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睡得没有激情自然起床,上午来实验室将娄老师需要的解调仪统计文档写好发给了老师。随后开始写第二份文档,关于上次时间拟合的报告,又浪费了很多时间,韩老师来实验室看了看我们,和我们聊了聊研究的情况,问了问我找工作的事情,我还没开始,看着别人专心复习,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自己就是在各种闲杂事物中消逝,突然生出无比悲痛的心思。帮张下载了孤独的美食家几集发给了他。

中午老老实点外卖,第一次见把黄焖鸡做成像麻辣烫的店。和葛老板在微信上聊聊,工作之后并不轻松,他发给我了他公司招聘的资料给我。睡一觉后下午来实验室,主要检查一下学弟们处理的情况,自己整理了一些关于数据预处理的资料。看看大哥对TensorFlow的研究进展,自己也要了解一番。晚上在实验室主要看看书,将分类的测点优化温度整理好发给了严博士,晚上心里还是无比的伤心的,总想到自己悲惨而又不好的一面,胆怯的人生状态,苦不堪言,没心思做好自己想做的。晚上早早回到了宿舍,洗了衣服,不想一切痛苦的事情了。

2日来实验室好好学习,看到学长学姐们也开始准备找工作,自己需要好好努力了,上午看了看现代操作系统的线程进程部分,补充了很多自己以前模糊的认识不清的知识。随后和大哥去了图书馆还书,然后还借了几本大数据的书,和大哥聊了聊找工作的事情,我是该好好准备了,抱团跟着学长学姐们一起更有好处。

中午我们在T8餐厅吃了炒饭,下午的时候严博士找我们开会,探讨了接下来模型的问题,大哥负责好好实现。晚上在实验室点了一份超难吃的黄焖鸡,学习了C++的多线程知识,知道了姜静、徐雅、杨赟他们关于服务器的很多知识。大哥跑加工数据的模型,基本上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因为孤独,所以总想些徒劳无用的事情,徒增自己的烦恼与焦虑,想到刚哥说的话经典,有些人你只见一面,没什么害怕的,大不了的。

3日起来来实验室,上午稍稍看了看线程的文章,然后阅读了剑指Offer第一章,了解了基本的面试情况,中午点了大哥昨天点的那家咖喱饭,味道还行,就是有些偏辣。中午回宿舍休息一会儿,下午来实验室主要将C++ Primer最后一点内容收尾,了解了函数指针有些知识,晚上点了一家不是很好吃的烤肉饭,叫姜静、徐雅他们过来一起和大哥讨论清楚报警信息需要哪些,该以何种形式展现。之后修改了数据处理上位机,对代码进行了重构,修修补补花费了一些精力。晚上休息一会儿,在宿舍放松一轮。

4日连续的生活,重复日复一日的生活,今天上午起来得很晚,到实验室差不多10点半了,主要看了看算法,其它没有什么想法,感觉难的地方还是难,自己想不到。中午回来睡觉,好想在梦中忘记痛苦,下午来实验室自然是继续过一遍算法,弄完这些也没心思了,将自己以前写的代码多线程化,使得整个结构更好。

晚上早早回来,看到各种找工作的信息心烦,厌恶一切,想报复一切,想逃避。

5日玩。上午在宿舍玩,昨晚写完了数据处理软件的全异步化,今天稍稍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感觉做得很不错,比起以前有进步,但是离一款完整的软件还差很远。中午点了一份外卖芝士焗饭,牛肉的味道很不错,期待下次再买这一家的东西吃。下午在宿舍睡觉,看了北山猛邦的作品《我们偷走星座的理由》,很精彩的一部短片集合,今天看了前三篇,《为情所困》布局巧妙,看了半天没看出剧情有的没的到底是为什么,最后原来是为了用那个诡计!《妖精的学校》可谓西泽附体,本来期望像神的逻辑一样来个大叙诡,然而结局更现实,更令人厌恶现实。《骗徒绅士》四平八稳,反转的典型之作。

晚上和大哥去了钟家村走走,买了经典的芝士奶盖,随后去了肥肥虾庄吃虾,问道棒极了,可以点菜的时候凉面点多了,最后剩下很多没吃完。

6日起来已经10点半,床上躺着躺着就到吃中午的时候了,点了一份台资味,味道还行,品牌店味道至少是有平均保障的。继续看《我们偷走星座的理由》,《永别的童话》是我最喜欢的一篇,这篇之中有超越推理之上的东西感动着我,结局意料之中,也是情之所归。《偷星座》谜面宏大,急转直下的故事情节读着最不舒服。

晚上看了新番,完全放松,大山诚一郎《赤色博物馆》开头看了第一篇,构思很精巧,完全意料之外的切入点。

7日做实验,早上7点半就起来了,我们8点的时候先来实验室和娄老师开会,交代了实验需要注意的地方,之后就和严博士、胡博士,加上我们机床三傻一起去做实验了,上午实验的操作还算顺利,结果如何就不知道了。下午做补偿实验,不能说好,不能说坏,这个实验没有基准,做实验更多的是运气。

晚上去了藏龙鲜鱼村吃鱼,因为今天的辛苦吧,实验结果不算好,但是还是吃了一餐饭作为鼓励。回来完成了敏感度数据处理,路上遇到了杜,似乎还见到了他的女朋友,徐也回来了,我在宿舍继续整理实验数据,键盘敲击影响到徐,很对不起他。

8日上午去了图书馆复习算法,感觉还是自己静下心来学习最有效率。中午回来宿舍休息了一下,看到徐已经去了实验室了,下午在实验室完成了数据处理,发图到了群里,大家都不愿看细节,得不到支持就算了,自己也懒得表达太多,以后大家喜欢什么就弄什么吧。

晚上徐博士来了,我们向他介绍来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对云平台的服务器做了描述,徐博士也研究显卡加速,他们主要做生物光学成像,涉及到计算机视觉,CUDA直接编程,比我们调用CUDA难多了。晚上和徐博士、大哥、天枰座一起在美咪小聚餐,徐博士说在美国的可以真的辛苦,没有硕士帮做事,博士需要一个人从底到顶都要做,写代码,研究理论都是一个人做,只有自己独立做出一套系统,才有东西可写,才能毕业了,他们每天都要汇报,感觉这样的生活很艰难。

吃完饭,回到实验室和严博士qq开会,讨论了明天的实验,自己总感觉实验有些坑,但是也就这样吧,大家一起瞎搞。回到宿舍又和徐聊了聊最近的生活,徐还没开始找工作,先看书,自己也抱怨自己学得太杂了。睡前看《徒然喜欢你》,现在的自己对爱情还抱有某些渴望,唉,总之这是这月最喜欢的动漫了,伟大的作品不需要长,只需要恰到好处地描写准确真挚的感情。

9日继续做实验,上午胡博士带队,除了机床三傻,还带上了魏学弟,今天的实验按部就班,胡博士最清醒,早就吐槽点破了实验的本质。反正自己也不多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下午等温度差不多了以后就开始做补偿实验,没有基准,一切还是瞎弄。晚上回来处理了数据,把实验的图绘制出来了。还和严博士讨论了实验以及数据的问题,听郭嘉伟说了说学长们找工作的事情,自己也要开始紧张起来了。

10日上午来图书馆看书,开始入门学习机器学习,复习下以前的统计只是还是很有感觉的。本来计划看完机器学习复习一下算法,严博士的任务使得自己不得不回来处理数据。于是接下来的结果就这样了,没休息, 坚持在实验室画完数据,然后还和严博士一起开会,下午讨论了温度下降问题,分析了建模代码,听大哥讲了讲BP神经网络。之后终于等到娄老师开会,胡博士也过来,详细讨论了实验方案,最后测量的问题是大难题。

由于讨论了很久,晚上娄老师又请我们吃饭,真不好意思,吃完饭后回来和大哥去南湖骑了车,买了饮料,遇到了叶在跑步,约好周末有空出来聚聚。晚上回到宿舍 ,早早休息,明天还要做实验。

11日上午去武重做实验,天枰座的建议下带上了徐雅,上午主要整理了实验设备,胡博士定下了试验方案后先回去了,和杨赟焊板子。我们则留在武重按部就班地做实验,下午测量几何误差,尽管数据不知如何使用,最后做了两个小时的热误差实验,以看看误差到底有多大。晚上和亮、昊他们去李二吃了番茄财鱼,听昊说找到一个女朋友,明天去见见面。唉,大家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自己也只有孤独地过活。晚上回宿舍听徐说他们实验室面试,感觉还是很难的,需要掌握的东西很多。知乎上有人问:“光良在华语乐坛的地位怎么样?”A Cybertron说:“平实的样貌,温润的嗓音,用心的创作,低调的作风,还有并不拔尖的才华和淡淡的忧郁,样样都是我心理舒适区里想要的东西,于是我无条件沉浸。”

12日上午在宿舍休息了一会儿,看看番,中午推荐徐买了自己常点的一家外卖。下午睡一觉起床后去了图书馆自习,看看Qt,信号与槽机制、属性系统、对象树,各种高级的用法,原来很多特性之前都没用到,Qt这个框架伟大的地方太多了。之后学学机器学习,看一本入门的书虽然讲得不透彻,但很容易使人理解。

晚上在南湖买了一份盖饭,图书馆关门了,只好老老实实回到鉴主,先完成数据处理,看着学弟们搞的数据,尽管有些小问题,但是看到他们能独立完成一些工作,还是很有潜力的,比起去年的自己强多了,样样需要大哥指点。之后继续学习机器学习,看看算法,把自己的程序稍稍完善一下,现学现用,无聊中伴随着有聊。

13日上午也是睡得很晚才起来,和昨天一样,看看番,点个外卖,回来继续睡觉。想到自己的孤独,永远都是落泪。起床后3点多,去了实验室学了学机器学习,学习了聚类算法,大哥之前说的很多概念自己终于有所了解了。晚上和叶一起去家乐福那边的一家老吴烧烤喝粥吃串,过得很潇洒,自己的孤独从未消失,叶的说话很委婉,感觉和叶在一起没有过多的尴尬。稍稍不幸的是伞又不小心掉了,每次好伞都是这样终结,心中有说不过去的无奈。

晚上来实验室继续学习,写写日记,记录一下生活。看看算法,算是今天没白过。

14日上午起床后去实验室,结果外面下雨,昨天出门把伞弄丢,搞得今天很被动。于是借徐的伞先去中百买了伞再回来,上午在实验室学习算法,用Python将kmeans聚类用中国的城市试了试,效果还行,算是摸了一点门道了。中午回来吃饭,点了双牛肉芝士饭,吃得爽翻,下午睡了一觉后去实验室,继续看看算法,学学Qt,完善了自己的程序,以增加调用控件的经验。

晚上点了胖哥俩的外卖,鸡爪吃得爽翻。之后学了学机器学习,大哥现在已经往很深的地方钻研了,可惜自己要找工作,不能太花时间在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上。心中总是无比地孤独,懒得做事,做什么都没有动力,自己的性格也不会表露自己的痛苦的,何必期盼什么呢。

15日去武重做实验,带上了姜静一起去,今天主要完成上次没做成的补偿实验。上午我们联系补偿了2个小时左右,感觉实验还是很顺利的。中午吃完饭回来后就迫不及待看看结果,我们捕获了CCD位移,然后和天枰座、大哥讨论换算方法,最后得出一致结论,换成了真实坐标。通过对比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补偿大约30微米,最后画出来的图也就这么多。

完成了数据处理之后,自己研究了Qt的TCP Socket通信,这块终究是要摸清的,否则自己的项目介绍时就说不出细节。终于自己写了稳定的接收协议了,编程源于单片机啊,以前自己写单片机的经验现在成宝贵的财富。晚上回来,继续完善上位机,基本把以前改残的地方改回来了,之后研究协议,搞懂TCP通信很重要!为了兴趣,为了找工作,为了自己。

16日上午来实验室学了学算法,感觉难点,做不出的地方就是算法,这一块必须下大力好好学。中午开始调试解调仪的协议上了瘾,于是错过点外卖的时间,在工大路买了绝味卤肉饭,过久了不吹味道感觉没第一次吃时那么惊艳了。中午回宿舍睡了一觉,下午就待在宿舍写代码,晚上的时候点了排骨饭,肉很少,只好不吃饭,把土豆当做主食。

晚上来实验室继续研究TCP、UDP通信,自己学到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尽管没有按照预想的学习路线学习,但是今天不算虚度。成说这周六晚上回来,计划到时候去武汉站接她。有成在身边,好在有事能有个照料。冲洗澡卡的计划也破碎了,算了,解调仪能代替今天足以兴奋。

17日上午来实验室完善了自己的解调仪上位机,之后没有其它的兴致看书,想着都烦恼,于是中午回来宿舍,点外卖,吃完睡觉,好好睡一觉,忘掉无聊的烦恼。下午起来看了HTTP协议的知识,补充自己对网络的无知。随后看看排序算法,只有这个熟悉了,心中才有底,然后学习了Linux,折腾一下更快乐。

晚上和大哥去南湖骑车聊聊,吃了一份蒸饺,陪大哥吃完饭。回到宿舍,继续研究Linux,争取在Linux下装好Qt,运行自己部署的程序玩。

18日上午来实验室将几种字符串库学了一下,扩充了C++原生字符串的表达,研究Linux下的Armadillo,果然CentOS系列难调,下午回宿舍睡了一觉,才知道今天实验室没人是他们去了做实验,晚上来实验室学了学算法,算是自己唯一复习的时间。

晚饭和严博士、大哥、天枰座、姜静、徐雅一起去胖哥俩吃了饭,我们点了两个锅,5人吃还算合适,晚上我们回来后本来计划复习的,结果一起玩了UNO,自己赢了两盘,算是最少的了。

19日上午在宿舍好好休息,中午的时候和徐去美咪吃了好的,点了份铁板鱼片和鸡肉,唉,悲哀的事情发生了,自己吃鱼卡主,弄得很不暴躁。下午睡觉是必须的,周末必须休息,起床后研究了Qt的UDP多线程,成功实现了在另一个类中开DUP,解决了之前父类线程问题,Qt的信号和槽太强大了,花式玩法,现在自己才体会到编程的乐趣。

晚上和亮、红、昊去吃了火锅,这家店的东西很丰富,肉质不错。之后去了武汉站接老陈,晚上8点05到,接到老陈后和他聊了聊工作的事情,实习的情况。接下来要为找工作奔波了。睡前看了最新一集的《Re:CREATORS》,这集太爆炸了,各种反转与官方剧透,越看越有意思,以前看评论各种剧情猜测,没想到这集是这种展开,果然厉害的编剧就是不一样,总能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给予读者惊喜。

20日上午早起在鉴主和华学长一起等机电毛同学的车,我们一起去武重完成光纤的修复任务。路上问了华学长,他找的工作是C++方面,因为解调仪的上位机都是他做的。上午我们检测了所有光栅,对可能出现的问题都做了分析,发现大部分原因在于解调仪滤波算法,还是解调仪的问题。

中午食堂没开,我们只好在一楼的一临时窗口随便吃吃。下午对刀发现做不成,于是我们只好在主轴上装上了CCD,就到此为止了。中午没到两点就回来了,是毛同学送我们回鉴湖的。下午在宿舍睡了一觉,杜平来到了我们宿舍,晚上我先去实验室学了学算法,之后和成、杜、老黄一起在小四川吃了一餐,黄计划下周去美国的东北大学了,今天聊聊聚聚,黄主要的方向是数据分析,我推荐了他研究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方面的书。之后成送杜去公交站,晚上老陈帮我搞了一些醋,试试能不能消去鱼翅,结果还是不行。

21日上午去医院看了看,因为自己的鱼刺弄得喉咙痛。医生诊断的结果是看到了划伤,但是没有看到鱼刺,可能由此引发了扁桃体炎,开了一些药后就回来了。看病时遇到了大哥,大哥也生病了,他比较严重,发烧了需要打针。

中午回宿舍,和成讨论了他的论文,对他论文写的东西聊了聊。中午一起和苏他们聚聚,苏得到了阿里的笔试,很有机会去阿里。下午睡觉起来去了图书馆,结果老陈没带卡,老老实实回来,在宿舍学习了算法,看看qt。晚上老陈开始投简历了,自己计划明天也写写,要开始找工作,看了看网上大公司的cpp面试,感觉都不会,太难了,自己要加把油。

22日上午来到实验室写了简历,基本把自己做的项目会的内容写清楚了,有些技能写得很保守,生怕吹大了自己打脸。项目的经历除了热误差,也写了以前做的双目视觉,感觉不好圆,需要复习一下以前的工程。就这样,整个上午过去了,中午懒得点外卖,去工大路买了烧鹅饭,肉质还好,皮不算脆,但是10元还是很划得来的。

下午睡一觉后去南湖图书馆找老陈一起自己,自己对面是个大美女,在看托福,唉,有时不看美女感觉孤单,看了美女却觉得自卑,反而影响了自己的情绪。复习的是剑指offer的算法,每个都难,研究这种题目太需要想象力了,自己编程的能力还是太弱。图书馆5点半关门,推荐老陈去试了试盖饭,随后晚上在宿舍继续看算法,将各种排序过了一遍,现在唯独堆排序最难,自己还没涉及。看着大家都有自己的寄托,自己则是孤身一人,唯有代码让自己忘记悲伤,这既成了动力,也成了逃避,翻出曾经自己的一篇《拒绝不了比绿美》,残品,开头的一句话,没有后续的心情了。现在跟两年前的自己是一致的啊,坏心情总是一致的,一样的悲哀。我的特征或许日记无法概述,在点点滴滴的零散中确实真的表露了。

晚上熬夜看了神作《GAMERS电玩咖!》,被人称作电学的恋爱故事,把人物关系构造到了极致!

23日上午和成去了图书馆自习,主要看看算法,中午回宿舍睡觉,下午去了一会儿实验室找大哥一起去图书馆还书,出门的时候有幸遇到了严博士,严博士很热心送我们来图书馆,之后还了书后,大哥回去,我则和成一直自习,晚上过了一遍排序,终于看了最后的堆排序了。听徐说还没开始投简历,自己也没有,看到成已经开始投简历,明天自己也要开始就要投了,不能再拖了,自己好好学习吧。

24日上午10点半才起床,因为懒惰与逃避,之后11点出发和成一起到南湖图书馆自习,今天主要以投简历为主要目的,将华为、多益、中兴、迈进投了一遍,下午在图书馆一直自习,中午就不休息了,下午看了看算法,发现自己还是一题不会写啊,算法是难点,晚上下雨,由于没带伞,只好骑小黄车回来,本来计划去吃些东西的,只好放弃,在宿舍做了一套多益的IQ测试,晚上将排序和二分查找代码写了写,找一下感觉,随后随意看看面试题,劳累无比,自己的人生太失败了,没有能一起欢笑的人,没有共同奋进的理由,只有对世界的厌恶充做前进的动力。

25日上午陪大哥去陆总看病,大哥一直打嗝,胃不好,还好消化科排队的人少,医生建议大哥先吃早餐再观察一下,于是人生第一次在陆总吃了热干面,5元,比外面贵啊。10点之前我们就看完了,医生开了药,和大哥走回宿舍,之后在宿舍投了一个简历后,中午和成去吃了自助牛排,光谷的那家,这回来吃吃了3块完整的牛排了。可以味道感觉平平,没有之前的惊艳。

下午回来睡觉,于是这样一下午就浪费过去,晚上在宿舍自习了cpp,复习基本语法,帮杜做了一些cpp题目,有些难。看来自己还得刷题,要在题目中发现知识的不足,之后大家来宿舍,吵闹着,没有心思复习。唉,以后晚上还是找个地方自习为好。

26日上午睡到10点半才醒,本来是周末,想好好休息,结果变成了慵懒的开始。中午和成去南湖吃了盖饭,之后在图书馆自习,我们又坐在了上次遇见的美女旁边,她应该是准备今年或者明年出国吧。下午投了两份简历,然后看C++ Primer的复习资料,终于把面向对象的部分基本过一遍,后来在牛客网上做了做C++的题目,发现不懂的地方还是很多的,刷题看来必须要进行了。

晚上回来后和亮、昊、红、陈一起在小四川吃了一餐,回来后去了1710大哥陪我做了多益的笔试题,难度还是有的,需要大家的帮助。晚上亮帮我半解决了一个Qt的难题。

27日上午10点起床,之后来南湖吃了黄焖鸡,这家的黄焖鸡一直有外卖,所以感觉不是很方便。下午老老实实在实验室自习、刷题,自己对于cpp还是很多细节没注意,题目基本上也只能作对70%左右。晚上和陈去吃了猪肚鸡,选了乐都汇的一家,味道感觉没有街道口的好吃。

回来写了写桶排序和归并排序、二分法查找,原本有问题的地方终于找到,原来是应该while的地方用了if,其他的枝末细节也有很多地方需要注意。晚上研究了Winsock套接字编程,原来如此,自己以前把它想象得太玄了,其实就那么回事。

28日上午来实验室刷了一下题,看到大哥也在,他正在研究CNN,上午刷了100题C++吧,中午点了外卖,牛肉的芝士盖饭,味道一般,不知为什么对这些东西都没了胃口。下午睡了一觉后和成去了104自习,来10自习还是很安静的,没有过多的打扰,自己主要看了C++的面试题,把涉及到面向对象的部分过了一遍,晚上我们去吃了黄焖鸡,感觉还好,成买的8元大热干面吃不完了。

我们大约自习到9就回来了,回到宿舍研究WInSock通信,自己用C++封装了一遍,熟悉了基本流程。

29日上午去实验室本计划和大哥自习的,结果得知大哥生病,只好老老实实在实验室看了会儿书,学了学查找的内容,果然难啊。不一会儿就到了中午了,点了外卖鸡本部鸡排,味道还是很独特的,吃得很爽。中午回宿舍休息了一会儿,下午去了大哥宿舍一起做多益的二笔,感觉题目的难度还是有一些的,总体来说都是最基本的C++知识,编程题都是自己以前写过的题目,所以整体感觉还好吧。现在主要的是要补习不知道的知识,为面试做准备。

晚上韩老师开会,实验室要重新换桌子椅子,于是我们搬了东西,帮韩老师给14楼的实验室也搬了。晚上回宿舍研究了WinSock,将客户端的代码也封装好了,之后了解了一下设计模式,看了单例、观察者、装饰者三种模式,原来设计还是有很多技巧自己不知道,有大牛总结成了规范,真伟大。

30日上午和成来图书馆做了做华为的模拟笔试,唉,一道很简单的题目没有想到解决方法。中午自己回来了宿舍休息,灵感突然一来,完成了算法。睡一觉起来之后去了图书馆找成,下午主要复习了C++的函数和STL部分一些简单的面试题,晚上7点到九点做了华为的真笔试,唉,有大哥帮助,还是做了一部分出来,可惜没有一题全对,自己考虑问题的还是不周全,没有经过专业训练。

今天搞得很累,算了,早早休息吧。看了Fang写的白井智之《おやすみ人面瘡》的剧透,这本神作估计是没机会看到中文版的了,剧透也不是一句话就能看透的,看剧透都很爽。

31日上午10点做中兴的笔试,前面的选择题还好,网上基本上都有答案,后面的编程题两题都通过了用例,但是明显第二题的我的方法是错的,只是他给的测试通过了,唉,算了,就当没做出来吧。中午答完题已经很累,徐说明天去看诺兰的新片《敦克尔克》,于是一起买了票计划明天下午去看。睡觉起来后在宿舍看了C++的面试题,主要是操作系统部分的知识,面试的题目写得很简单,要花心思弄好还是需要更多的努力。

晚上和大哥来实验室打扫了一下1710,韩老师说装修至少要两周,只好明天正常来实验室。之后一起去买了墙纸,请大哥喝了饮料,也请大哥吃了沙县的饭,作为这几天做题的回报。我们聊了聊编程,大哥推荐我找一个妹子,可以聊聊话题,有一个值得依靠的人。晚上来1713实验室拿了自己以前做的笔记,和学长学姐们聊聊找工作的事情,感觉都不容易。之后继续自习,吧数据库和网络的一些基本东西了解了一下。

这个月过得着实辛苦,自己不懂的东西太多,但是自己的懒散缺仍在发散,微博上我转了一条:“孙渣:上班只出七分力就好,我是不加班主义者,不管做什么工作,累了就睡,饿了就吃饭,病了就休息,每天要睡满8个小时//@战争史研究WHS:我认识的一位80后,中央美院毕业后开了家艺术照相馆,名气越来越大,事业刚开始蒸蒸日上,8月初突发脑溢血,现在半身瘫痪了。”休息还是努力,任自己选择,很徒劳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