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什么盼望英明领袖?或许有很多理由。有人从自身利益考虑,有人从国家利益考虑,有人却只是把这当作不愿变得扭曲的逃避的理由。

他们只想追求普通的人生,他们宁愿放弃一切成为英雄的机会。然而高墙隔离之下找不到出路的他们,如蝉脱下的空壳,随风飘荡。生命马齿徒增,本来想追寻的意义然而却只如此就而已了。

我不知道高墙到底想阻隔什么。他无非是想把简单的东西表述出来的——以便依旧平凡。一道门,又一道门,层层阻隔,密不透风,姑且把仅有的躲在墙角的上帝逼出。它无非是想把龌蹉的污秽掩藏起来的——以便继续另一个肮脏。

虽然很期盼那手中掌握的峰回路转,但仍是对现有的懒惰有所留恋,或许正是不愿在希望的边缘回头,显然刻骨铭心的又是失望。

有正常的人,有残疾的人。正常的人同情残疾的人,正常的人帮助残疾的人,正常的人嘲笑残疾的人,他们都是有联系的。然而有些正常却残疾的人,在正常人和残疾人的世界都没有容身之所。

于是原本能在无尽的夜,无数的人群中追求的大欢喜,缩成了精致的玩偶作点缀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