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Aldnoah Zero》(以下简称AZ)完结,结局有些出乎意料,但吃惊之余,听说还有第二季,剧情的合理不合理,我想我还是不做过多的解读了,以免自打脸——大家也知道老虚的尿性。其中一句伊奈帆的台词让我有些想法:“战争只是国家间交涉的手段,恨与不恨战争都会发生。迫切想获取领土、资源、利益,战争会以思想、宗教、自尊为目的打响,所以,只要这目的完成,战争就会结束。或者,死人数超过利益回报时,战争就会结束。愤怒与憎恨,只是获取战争中优势的手段。”既然不想作全篇的影评,那就以此展开谈谈自己的思考吧,在这方面,有些话已经憋得很久了。

AZ虽然讲的是地球与火星(Aldnoah文明)之间的战争,各种高科技酷炫的机战设定使其披上了科幻的外衣,但我更愿理解它为一部政治思考片。正如《三体》、《时间规划局》,利用科幻这个平台,可以把一些无聊的、枯燥的、索然无味的政治宣传讲得活灵活现,或者表现些现实中由于多方面考虑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极端情况而不会显得“政治不正确”。

地球落后但资源富饶,环境美好,火星强大但物质贫瘠,生态恶劣。这样的对比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中国与日本。伊奈帆的那句话说轻一点就是对战争本质的道出,说重一点我们不妨理解为军国主义的野心。火星(日本)就是要占领地球(中国)获得土地、资源、能源,只有如此才能让火星(日本)国民子孙万代过得更好,什么共荣、民主、和平、价值观、优劣论都是骗人的鬼话。站在火星(日本)的立场上,或者说交换地球(中国)与火星(日本)的处境,站在此时地球(中国)的立场上,我们真的能说这种军国主义思维是错误的吗?或者我们还是可以批判军国主义是错的,但是要往哪个角度去批判?说日本本来就在一块小岛上,所以不应入侵其他国家,那历史上各国的暴力领土扩张如何解释?说不应有仇外主义,不能宣扬自我民族优越,那么“逆向种族主义”越多越好?说不能谋求国际地位、掠夺后的利益,应该清心寡欲、安贫乐道,那么社会就安定了,世界就和平了?

因此我又有些反感诸如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儒家、道家这些提倡禁欲的宗教或思想流派,包括极端的共产主义。事实告诉我们,生长在人类骨子里的对财富和物质的追求不会停止,奢侈也是对人能力的肯定,鼓吹安贫乐道者真愿意把钱给你么?禁欲者们或许更多的只是不愿意触及自己能力的上限,以换来竞争不过别人的悲哀。物质上不满足,精神上谈何满足?无需用马斯洛精神层次理论作注解,每个人生活的经历足以雄辩这个主张。而当今清教徒似的禁欲主义在各国都有市场,政府也在宣传,当然我们不能否定政府这样做的意义,宣传总要面向更高层次的精神文明,宣传的也往往是极端的理想,以促进人们不至于停留在现有的追求。换句话说,总不能天天号召“物欲横流”吧?低俗无需号召,人们被生活逼到某种情况下自然会向更低的层次追求。从这个方面说,我们不能以此批判政府宣传的虚假,同理否定雷锋、怀疑一切做好事的人的动机都是不明智的,说得难听些,人们暗地里罪恶的自私但表面阿弥陀佛正是体现了对无私、禁欲、低追求的宣传的正确性。就算你本性的自私,别人无私做好事在你看来就是傻逼,那么你为何还不鼓励这种风气的盛行呢?这样的眼光,也太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了吧。当然一切物欲横流、拜金主义最终目的是为了利己,过度的物欲反倒会违背初衷。生活的经验发现在一定群体中,如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等圈子,不利己反而能让自己更方便的得更好生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里我引用这句谚语都不好意思,但是以集体为本位,利己的效率必然会提高,世界上从来没有那个故事会告诉你集体比个人的力量还小。进一步的,可以往大了说——国家层面的利己(国)团队。

从历史上看,特别是近几个世纪的人类斗争,斗争的目标无非是争取民族独立、种族和平、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等一系列关于人人平等的东西。鲁迅说革命是并非教人死而是教人活的,然而事与愿违,反反复复的奋斗中,换来的不是人口的增加,而是人口的减少。我们应当而且必须对那些为了试图使人类超越“丛林法则”而付出极大代价牺牲的人们报以崇高的敬意与深切的缅怀,我们现有的一切是先辈们吃了几辈子苦换来的。但结果我们不得不遗憾地说,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阶级与阶级间的矛盾,人类社会结构的本质不合理并没有真正动摇。

以上观点对不对?从无产阶级的立场来说这些理念是消极的,否认被剥削阶级对资本、秩序、强权的反抗的可能性。我承认这些想法站不住道德制高点。记得我都高中时的政治课本里说“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我不了解国外的政治课或类似讲解基本政治原理的课会不会有这样的人民史观,或者这只是共产党的观点。我认为作为劳苦大众真反抗不了什么,更别说创造啥历史了。除非人民能有特别有远见的极为深刻的能照顾到一个国家一个团体科教文卫方方面面的领袖带领,否则你说人民能创造历史,他们自己都不信。但人民并非一无是处,一个民族能创造多少伟大的历史,首先是民族精英的贡献,但这样的贡献是“点”的贡献。不同民族的人种智商不同,但绝不会差一个数量级,而各个民族的精英,智商几乎是没有差别的。那么问题来了,民族或国家构成的整体,既然精英的水平都差不多,那国家间比什么呢?我认为是在比人民,比人民的烂,比哪个国家的人渣少,比哪个国家的好吃懒做的人少。只有全体高素质人民的“面”的贡献,国家的负担越来越少,进步的速度才越来越快。英明领袖的带领其根本在于促进了整个民族的平均素质提高。

对于中国,我还是报以乐观态度的,尽管我们常能看到一些对比中外游客素质、反思中国国民性,最后得出结论中国人素质低的文章论著。我们先不论这些文章有多少真实多少夸张的成分,但这些都是“小素质”,国与国之间比的是“大素质”,比的是是否有想通过投票把大国拆成小国的民主神人,是否有能把国民培育成一百以内加减需要用计算器的素质教育,是否有认为人权高于主权的政治宣传。从这些角度说,中国的情况还算乐观。都说共产党洗脑教育,但实际情况是中学大学的政治老师的教学水平足以把洗脑洗成了反作用,但留下来的丁点的说烂了的话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决定意识”等足以使大陆人民的政治觉悟远远甩湾湾、港灿和外国人了。所以我们还得感谢五千多年的华夏文明,感谢孔子、孟子、商鞅、孙武、韩非子……文武结合,德法结合,换得了一个人口素质较高的中华民族。此外还得感谢中国的多人口,因为不可避免的也会有大量低素质的人,但在更大数量的高素质人口下,也就显得微不足道。

中国有了较高的人口素质,比中国有更高的人口素质的民族有吗?有,如犹太民族,但数量比中国少,更关键的是他们没有组成自己的国家。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独特的统治世界的形式,如托拉斯集团,很多跨国金融大鳄据说是犹太裔;如传说中的共济会,具体真相如何,是阴谋论还是确有其事,我涉猎很浅,无法说出个所以来。有素质有土地有资源,满足这三个条件的国家不多。说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估计没什么争议,那么中国算世界第几强大的国家呢?这个问题争议就大了,有人说中国GDP都世界第二了,自然排第二;有人说中国虽大,平均下来就倒数了,还是发展中国家;更有极端者认为中国不如印度、利比亚民主,“中国成最大输家”。这些说法都是在某种语境下的措辞,我也从一个“可能性”的角度定义中国的地位:中国是最有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老大的国家。除去之前列举的一些条件,从科技的角度说,当今世界的尖端科技,不再是农业文明时期的尖端科技了,一个方便的劳作工具,只要自己买了一个拆了基本就能复制;同时也不是工业革命时代的器件,物理化学原理都是公开的,关键是你要有制作工艺,所以工业时代产品的质量往往可量化到精度或数值上来,如“你的发动机比他的耗油2倍”、“他的机器能举起100顿物品,你的只能举起80顿物品”。到了信息工业时代,技术的专一性比任何时代都高,况且信息技术的发展必然伴随其他工业的发展。举例武器的进步,现在的武器不再是从前小米加步枪,无论是火箭、激光、战机还是洲际导弹,都离不开计算机与材料。武器的不断趋于先进,只有依赖于计算机的不断智能和材料潜能的不断挖掘。当计算机性能与材料性能挖掘到一定程度后,中等工业水平的国家想要在制造上赶上顶尖工艺几乎是不可能的。当你的技术与别人差100年以上,怎么追?一代人吃几辈子苦就追上了?技术的发展趋势是不断专制,你没有相应的值得对方获取的天顶星级别的技术,别人不会给你机会。

在武器上跟不上发展,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作后盾,国家的建设就不安全,那么就永远失去了成为一流国家的可能,最多成为富而不强,无法左右世界局势的二流国家,所以回到了AZ里伊奈帆的那句话。因为地球资源是有限的,让世界上60亿人都过上美国人物资富裕、环境优美的日子从客观条件上说是不可能的,无论各国的理念多么美好,平等、自由、人权、共同富裕、解放全人类……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之下,共产主义、人人平等的梦想还遥遥无期,人类至今没有找到一条能使全人类都和谐的道路,各国各族的斗争还会继续。

斗争的混乱会使人类陷入如霍布斯所说的“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中,因此世界需要一种秩序。而当今世界美国所主导的霸权主义秩序无疑是值得借鉴的,它所展现的形式就是“国家层面的利己团队”运作的最佳典范。美国在二战之后用军事、经济手段侵略他国,干涉他国无数,通过战争把国内矛盾转移从而达到内部稳定的目的。表面上的各种主义之争、意识形态之争,其本质都是国家利益之争。通过这种军事、经济、文化的全方位霸权主义使国家利益最大化,对于内部的每一位美国人也是受益的。有人也许会觉得美国也有穷人屌丝,但美国屌丝能跑到外国泡好几个妞,正是得益于美国的强大,是靠无数霸权撑起之后的小福利。这种损人利己的帝国主义不得不承是有效的,至少能让能让美国人自己过好,但是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得人心,这种支配方式需要极大的财力人力物力,前几日奥巴马在纽约发表感叹:“感觉这世界好像转得太快,快到没人管得住它。”有人批评说问题不是地球转得太快,而是奥巴马出尔反尔太无能。话语中让人感受到的力不从心,暗示了这种秩序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假如中国成为了世界老大,那么领导这个世界的秩序能有什么选择?是彻底否定霸权的帝国主义,建立民主自由、人人平等的新世界,还是维持原样,只不过美帝变成了中帝?前面早说了人人平等的理想达不到,不现实,后者则有前车之鉴,不可取。我觉得,我们能做的无非是比现在的美国好一点:美国与别人做生意的时候用大炮威胁,我们老老实实做生意;美国给穷国家的援助时外加一系列附加条件,我们则援助时没有附加条件;美国维护世界充当世界警察用尽各种武力斗争,我们能不发动战争尽量不发动……这已经算是为人类开辟新道路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贡献了。

说了这么多,好像人类的理想幻灭了,但我认为以上设想的“退一步”的帝国主义仍是一种与人为善、合作共赢的“王道”秩序。“王道”是中国古代儒家倡导的一种以仁义治天下的政策,这种思想使中华文明在两千年历史进程中领先世界,“战胜于朝廷”,并被周围国家所承认、模仿,无疑是很成功的。由此可见王道所倡导的天下大同与帝国主义的霸道横行水火不容,中国若想长久,坚持王道还是唯一的出路。但王道也是一种人类的理想,在“大争之世”不能大行于世,往往要等到仗打完了,国家政权稳定了,天下太平之后仁义之道才能在社会铺开。当今世界是正真覆盖了全球的世界,地球上没有一块土地是无主的,失败的一方再也没有退路,因此现在也是人类斗争最激烈的“大争之世”。既然在“大争之世”帝国霸权容易大行于世,中国难道要放弃最好的选择?可惜霸权主义中国人在春秋战国时期都玩熟了,各国的短命与之后大秦帝国的衰落,加上美帝现在的无力,中国人乃至全人类都意识到此路不通,中国再搞霸权必死无疑。

王道之难行,帝国之崩溃,因此我提出“王道帝国主义”,以便适应当今世界局势。我们必须把眼光放开,王道与帝国也是能结合的。要发展王道,帝国主义的开辟要成为前提。利益是拼来的,你不争老大就丧失了主导权。争取到了霸权才能大施“和平主义道路”,这样的霸权不是与豺狼为伍,相反恰恰是让王道大行于世,人类更接近理想。尽管这种说法有些矛盾,有些两边都不讨好,有些让人类的理想打了折扣,但起码给了理想不至于“幻灭”的希望。

最近在中国可能常听到一句话:“……要深化改革。”几乎各个领域都在唱。说得更直白些就是要折腾,老路走腻了,要走新路。世界一直在发展,但都没发展到解决资源短缺、人口暴增的地步。因此折腾也是有风险的,总不能把原本看好的经济折腾到崩溃吧,总不能把原本稳定的国家折腾到四分五裂吧。所以我所提出的“王道帝国主义”道路也只是对未来中国想走的新路提出一个思路罢了。相比其它的新路,至少“王道帝国主义”还是很现实的,稳定的,折腾少的,能换来人类和谐的。

我在网上也看到其他网友评AZ,也提到了其中的战争观。对比现在的日本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高歌勇进,AZ能直白地点明战争本质,而且还是借站在弱势的一方把话说出,描写的重点也偏向地球一方,我更愿意把这部作品理解为战争反思片,表达出了作者对军国主义的怀疑立场。但话说得丑一点,考虑国家利己团队,考虑中国现在所处的地位,说话还是要留点余地。中国领土该不该扩张?在现有世界的格局之下,国家领土的大规模变动基本不可能,但更高层次的更隐蔽的殖民手段中国难道不做?凭什么中国人吃苦耐劳还要自己搞计划生育、控制资源。让那些野蛮落后、死皮赖脸的人一窝子崽子随便生呢。这些话过于极端种族主义了,但也不能强大的中国先阉自己吧。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是切身体会到社会的不公不平等,没钱、没房、没车、没美女。用黑社会的眼界看问题就是老子势力范围不够大,控制的资源不够多。全世界还没充分调用的资源、人力、物力还很广阔,若中帝能全盘把握利用,那么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扩张的中帝能解决什么问题?嫌找不到工作,世界大到连一个一百以内加减要用计算器的人都会有人用;嫌缺钱,随便到一个逗逼国家就能奴役一帮人当老板;嫌环境不好,全世界风景名胜随你逛;嫌没美女,轻松抱着几个洋妞添大腿。社会分配的不合理不如走出去拿资源,这更关乎全体中国人的利益。中国人难道不要这些利益吗?所以有时候批判“军国主义”真的很无奈,一腔无私当然容易把话说圆,但一旦想多了,又是自打脸,以前我不知道如何做到既能维护利益又能批判“军国主义”,现在我可以说“王道帝国主义”,没有杀戮,但也没非常平等,越努力就占得越多呗。

儒家精神和共产主义,由于其无私的要求、圣贤的约束,在社会广泛普及的力量是有限的;而共产党的革命拼搏精神在当今稍富足的社会也很难表现得出众。这都是不争的事实,说不定更关乎中国人利益的“王道帝国主义”比这些理念更具凝聚力。中国作为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文化大国,为人类所开辟的道路不可能是乌托邦,也不会让过于霸权的帝国主义来主导。但除纯粹的无私外,任何打折扣的的“王道”都是相对而言的王道。人类制度的好坏常常纵向对比,当一个更好一点的“帝国主义”出现,那么这个帝国主义就是就是新的“王道帝国主义”。所以中国王道帝国主义的发展应不断趋于王道而不是霸道,否则也会如霸权主义一样重蹈覆辙。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制度的合理性,既然无法避免人类世界的丛林法则,那么人类的竞争趋向与越努力越和善越收获越成功,已算是不错了。

以上都是站在中国的立场上讲的,至于外国走王道帝国主义该如何,不知道。以上讲的也是对外的,国内呢,崇尚传统文化的人支持吗,崇尚西方制度的人支持吗,崇尚马列主义的人支持吗?怎么协调各种价值观,也不知道。道路的完善是复杂的,道路的创新也需要洞悉人类的未来,时时刻刻纠正错的。无论是传统文化、社会主义、西方民主还是封建制度、专制制度、共济会,我觉得都值得参考与借鉴,以融入新的秩序中。突然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话“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共产党的政策”,主席的思想,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