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美好的理想最多在一个团体中实现,这个想法直到我差不多二十二岁时才根生蒂固地领悟。虽然人类很多美好事情的实现需要普遍合作,但由于人性的自私不可能让大拨人相互信任,所以最终的结果有些遗憾了——美好的事情最多只能在一个圈子中达成。

至于我自己,关于我的挫折有这样一份感悟:人类天生爱自发地排斥他人,构建属于自己的利益小圈子。我的挫折于本地外地间,我的挫折于本国外国间,这之中的痛苦是无法言说的。但是却找不着理由否定圈子的正确性,既然本性如此,超越本性的探究何尝不是徒劳?或者说这艰苦卓绝的路,我没有道理自己去开创。但是现有的阻碍却又是找不着攻略的,于是被迫地接受这样的迷茫,持续受伤。

摩罗先生的一本书叫《圈子决定格局》,可惜我没有读过,不知摩罗老师会怎么论述圈子的问题,是会支持圈子还是否定圈子呢?有可能读罢之后会有更深层的领悟,看来自己还是早早找到这本书读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