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曾邀请我去做客,欢迎得很隆重,我也欣然前往。这并没什么不对的,大家都很开心,我也对他的国有些渴望。

到后来就不一样了。上船后先是船票他们没帮我买,说是路费不管。既然这样,何必骗我上船呢,我一气之下想走但又回不去。

于是窝囊地买了票,此后依旧什么也不包。我的国再也回不去了,而在他的国则成了奴隶。现在的我,不渴望过高的殊荣与礼遇,只要能生存温饱便是大吉了。

我质问他的国的人,你们的国家就如此卑鄙?路人甲笑笑说:“我很幸福啊!”

我本想骂人,但是说:“你们固然幸福,我固然不幸,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但是我本可以不这么不幸的,是你们把我的幸福给——骗走了!”

路人甲走了,不再理我。我找到路人乙同样质问,他却依然笑容灿烂:“怪就怪你笨,谁叫你要来呢?但是你也本该如此的,因为这是我的国嘛——你好像不太重视幸福。”

言而无信倒反咬一口?我有些气愤,但也不至于爆发,谁叫我要来呢,还是我自愿的。自觉理亏,但心又不甘,继续找路人丙,他却有些腼腆:“我……我也……觉得不幸福——我恨我的国。但是我幸福了,所……所以……你虽是涸辙之鱼,但我也做不到雪中送炭。”

说到雪竟然真的下了,我不再抱怨,因为幸福之人无法真正理解不幸之人的苦楚,我又何必如此徒劳?正如取消了所有餐厅不代表我们就要去吃屎,没有幸福,痛苦蔓延也就有限了。

一想也是,我凭什么相信他的国呢?是我的肤浅;我凭什么要求他的国道德高尚呢?是我自食其果。

最终我放弃了尊严,干脆哀求路人丁、戊、己……如乞丐般乞讨。丁说:“呵呵,钱是买不到幸福的。”戊说:“诶呀,要不我帮你制造个幸福吧,绝对以假乱真,你也有了。”己说:“你还是学狗叫吧,估计会有更多人给钱……”

从口气上讲他们不像在侮辱我,似乎帮忙献计,但总有些不自然,我也不信他的国的人智商有问题。

雪依旧在下,路边的石板座披上了厚厚的银装,我蜷缩在冰冷的推开了银装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我做梦了,或者发烧了,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变成了灰蒙蒙的一层。这时好像有读者买了我的书,然后兴奋地对我说:“我看过你写的所有故事,精彩绝伦。但是那篇《他的国》写错了!”我很好奇,请教他原因,他忽然暴跳如雷:“你说他的国的人很痛苦,笨蛋!我就是他的国的人,我很幸福!”我一时摸不着门,但找不到钟馗驱鬼,只好烧《百家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