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3年9月24日,已过中秋五天,武汉阴有小雨,气温至此翻冷。

16日晚,上影视鉴赏课,放的是汤姆·提克威的《罗拉快跑》,电影之前已阅,我也早就其艺术表达上的精彩有所赞赏。恰好老杜考C语言二级,偏偏抽到了没看多少的文件操作,我开玩笑说,就像《罗拉快跑》,要是多发呆一秒才抽题,可能就不是这结果啦。

晚上得知自己英语4级报名没到要求,看来自己得下学期才能考试了,虽然有些愤怒,打乱了计划,但也不悲伤。

翌日班里有同学因小事闹矛盾,自己在群里看了剧本,了解后觉得不应该,放学后倾听了主事者的想法,安慰了几句。第二天中午集合,辅导员交待了中秋放假的相关事宜,班长还给每人发了月饼,不过都是豆沙的。晚上和同学玩斗地主,赢了不少。19日聚餐,只觉武昌鱼好吃,回到宿舍本来又打算玩斗地主,看到同学玩三国杀,自己也来学,还赢了一盘。从邹逸那拿了俩月饼,其中一个椰蓉的好吃。但是自己身体又生伤。

睡觉时想,中秋节已过,谢谢今夜的月亮,使人心思不乱。

21日向杰说:奇葩天天有,今晚特别多。说的是我出的一轮牌。

晚上我转载微博:只有长得帅的才能叫做“学长”,其他的都只能称为“高二的”、“高三的”、“大二的”、“大三的”、“大四的”……明何夕夏说:“快叫我学长!”

22日英语课又被坑,为什么老师总找我折腾!但转眼想,可能也是幸运。这不,23日电路课老师谈到了成熟,真正成熟了,更希望能与老师互动,这才能学到更多知识。晚上做梦,梦到了唐无缘被老师骂了,而我只能是旁观者,无力、胆怯、不愿承认,距离无数的远,自己的臆想吧。

而今天,从早晨起来,又经历了一次只属于我的苦楚。心情总不能不背包袱,超然待物……

小时候我的字写得很差,被毛老师推荐到书法家李老师那学书法。四年级学,到初二止。虽然之后自己零零碎碎地也“舞”几笔,但那已不可称作“练”了。高中繁忙,更无暇兼顾;至于现在,书法章法早已忘光,提笔热情丧失殆尽。但我还记得练书法时写的最多的是《岳阳楼记》,当时还不会文言,日日写,天天练,竟也将它背熟。

《岳阳楼记》中我最喜欢也最难做到的一句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回想这几天所见所闻,所做所感,自己离成熟还很远,离孔夫子的“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更是路漫漫而修远。或许自己能在某天,喜怒哀乐不流露在脸上,悲欢哭乐不纠结于心里,成熟才勉强及格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