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到自己在睡觉。这是多么令人懊恼的事,为何如此徒然地白白绕一遭?

本来的花,是可芳香四溢的,尽管芳香也是为了吸引动物好让自己繁衍生息,尽管她也知道被吸引的动物、小虫未必真能带给她确切的传播。

但是花是无语的。她忍受着大自然的规律,在不抱希望的同时却也有希望。自然赠予的结局虽然不至于令她漫山遍野,但足以点缀一点荒凉了。

走过的动物没有看花一眼——它有它的目的地。这也是花所兴奋的未知。旅途本为了终点,因为害怕最终的失望,所以姑且把沿途的景当作寻觅的宝,收集的东西多多少少也能当作最终的陪衬……

我醒了,但并不惊奇。因为她本来就没有额外的希望,所溢出的芳香只是把徒劳发挥到了极点罢——也倒赤条条了。

……

我摘了一株花最艳丽的种在了盆里,放在了阳台。本来想选最香的,可惜我闻不到。我向阳台外望去,试图欣赏整个城市的风景,房屋、行人、树木……还有芳香的她。

然而我终于不能看清一切,仿佛空气冻结成带雾的玻璃。或许因为景色迷蒙,或许因我眼色迷离。但无论如何我都不愿看阳台的艳丽的花了。

我冲出大门,试图逼近风景,冲破虚幻与现实的界限。但是如鬼压床一般还是无处可逃,没有力量醒回现实世界。

最终还是要起床的,但花不再芳香了,我再也回不到这个梦里了,我永久地失去了一次爱护最香之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