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去年,甚至以前,这个月有何惊奇或不一样的,然而这个月带给我的无聊与未知,足以让它给人留下深深的印记了。在武汉,4月的树叶依旧没变,没落,也美不起来。没有考试,没有额外繁多的任务,但心里徘徊,自习室去得少了,总想逃避一天是一天。不愿意多进程的人生。

上月30日,妈妈专门发短信叫我上QQ,我以为是什么要紧事呢,结果是关于买房。本来打算不买,但开盘那天她去打牌,因为晚了5分钟,没有打成,干脆去看看,结果我们的号很快被摇中,于是就选了。选了22楼,共31层。妈妈让我安心学习,不要担心其它,我希望妈妈爸爸多去玩玩。然而,然而却不是我们各自理想的那样。

31日在南湖看到一片金黄。恰好和夏一同放学,便走过去看看,是油菜花。油菜花上次已在华农看过一次,但那的油菜花似乎有人管理,整齐,理工大的油菜花则显野性,夏猜测以前这是片田,有人种的,现在学校规划建楼,楼还没建,荒草未除,以前播种的油菜花,也就生机勃勃了。

2日任潮老师说:“我们专业的人,总想做一两件前人没做过的事。”网上看到一句话:“朋友不是认识最久的,而是同类。”3日看《Buddy Complex》到第三集,觉得这部作品还蛮有意思的。齊睂发微博道:“获得诺贝尔奖的詹姆斯托宾一直敌视社会主义,结果他忍不住在60年代跑到中国自己去看情况,回到美国之后认真的说,如果中国那个样子是社会主义的话,那我支持社会主义。”4日收到一个多星期前买的极品霏的书,签名版,有意思,适合平常放松消遣。睡前联想到鲁迅一句话,大意是说革命是教人活的而不是教人死。明瑞1认为封建迷信只能算迷信中的一种。孔老师补充,还有科技迷信,民主迷信,革命迷信等等。越是时髦的迷信,人们越不自察。

5日和舍友一同去吃新开的自助火锅,火锅底料需额外收钱,这就比自助烧烤坑,但能吃到汤煮的鱼,这点是吃烧烤品味不到的。晚上去武大见到了彪哥,兔哥,家良,歌神。在武汉呆久了,好久没有与好朋友聚一聚了,聊得开心。晚上在武大里的一家餐厅吃饭,家良、郭都有了女朋友。

吃完后骑踏板坏了的车谨慎小心的回到宿舍看完《Buddy Complex》,这是一部融合了《革命机》与《魔法少女小圆》的作品。有人评论说这部动画是由圣母男主角+完全不知道她到底在干嘛的女主角+完全炮灰到底的男配+唯一智商正常的傲娇迪奥组成的不分敌我统一战线推CP的动画。有些道理,但我对这部作品的时空叙事最感兴趣。《虫师 续章》更新了第一集,也就是虫师的第二季,新的OP,新的ED,不变的意境。我们若如银古一样行走世间,穿过人潮的相遇,瞥见充满喜怒哀乐的温暖,那么心中的情愫,过再久也难忘记。还看了短篇《阿茹茉妮》,故事简短却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分镜运用让人真切的体会镜头语言,对感情给出注定与误会的玄妙。很早就期待吉浦康裕的《颠倒的帕特玛》剧场版,其间能享受他的一部短篇,很美好。

6日去了武汉植物园,晚饭cc同学请。7日田娇说我“看你这又是在宿舍呆一天的节奏啊”是啊,放假就是想宅,想到了极品霏的漫画。晚上和向杰等到小四川聚了一次。8日又生伤,自己有些凌乱了,彷徨于无地中,不知说什么好,做什么好,想什么好,发呆呆什么好。于是看《极黑的布伦希尔特》漫画,愈发精彩。姑且忘记忧伤,在虚幻中稍不徘徊吧。9日依旧伤痛,网上买了些东西。极黑太精彩,完全停不下来,成了种空虚的寄托。

最近听说《白日焰火》较火,郭松民评论:“《白日焰火》最人惊惧的还不是曲折离奇的情节,而是作为背景的中国底层社会:城市的贫民区犯罪丛生,道德腐烂,气氛压抑、抑郁,充斥着人性危机和不安全感,看不到任何希望。无论罪行最后是不是被揭露,这里都无法得到拯救。中国底层社会已经和美国黑人区、拉美贫民窟、欧洲阿拉伯移民聚集区接轨了。”司马平邦评论:“导演有故意渲染这种民间黑暗的意图,与当年第五代导演同工。”杜建国评论:“该片主题是宣传暴力与情欲,而非社会问题。郭松民将这种片子推崇为“批判现实主义”,是看走了眼。平邦说的对,影片在渲染黑暗,鼓吹女性向黑暗屈从,一遇到麻烦就牺牲身体,同时又无理由地抬高女主角。一部阴暗而又萎缩的作品。”我没看过,不做评论。

痛苦到十号还在,但稍稍有了希望。11日英语课新来的代课老师真萌,给我们看了一节课《天生一对》,课后向杰和CC还黑了杜一把,我害怕自己被坑,所以没有坑人罢。中午收到几天前“米粉节”买的小米配件,配上新后壳,手机又焕然一新。中午痛苦消失了,希望明天好运,希望这不是巧合,希望幸运还能多站在我这边儿,因为我付出的不幸与遭受的冷漠过多了,以至于我表现得如此高冷了。

12日上午没课,永亮钢琴考试。中午计划吃的麻辣烫移到了晚上。下午陪向杰到联想售后修手机摄像头,路过商店,顺便看了传说中的Find 7与Xplay3S,可惜3S没有实机,7则感觉一般,但拍照真心绝,其它功能so-so。晚上和波油、下流b视频聊天,我的电脑麦克风有问题,我说话他们听不到,于是用永亮电脑,但他的电脑网速又慢,对方看不清画面。夏临说得好,我这边熄灯看不清,大蛋这边画面禁止等于语音,卤蛋又常跑去接电话。各有各的问题,听波油说找了女朋友,桂林的,辅导时认识,在苏州,给我看了照片,很萌。何时,我才拥有我的那个她呢?

13日在宿舍过,看看动画,写写作业,晚上没点名,一天就欢快过了。14日听闽南庄三评转基因:“实质是我们没吃过这玩意,怕死,不敢吃,他们告诉我们:相信我,死不了,吃!”晚上,新闻学概论课开了,老师真好,只要回答了一个问题,考试就100。个性选课也开始了,但它就是变相的公选,可恶的学校!

15日各种事情忙,答复表哥的婚礼没时间去了。英语课杜平演讲,老师各种问问题。16、17日还是各种事情,心烦如麻,由于一件小事的不圆满,连锁烦恼一切。哥伦比亚著名作家、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西亚·马尔克斯17日在墨西哥城去世。最斑狸评论:《百年孤独》看了七遍,片头那句“那一天,人类终于回想起,曾经一百年被他们支配的恐怖,还有那被囚禁于鸟笼中的那份孤独。”十分经典。18日晚上宿舍煮火锅,昊有武商量贩的卡,我们宿舍4人买了不少东西吃得不错。

19日约了同学9人再次去了金釜山自助烧烤,向杰说他没吃过培根。今天看完《军火女王》两季,故事离我们的生活较远,真不真实就不知道了,我觉得其中关于维护和平的想法还是很幼稚的,人类并不是那么有耻辱心,为了利益,军火交易不会消失。21日周国平说:“蒙田教会我坦然面对人性的平凡,尼采教会我坦然面对人性的复杂。”值得思考。23日英语要写作文,坑爹货。25日突然想到交互还没做多少呢,烦烦烦。

武功山二裁缝发帖:“毛主席说:城市医生下乡不一定高兴,做什么事总要得罪人,看得罪的是些什么人,高兴的是什么人,老百姓高兴就行。药品医疗不能以赚钱不赚钱来看。一个壮劳力病了,给他治好病不要钱,看上去赔钱,可是他因此能进行农业或者工业生产,你看这是赚还是赔?(《对医务人员的谈话》1965年7月19日)”AC蓦然回首评:“不赚钱怎么养双猫!”

鲍迪克说:“【加藤:崖山之后无中国,你们都应爱日本】周日在深圳会议上遇到加藤,他说:蒙元时中土的正统文化被消灭和异化,如今日本才是中国文化的正统,所以你们更应该爱日本。我说:爱个鸟?既然崖山之后无中国,自然也就没中国人了。既然我们都不是中国人,你日本的中国文化再正统,与我何干?”想起我和夏也对这问题有过讨论,当时我找不到好的逻辑批判,鲍老师的这番话反驳得妙。

25日是昊的生日,我们宿舍晚上一起到小四川吃了饭。看了孤烟暮蝉《美国干爹与日本干儿子 》,很不错的一周国际热点评论。26日看了一则发人深省的疑问:“【实名制到底保护了谁?】在这个国家,手机上网也实名制,网上发言要实名制,说是为了保护公民安全。但船沉了却至今说不清船上到底有那些人。”晚上停电,和向杰、高强、栋栋玩4人斗地主,我没赢一盘,后来又玩炸金花,我没输一盘。

27日有见鲍迪克评论:“中华文明的精髓在底层群众文明而不在庙堂之上的精英文明。历史上强盛的王朝早期因休养生息,底层文化得到发展国家得以强大,而每当精英文化盛行,国家走向衰落直至灭亡。”宁高宁评国企:“我一直觉得所有制本身并不是能够决定这个企业百分之百成功的事情,因为我经历过很多私有化的企业,外资的企业,他们做的也很差。”

28日开始进入我的不顺进行时。首先宽带出问题,打客服问原来鉴湖的设备坏了。下午体育课崴脚,还好有向杰和昊指导,先用冷水敷,第二天才能上药,否则自己真不知该怎么办。看完《弹丸论破》,对这些推理剧我要求不高,无论推理严不严密,思想深不深刻,剧情精彩就算好。最后看了地瓜熊老五了观点:“中国禁播电视剧《抗美援朝》纯粹扯淡!美国自己都能拍电影《珍珠港》,中国为什么不能播《抗美援朝》,中国人最大的劣根性:总他妈为坏人处处着想,好人就他妈活该倒霉!”痛心。晚上的公选课因脚痛就叫CC和杜代我上,最终还是杜关心我,也是怪,老师恰好点我回答问题。武汉理工大学里,我最好的朋友是杜,患难见真情。

因为脚扭伤,29日的英语课翘掉。下午的实验课老师点我回答问题,答出来了,还加了分。晚上看了《催眠大师》,有《禁闭岛》的感觉。今天特别痛苦,因为不普通。30日毛概课又被点名,运气不好。微信中奖,一瓶冰红茶。陪杜办网银,没成功,后来他又陪我理发。我已经两个月没剪发了,理了发,换了个人,新的未来用硬的头皮顶它,因为想迷茫也没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