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总是越走越窄,社会的不公是显而易见的,有时歧视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甚至就在自己身上。本有强烈的爱国情怀,却因自己的梦想难以实现,进而在生活的奔波中与高尚品质和深刻思想远离。有时我甚想,街头的一家洗车店里的女工或许对社会的是非辩得更清,一名剃头匠或许心中那份民族不屈的骨气比文人学者来得更强,一位出租车司机对人间善美的理解比媒体专家来得更深。

人的思想境界常要因自己所处的职业、地位、阶级而改变,人活着只为那不断降低的目标而奋斗,一切思想的深刻或年少的激情,无论怎样终将向社会投降,这是一种怎样的哀痛。每看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不是恨变坏的祥子,也同情不起他,心里只剩沉重,只觉社会不给人应有的品格。守护心中那高洁的一面,只怕生活会逼死自己,与社会同流合污,丧失了真我,也等于逼死了自己。自杀,没这勇气,抛不开内心那苟活的一面,当然也不能要求人人能像屈原,但就算欣赏苏轼,也不能挂苏轼的乐观来苟活。怨社会有人说你内心不强大,怨自己有人说你心理素质差,怨他人有人说你不会先找自己原因。在严峻的社会逼迫下,一切高尚的品格只是无聊消遣时的把戏。鲁迅先生从旧社会看出“吃人”二字,新社会依旧,只不过“吃人”的手法更为高明,使你被卖了还为卖你的人高兴数钱。

在幼儿园,尽管自己不知什么是科学家,但这是自己知道的唯一一个最高尚伟大职业的名称,于是自己的梦想是当科学家。到了小学,知道了科学家大体是搞什么的,依着孩子好奇的天性梦想当科学家以做好玩的事也理所当然。在初中,则对科学家是搞什么的更加了解,知道为科学家献身的苦于痛,再加上社会灌输人生中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要追求的观念,对科学家则只存敬仰,自己的梦想变为追求金钱与其它“美好”。到了高中,更通达社会之理,或许理解了科学家的伟大,科学家对国家的意义也把握更清,但自己却因成绩决定了与科学家无缘,于是自己的梦想追求就更低了,人生的境界也就退到了冯友兰所说的最低层。

人生追求的变化从对“科学家”向往程度的变化中可见一斑,社会的悲哀也就暴露无遗了,如果就中国前30年还培养过主人翁,改革开放后,培养的则尽是打工仔。然而 今天,竟变成连做打工仔都不得的时代,无数大学生要面对各种就业难的问题。教育的局限不但使人越走越窄,更使国家 越走越窄。改革发展了经济,改善了物质生活,某种程度上也算改善了精神生活,但教育为何越改越差呢?无数为国为民,有远大理想的青年,只因自己不符合国家人才标准,竟成社会边缘人物。有良知者用自己方式为国家奔波,无良心者则卖国卖民,充当汉奸,把对政府的不满转变成对自己民族的不满,损害民族利益。其实细想,这也无奈,当人们深深拥护自己的政府时,政府却连衣食都无法保证人人都吃上穿上。人民要把自己当做狗一样工作才能换取丁点报酬,纵使敌国不好,纵使自己也讨厌敌国那冷漠的社会,残酷的竞争环境,但比起国内遭受同样残酷的压力,在敌国却能拥有更多的受益。同样是教育,纵使你思想深刻,能认识到国外教育也有缺点,国内教育也不是一无是处,但同样是学生,在国内朝六晚十二的学习奋斗,却终究换不到喂自己饱,同样是青春,在国内将自己的青春作为别人教育的实验,最终也混不到好。既然这样,那宁愿在国外过属于自己的青春,就算结果不好,但也无怨无悔。人的思想境界在生存压迫下的降低也就一览无余了。

尽管我对白岩松的很多观点不认同,但对于他讲的关于幸福的一些言论却是赞同的。他说幸福要在三个方面满足:物质、情感、精神。只有这三方面都感到幸福,才是真的幸福。的确,正如我之前所说,没有物质,连做人基本良知都可丧失,那来幸福?无情感,无精神支柱,自然无培养幸福的土地,哪还有机会等到幸福开花?而当今,社会对个人精神的关爱太少了,人人都感觉自己只是工具,只是为别人活着,奋斗得迷茫,幸福遥不可及。学无用的知识只为不让老师父母生气,逼自己学完全无兴趣的东西只为了给老师父母留下好印象,选专业不是因爱好,只为更好的工作,更多的钱,更大的脸面。拼命放弃能力投入学习也只为老师家人的虚荣或自己不挨骂……在不关注个人幸福的时代,每个人都是少数阴谋者的棋子。而我们却不得不适应这个规则,于是说话虚伪,好让大家满意;装正常的人生,好让大家不异眼看己;自己的幸福追求不向外人表露,好让大家不对你群起而攻之。自己活在这厌恶的世界却用瞒和骗继续抹黑世界以让他人再受害。自己也在吃人,只为规则不变……

其实换角度想,你为别人活着的同时别人也在为你活着,虽然谁都不爽,但谁又有勇气去打破这铁屋子呢?反正就是这样,一说便是你的错。就算在伪民主的旗下有给你说的自由,但规则能为你而改变么?所以不得不认同村上春树的那番话,尽管自己抱有无限的无奈:

  不管喜欢与否,我们已置身于1Q84年。空气变了,风景变了,规则也变了。我们必须尽快适应这个带问号的世界。像被放进陌生森林中的动物,为了生存,我们必须尽快了解并顺应1Q84的规则。

我多么希望现实也有小小人,也有空气蛹,也有两个月亮,尽管有的结果不一定好,但至少能为自己构造独特的路,就算路并不美。然而现实终究是现实,一切巧合在电影中看得兴奋在现实中吓得丢魂,一切幻想在电影中美好感动在现实中幼稚傻B。一切人生的十字路口在电影中总能正确选择在现实中却连正在走的路都看得模糊。若现实是电影,无需编剧,自然曲折,无需观众,都是演员。这就是现实,路不但模糊而且仅有有限的选择。

于是路的构想就见得迂腐了。自己构建的路在走的过程中终会模糊消失,到头来还是要选已被社会规定的为数不多的几条黑道、白道、红道、绿道。或许你的光芒盖过了路的颜色,人生辉煌;或许路的颜色压抑了你的本色,人生失意。盖住自己的个性,成功的路也不是自己喜欢的颜色,辉煌的人生也抓不住幸福。再光彩艳丽的路,比不上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