛,大哥买了他家的酱油,计划送给学妹一些。晚上去实验室学习JavaGUI,基本上涉及了常用组件,可以开发些小应用了。朱学妹吐槽我太无情了,都不指导她,没办法,她问的问题都太难,一针见血。

18日上午10点才醒来,本来计划和大哥胡博士讨论计划,天枰座说去武重,想到中午可以省一餐,于是就一起去吧。因为CPS的数据周末断了,所以上午的任务是检查工控机,看看到底什么问题。装了个系统后我们就去吃饭了,下午新装好系统后还是发现CCD的软件不能用,于是灵机一动,在软件安装到一半报错时,其实文件已经解压了,强制复制出来,装个驱动,没想到一切正常了。

突破了这个,为系统装了常用软件,我们就回来,在实验室继续学习Java,之后找了严博士,说了说明天去报销的事情,唉,报销排队是件最浪费时间的事情,当时为韩老师做事还是值得的。晚上没事做,在实验室看了看豆瓣Api,计划将自己以前的豆瓣评论都导出来。

19日上午醒来去实验室拿了报销单后找周院长签字,去研工办盖章,然后去东院报销,报销的人超多,200多个,我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严博士。有时候还真佩服严博士,人脉广,我们找了1号会计美女何乃田学姐,插队办理,可惜报销的金额不足,只好老老实实回去再重新来过了。中午点了一家片皮鸭,味道很一般,没有值得评价的兴致。为大哥买了一点点后就回到了鉴湖找严博士继续要单子。

下午很幸运,周院长和研工办的老师都在,成功签了字后,严博士带我和另一个艾老师的研一学生吴伟峰一起去报销,全靠严博士人脉广,认识会计,我们顺利办好,吴学弟由于有事情去西院,所以最后是严博士载我回到了鉴湖。大哥在实验室和胡博士一起研究嵌入式的Linux系统。晚上严博士请我和大哥在食堂二楼吃了藕锅,我们请严博士喝了饮料。

睡前看了《看了如果有妹妹就好了》最新一集,SOS姬的评论已经很好的,比我想的还充分的表达了所要想的:“可儿那由多在这一刻是幸福无比的。喜欢的男人在自己身旁承认喜欢自己,喜欢到想要交往想要结婚的程度。不仅如此,他还是上进的、有自尊和原则的男人。一直在努力的提高自己,想要成为能够在各方面与自己对等的对象。不要看羽岛伊月平时好像很不正经的样子,关键的地方可从来没有问题。其实在本作各种不正经的表象之下,核心点一直都是各位角色的心理成长。每一话的开局都是瞎胡闹的风格,最后全都收尾到每个角色的心理活动之上。舒缓的ED则将这种感触继续延伸与放大,非常喜欢。”

20日上午将豆瓣里我的书籍评论导出,曾经不懂如何操作API,现在终于体会到原理不过如此,浩瀚的互联网资源还有无数新技术,学不完,关键是掌握学习新技术的方法,要有探究位置技术的热忱。之前为了解决豆瓣数据导出,想了很多傻办法,如今才算计算机入门了 。

中午去吃食堂香锅,不要饭,17元已经吃得很饱了。下午在实验室继续研究docker,docker在Win下还是有些坑,弄得虚拟机用不了,在Linux下则成功运行,自己将自己做的小JavaDemo跑成功,算是这门技术也入门了。以后有机会再深入研究应用吧。晚上独自一人去吃了德米烧鹅,实体店比外卖还贵,味道也不好,以后再也不去了。后来试了试肠粉,也一般,还是大哥推荐的中南路那家好。晚上看了看实验室学弟搭建的进度,openstack的官网校园网访问不稳,我用手机发了个热点协助赟下载包。

睡前想着想着有些悲凉,我有无比多的波澜想诉说,但是却永远也迈不开那一步。所以干脆不说,干脆忘掉烦恼,尽情做自己感兴趣的事,编程玩到极致。

21日上午研究Apache与Tomcat整合,网上的教程还是很多的,不过自己配置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个一个的坑,权限问题,配置没讲清……直到中午,也没有找到完整能跑通的教程。折腾到1点多,实在受不了就回宿舍了,下午睡一觉起来鉴主居然没电,和天枰座徒步上17楼,难得的一次经历。

随后在1710小房间开始继续研究整合,自己也有教程阅读不仔细的原因,理清楚了上午的几个坑以后,到了5点多的时候,终于成功实现静态页面Apache处理,jsp文件Tomcat处理,唉,真不容易啊。看了看刘仰博文《冒险与勇敢》,说得很好,其中一段写道:

因冒险运动而经常导致伤残、遇难,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借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之口说过一段话:“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时,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正是因为生命的宝贵,因此,当有人用生命去冒险,的确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敬佩。但问题是,什么事情值得人们付出生命的代价?战场上的英雄,为理想牺牲的烈士,冒着地震、火灾、水灾的危险而奋不顾身的勇士,为探索未知世界而使自己身体受损的居里夫人,甚至中国古代传说中尝百草而死的神农等等,人们之所以缅怀他们,是因为很多活着的人所享受的某项成果,是他们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因此,这一类冒险被称为勇敢。

22日上午10点来实验室,还是一副没电的样子,于是去小房间继续学习,上午主要看了看Linux的东西,没一会儿大哥说来点了,速回1713看看情况,尝试将网重新弄好,结果坑的是实验室有线网还是有问题,于是学习了WISP模式,一种把无线WIFI当做WAN口的连接方式,还好路由支持。

中午回宿舍洗衣服没水,万事不顺心,唉,不过晃晃发现又来水了,急忙将衣服洗了,洗完衣服顺便连鞋也泡好。睡一觉下午来实验室,发现还是没电,于是老老实实来小房间。中午买了一杯维他奶,刚好将校园卡的钱刷光。下午来实验室还是停电,只好再去小房间学习,试用了Ubuntu Mate和Budgie桌面,都比原生的界面赏心悦目,Budgie更加现代一些,可以开局就被自己改残了。

23日上午醒来已经11点,中午和苏去食堂吃了水煮鱼,。今天也是考研的日子,下午一点半的时候去鉴主签到,结果导员不在,似乎专硕并不需要管,于是带着徐去实验室看了看就回宿舍了。下午在宿舍看了《目击者之追凶》,其中一个换人诡计和《看不见的客人》一样,后面的童话着实契合,知道真相就变成了恐怖片,结尾柔和了《新世界》的风格,成人的世界只有利益。

4点半的时候和苏出发,去复兴路那边吃了高记陋室蒸包,10元6个,肉多,汁鲜,很满足。随后去了汉街,陪苏去了汉秀剧场,他计划元旦和妹子去看,之后我们去吃了谢你妈炸鸡以及榴莲披萨,看到汉街美女表演,唉,自己能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就好了。晚上整理电脑的文件,还是重装系统吧。《宝石之国》完结,结尾与开头呼应,照应成长的主题,在我看来,成长也是老去,是失去天真的过程,当然也不能为了获得伟大的成长而故意搞得家破人亡,还是《目击者之追凶》一段台词说得很无奈很现实,“我也认识你十年了,我知道你会怎么做,对你而言,他们只是两个没有意义的陌生人,你不会只为了伸张正义,而去帮两个陌生人,你更不会亲手埋葬,这九年来一直照顾你的,这群身边的人。”。

24日也是休息,醒来的时候已经不见苏和徐了,苏去约会,徐去实验室学习,各自都有快乐。我在宿舍上上网,孤独的过,任凭时光缓缓地流淌。后来昊叫我去食堂吃饭,告诉了我支付宝红包的事情,没想到自己一抢,就是188元红包。中午和昊去食堂吃锅,昊请我吃饭,用掉了他抢来的8.8元的红包,一个土豆,一个手撕鸡干锅,搭配非常好吃。

下午在宿舍乱看,稍稍在床上躺了会儿,然后去实验室找大哥,晚上一起去了常青花园这边,到永旺梦乐城吃泰迪厨房,牛排的味道一般,唯一好喝的是水果茶。之后一起去超市为学弟学妹们买了巧克力,作为圣诞节的礼物回赠学妹送苹果给我们。其实去常青花园也花不了多长时间,也就比汉口火车站再远一点点。回来宿舍大哥给学弟学妹送了巧克力,自己在实验室待一会儿后回去继续装我的系统。

25日10点来实验室,主要将环境变量和IDEA的开发环境搭好,中午的时候天枰座来找我们,于是和大哥一起去食堂吃饭,食堂没有大哥想吃的,他买了一个自助就回去了,我和天枰座在在食堂吃完了水煮鱼。上午问了问张导协议书换发的事情,他中午回复能办,于是回去宿舍将解约函打印完毕,材料准备好,睡一觉起来后去找张导,他问了问老师,手机拍了Offer照片就完成了,由于领导不在,张导将我的材料拿好,说等领导来了弄好了通知我,我说谢谢。

下午问了问严博士要了相泽峰学长的论文,作为参考,开始思考自己的论文如何组织。晚上大哥组织去北极光唱歌玩桌游,我其实并不想,找了个理由拒绝了,和昊、亮、红他们一起去沙巴客吃烧烤,作为昨天我抢到188红包的庆祝。花甲做得一般,但是其它的品种,特别是生蚝非常好吃。随后逛了逛华师,带他们去看了104实验室,然后回到鉴主继续学习。据说后来活动大家都不去,只好取消,估计是大家也都不愿这种形式,变换拒绝吧。毕竟大哥选了一个令大家都尴尬的活动。

26日上午张导帮我找领导签好违约换发的申请表了,于是在张导的指导下去了东院大学生活动中心3楼办理,很顺利完成,虽然办理的工作人员问了问没有盖章不给办,不过管理的老师还是通过了。回来的时候顺便帮大哥、学妹、胡博士买了饮料。中午在食堂吃了香锅,感觉不要饭,就是吃一个带热干面的干锅就很好了。

下午回去睡了一觉,来实验室本计划调试HBase的,学弟们新工程中war包问题没有解决,自己尝试帮忙,结果jar包导入就是个大坑,搞了很久都没完成。好在魏学弟很给力,独立解决了Spring Boot工程中遇到的war工程转换问题。晚上去食堂吃了水煮鱼,来实验室告诉了学弟们前端的一些注意事项,要把工程做得绿色化便携化。自己计划装一个单机版的Hbase,发现了HBaseREST接口,很适合项目解耦调用。

27日上午来实验室已经10点半,去实验室指导了学弟HBase REST的用法,剩下的让他们去探究。中午去食堂吃水煮鱼,没回去睡觉,规划了一下自己的论文,然后自己写了一份十九大总结,顺便帮衷也抄写了他的那份。下午规划了自己的论文,结合以前开会和昨天胡博士的指点,下载了很多云平台的论文,论文水平参差不齐,先看吧,慢慢总结。

晚上和大哥去升升吃了饭,我试了试升升的水煮鱼,鱼味道差一些,但是汤好喝。成问了我能不能帮他写十九大哪个,我下午都已经交了,心情不好,早不说,每次都是最后才说,我做事有我的计划,你找有女朋友的人,跟得上你的节奏的人帮你弄吧。晚上继续下载文献,明天抓经时间看。

28日雨,看了一天的论文,继续为自己的论文目录做规划。中午的时候,和大哥合点外卖,表哥港式饭。中午没回去睡觉,下午一直看论文也才过了15篇,开始冥思苦想目录结构,很多东西晃眼觉得很容易写,但是总结起来,提炼成能写的论文,就不那么简单了。自己的目录要精巧构思写出和别人不一样还是很难的。

晚上试了试食堂湘菜,买了鸡排算是犒劳自己辛苦的劳累。继续构思目录,今天总算定了1、2、4、5章的基本目录了,收到华为短信,投票领礼物,投一个吧,华为还记得我啊。

29日上午来实验室继续看论文,开始规划算法章节的写法,唉,一到最难的部分就很难写好了。中午去食堂吃了水煮鱼,下午继续看看,指导了学弟MySQL的问题,现在可以本地登录运行了。下午我先是看到天枰座和姜静在17楼大厅站着聊天,自己也过去问了问姜静她的算法的问题,然后胡博士来了,和大哥一起讨论数据整理的事情。随后我感觉我电话响了,娄老师打来的,后来出去一看娄老师也站在那开会,吐槽说一个都不接,原来都在这开会啊。

娄老师主要讲了数据的问题,并安排了一个大四刚考研完的学生做眼睛VR。我后来请教了老师毕业论文目录,娄老师建议我题目改为基于大数据,云平台改为服务平台,这样不容易和学长冲突。娄老师还提了很多注意的地方,比如目录每小章节分布均匀一些,不要一个章节有7、8个三级目录,另一个只有1、2个。还建议不要写温度差重构,写关键点恢复好一些。

晚上问了问杨赟HBase新接口情况,他说基本完成了。去1710的时候超哥问我晚上有空吗,原来开姐邀请我去她家吃饭,还单独点了我的名字,今天才知道开姐就是孙研学姐,不过毕竟不熟,我说不好意思就拒绝了。随后和大哥去街道口走走,骑了芒果电动车,试了试街道口的一家水煮鱼,比较像升升那家的做法,味道好,但不耐吃。回到实验室后继续看了看博士论文,关于异常点检测,很高深,自己写的话很难组织好。

30日和大哥去武重解决远程连不上的问题,本来约好8点半的,大哥迟到,于是去了实验室看了看女生们网站部署,不过自己 知道什么,只能说说要注意权限,按步骤慢慢来。上午在武重仔细检查了工控机,应该是无线WiFi的问题,去除了阿里的DNS,换上网线,再试试网速果然提高了很多。中午食堂没有很多好的菜,我们吃了五谷鱼粉,果然食堂的就是比外面的大碗,根本吃不完。

下午和大哥设计了可以远程监控的Web,部署在我的阿里云,用于监控是否断电。晚上回来,和昊、亮、苏、红去了爷爷的土钵菜,味道别具一格,逐渐喜欢上了湘菜。晚上去实验室指导了杨赟部署坑爹的WMS工程,各种乱调乱改,总算改好了。

31日醒来已经11点,上午洗了衣服,看了柯南最新的一集,看看朋友圈,流行18岁的梗,大家都在发18的照片,我只有感慨借着成长的名义,在哪个年龄想哪个年龄的事,现在的我,已经越来越无趣,回想往事,或许从来没有趣过吧。唉,我的18岁,我的现在,我也终究成了我最厌恶的那种人了。

中午去食堂吃了香锅,回宿舍将衣服晾好,然后去了实验室看了Fate大结局,和大哥约好下午去走走。我们3点多的时候出发,先去沙湖公园走了一圈,骑车去了群星城试了大哥推荐的馋嘴猫,味道还不错,但是大哥说这家的东西凉了,没有江汉路的好吃。最后走去销品茂买了地下铁的饮料,问大哥为什么喜欢地下铁,他说因为从小家里旁边就有一家,很喜欢这家的味道。看到8号地铁线开通,我们回去时也坐了坐,转4号转2号回到了实验室,此时才不到8点,我在工大路买了绝味卤肉饭作为跨年的纪念,以后难得有机会吃这些东西了。

2017一过,自己的学生生涯也等于过去了,几乎终结了,自己的青春如此晦涩与单调,就连本来属于自己这个时代的东西,改接触的东西,都没有接触到。有句典型的社会主义话说道:“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今天习总书记也说了,是啊,新的一年还得继续过,还得迎接明天,跨年的一瞬间不可能天翻地覆,遗留的悲伤与小确幸还是会继承,年轻时的中二偶尔还会幻想,繁忙的背后始终有自己的精神世界,那是,不告诉任何人的,从来不提的的,永远埋藏于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