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进步的方向或革命的目的,我觉得都是为了追求简单生活,凡是不以此为目的的变革,必将误入深渊而死路一条。或许历史曲折发展,不可能让人看到一条明朗的追求简单生活的路线,或许生活本身也不可能真简单,让人随便生活,正如计算机程序,功能明明白白,内部的复杂算法则让人纠缠不清,理还乱。

我常常感觉生活如同编程和魔术,外人看到的只是简单清晰的按部就班,令人咋舌的欣喜惊讶,然而其背后击节赞叹的繁荣芜杂却非必须理解,尽管也是美的。生活或许就该如此隐藏内部细节罢,或许对某些不折腾会死星人来说是恰将最璀璨的部分毁掉,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却是生活的萃取升华。

这绝非不是不热爱生活,或许有些消极了,就算是消极吧,但剩下的东西反倒更珍贵。被战火包围的伊拉克、乌克兰、利比亚、埃及等国,比起曾经对所谓“民主”的“阵痛”期盼,追求的简单生活就是和平的午夜;被工作与劳累吞噬的工人白领,追求的简单生活就是饭后的小憩;被无可把握的未来所迷茫的大学生,追求的简单生活就是一份安定的工作。

于是老百姓常常向往共产主义,与其说追求的是大公无私,不如说追求的是简单生活。没有吃不饱饭的忧虑,没有看不起病的惶恐,没有找不着工作的彷徨,没有老而无终的寂寞……向往的美好世界、追求的如诗般小康、盼望的人心如古……与其用含糊其辞的道德高尚作掩饰,不如用光明正大的简单生活作注脚。

于是精英们常常向往资本主义,与其说追求的是奢华富强,不如说追求的是简单生活。精神世界的满足往往先从物质入门,用钱作符号象征的世界,没有过多的人情纠结。一番打扫、一次出行、一场盛宴、一曲华歌……只需钱作指引,一切生活简单惬意。资本背后的全然邪恶,与其用越描越黑的言辞来控诉,不如装点成人之本心所需的简单精致。

所以不如说简单生活统一了两个世界。人类社会的两大发展方向,如果目标无非如此——世界如他所愿,世界不如他所愿——那我能理解他的立场。所以批判、对立、赞扬也就成了打击极端的有效武器,也就只是简单生活的无声呐喊。假如能给人民带来幸福的简单生活能理性追求,独裁制何须关心,万党制无非如此,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无非只是硬币的两面而已。

如果社会不断向追求简单生活的方向发展,有人在广场之上振臂一呼,还能有预期的天下云集的壮观场面乎?有人说政府不给游行,有人说侵犯了人权,有人想聚众闹事,有人想浑水摸鱼,有人说不给倒好,一旦给——正经人谁去他TM的去凑热闹呢?脚踏实地,平凡之间,充裕之中,无需诉求那些意义——直白地说,不愿丧失简单生活罢了。

……

简单生活无非不想折腾,但却不代表堕落,不过此间的界限却如此模糊不清,若隐若现。平凡的生活丧失精彩的生死搏斗,生死搏斗的人们却渴望平静。也许简单生活本身就是诡辩,极端的不折腾反倒会不能简单生活,过度的奋进呢?好像不能说简单生活渐行渐远,但却有种失去原滋味清甜的感觉,如放久了的梨。这就有点像道家所说的乐极生悲,舍得之道吧。

故,更恰当的说法或许这样表述:简单生活是一种让人生活简单的社会追求。正因有这样美好的前进方向,才让迷茫之人不再徘徊,奋进有了切实可触的心底愉悦;让因“变动”而伤之人倍感珍惜,哭笑有了足以支撑的盘根错节;自杀之人痛苦的心不再波澜,手无缚鸡之力也可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