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怎么了,如此忧郁,真不想你的风格?

绿:我并不否认你的判断,甚至还要夸你对,但是你知道吗,我从来没对这个伤害我的世界采取报复,因为我的胆怯,我的抱负,我所怀有的那份令人讨厌的激情,所以看着你把世界搞得支离破碎,我很开心,我想傻笑,我多么期盼大家都做我不能去做的事。我想旁观,我想看着自己的默许带来的刺激,我追求着这样的快感,我喜欢以这样的形式来释放我的情绪,我的扭曲。所以如此忧郁的原因,也许是你的失败吧,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怪你。

美:使别人高兴,也是艺术。

……

初稿于2015年11月21日,今天也是21日,迷之回忆起这篇,当年的迷之心境,现在的迷之彷徨,相互呼应,无比悲哀的想流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