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短暂,过渡交替,有和家人过年的乐趣,也有新学期的迎来。我在13日看完了《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联想多崎作的遭遇与纠结,以及拥有的、失去的五人团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对属于自己的友情、爱情充满着无限的怅惘与迷茫,它们就像是镜花水月的假象、薛定谔那只又死又活的猫,留给自己的,仅是未知。14日舅舅来我家吃饭,youyou表哥说他在南宁上学,学的是市政。田娇表姐在银行,还算轻松。15日中午吃饭时牙齿不小心被咬缺了边角,自己气得不想到姨妈家吃饭,讨厌上学,逃避那个东西

然而终于还是去上学了。16号中午到学校,火车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到,辜负了我的期盼。17号正式上课,也是今年第一次看到雪。然而,没有普通的人生,更增添了自己讨厌生活怨恨世界的情绪。18号晚上的信息检索课,老师讲得不错,可惜课时太长,我打算以后偶尔去听听吧。19号的人文物理课比往常要坑。从这一届开始,不一样了。20号听夏说汉堡王(BURGER KING)不错,就和永亮一起跟着他屁颠屁颠的到宝通寺附近的汉堡王店吃了套餐,分量比肯德基、麦当劳是要足,味道也行,但也没我想象的好。21日电脑莫名其妙的黑屏,原因不明,我猜测是温度过热,但笔记本合适温度又是多少呢?22日周末,看了《非常突然》,非常一般。晚上学了下C#,电脑又突然黑屏,但原因还是未知。23日早和永亮、烨吃豆皮,味道找不到好的词形容,一般吧。这周事事不顺,但也凑合,可称为“一般”周。

不知是哪天在微博上看了郑彪的观点:“21世纪的冲突根本是东西方价值观的冲突,亨廷顿叫“文明冲突”。这个概念揭示的全球地缘政治冲突是深刻的,但亨氏给出的结论即中美战争难以避免(虽然早就开战了),却是错误的。人生最大的悲哀究竟是什么?是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在文明上的归属。王石说自己远离政治,却又甘愿被美国文化征服,悲哀。”摩罗却说:“弊意以为,不是‘东西方价值观的冲突’,而是西方统治集团与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冲突。所谓‘价值观’,拿来说事的由头而已。”

至于我,关注了这么多年的政治,左右之辩,正邪之争,早已有自己的思考。这些观点对我来说,已经受用不大了。不如再摆些王希哲的观点,供没见过真的政治的人学习吧:“中共作为传统的无产阶级政党,它的高中级干部也不是完全没有人留存了一些天良。重庆就曾出动武警为农民工讨薪。这恐怕就是一些右派精英憎恶诋毁薄的重要阶级原因。薄还敢于在重庆惩罚国际资本巨头。但中共却把今日多少还代表了一些自己阶级性质的干部无期徒刑送进了监狱。天地是非完全颠倒。”“资本主义经济条件下的左翼共产党执政,有利民主社会主义政策与右翼资本主义政策的左右平衡,也就有利社会各阶级利益的平衡和社会稳定。但这个共产党的中央必须是左翼不能是右翼,更不能是共产党其名的权贵大资本右翼(政治局成员必须带头公示自己家族财产)。否则,它必是法西斯专政。”

24日熊雄的《人类基因信息与健康》课不错,这节课上的是基因与酒文化,老师教了我们很多受用的生活常识,如酒醉后要吐,不能趴着睡。不要吃夜宵,晚上胃空好。最好不要晚上跑步。男生最好喝牛奶,豆浆里雌性激素多等。老师很懂传统文化,还向我们介绍了《易经》、算卦等知识。25日和杜向杰到西院图书馆借书,我借了两本C#相关的书,他借的是C++。26日和蹭老梁的音乐鉴赏课,老师向我们讲了《梁祝》创作的故事。27日折腾E信,成功实现WIFI发出,和小黄各用各的宽带。

收集了一篇孔庆东被删的微博:【华尔街日报去年:中国债务超过GDP200%,达100万亿】如此巨量债务是怎样形成的?一是政府向老百姓借钱转手借给了美欧日等西方国家;二是官僚把老百姓的钱借给了富豪;三是官僚富豪把老百姓未来财富变现装入个人腰包;四是通过天价房等逼迫老百姓借债。总之,上届政府在下台之前已经把国家财富腾光了!

28日反正有些伤心。下午毛概课和烨聊人生的意义,他说人的选择是无意义的。晚上电脑再次蓝屏,检测的原因如下:

这等于硬件、软件的问题都有可能。唉,不作死就不会死,早知不乱改装笔记本了。晚上有人推销电信10M宽带,交了50元试用。

3月到,第一天试用电信宽带就觉不爽,果断退的节奏。看传媒人苏见说:“尊敬的习近平组长,在您挂帅网络安全工作之时,本人谨以部分网友名义,恳请您潜水于新浪微博,较客观了解真实的舆情,并向您推荐几个言论大V:@于建嵘、@任志强、@潘石屹、@李承鹏、@袁腾飞、@茅于轼、@摘星手010、@段郎说事、@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等。【注意向微博管理层索要他们的删帖】”还补充道:“本贴发出至今十小时里,管理方一直反复的折腾:评论清零并关掉转发查看;又开、再关……真会玩花活!可大家知道,这些人可是管理方平时强行加关注的!”

看了温立三《土城客》中《燕园的夏夜》,情真意切,有一种独特的风格,像小夜曲,随手摘些:

  燕园的夜晚是自由的,谁都无权规定,你必须在哪里,不准去哪里。深夜校园的大小道路上总有走来走去的年轻人,他们边走边齐声高唱,保安决不会去干涉。那年头的保安都害怕学生。   ……   在勺园通往未名湖的那几片绿草地上,初夏时节的青草长得郁郁葱葱,高及腿肚。平时,校方是不禁止学生进入草坪坐卧聊天的,晚上,大家都三五成群地围坐在草丛中聊天歌唱,有的还带了啤酒饮料开怀畅饮。在那些情窦初开的年轻人中间,总有那么一两对,或者是恋人,或者是相互仰慕者,或者是单相思者,他们都恨这初夏的夜晚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   初夏燕园里最美的夜景是在教室里。华灯初上,年轻人们三三两两,有的骑车,有的步行,有的男女朋友相依相拥着,来到灯火通明的教学楼里上晚自习。在图书馆自习室里,有的书包和书本长年坚守同一个位置而决不沦陷。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经过一晚的紧张学习之后,沿着学校的主干道往宿舍走,习习晚风拂过脸庞、头发,心头产生丰收后的喜悦与充实。   曾经的宁静离我越来越远,但好在心里还一直珍藏着那一份宁静,它成了我抵抗屋外喧哗的镇静剂。就像今晚。于是,我收回思绪,回到书房,拧亮台灯,继续我的夜读。

因电信10M试用与安装的事,接了几个无聊的电话。发觉和别人扯皮也很有意思,可见识到人类的愚蠢与聪明,狡诈与邪恶。以后再也不会和校园的电信打交道了,就当这月又增添一项愤怒的缘由。反正也不差这一件,大不了摔得更碎。想到杜与骗水卡钱的家伙死磕,以及他告诉我的与高中老师叫板的事,由衷佩服!

于是办了联通10M宽带,350元,还“送”了张电话卡。很顺利,没有繁琐的步骤,效率也高。然而到了宿舍楼门口楼管却不给装机人员进,说是有规定。哼,如果一个体制无法给人带来方便,再高级的益处,也让人憎恶。想到李敖说的:“神牛出现了,为人民服务 1000 年,人民笑口常开,人民说:「我活 了1000 年」;神马出现了,为人民服务 1000年,人民笑口常开,人民说:「我活 了1000 年」;X X 党出现了,为人民服务 1000 年,人民不茍言笑又破涕为笑,终于说:「谢谢你服务 1000 年, 1000 年后,我想自己再活1000 年。」”

……

我终于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在这充满无限的未知的夜,聆听到不悦耳的声音,反倒有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