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以来我都囚于过往的悲哀而自拔不能,而今仍旧无法穿越那幽深晦暗的很有考据的荆棘林。这不是我的逃避的结果,而是尝试,甚至总是努力克服它、战胜它的结局。就算每次的拼搏都害得自己遍体鳞伤,仍是不计较过往的痛楚继续坚持,忘却不属于自己和属于自己而不愿记起的黑暗面,然而这一切终究还是化成了今天的心境,量变没引起质变,真理与谬误混淆,真象和假象重叠,生活依旧在过往的被囚中和未来的飘渺中眼看时间渐渐流逝,飘零而踽踽独行。

可能自己在这四年的时光里一切的一切的努力都化作烟云了,常常感慨宥的关于人生奋斗的思索,竟是那么的准确和预见。在浑和混的时光里,那些点点滴滴的灵光闪现最终也随波逐流似的加工完毕而变质成粪土臭气。本想无忧无虑毫无阻碍的达成目标,到头来目标渐行渐远徒增无数缠人的险阻将心思扰得惶恐不已无处生根。生活说到底就是性格的游戏,一道道阻挠简单生活的机关足以把人的脑力榨干,个性抹消,希望殆尽,变得似我非我,似鬼非鬼。

生活需要有趣的冒险加有难度的挑战,生活不盼望惊心动魄的赌博及耍猴的冷漠的恶趣味。我依旧固执的认为那一个可以获得简单生活的时代是人类精神文明的最高峰,我也还知道那一个可以简单生活的时代遭排斥的缘由是人类自身自由和低俗的追求及体现。但是这是大家宁愿放弃那种美好而把他踩在脚下的自由啊,我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梦不是他者的梦,自己的乐园不在此处,在暗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