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常道。忙不忙,闲过而已。

是六号到的家,到家后过的什么日子,已经模糊不清,反正记得购了物,因为九日收到了森海耳机CX200。当时打特价,便宜了一百,顺便买了个U盘,就当原价299买的耳机,附送了个U盘罢。音质让我大失所望,低音不明显,那种震撼感没了,高音刺耳。

浑浑噩噩不知自己在干什么,下一次键盘再敲,已到15号。小米手机的贴膜失败让我放弃了要膜,手机是我的物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何必要成物质的奴隶?新旧更迭的过程或者也就是玩物丧志的标志吧。冯唐有过这么一说:玩物丧志可能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那个志,无非是点名利权色的话,那还不如玩物呢。一电话声响起,原来《我的路》6、7部,《哑舍3》到了,发到微博炫耀了下,稼轩说:灿若繁星我要看!

晚上陆陆续续看完张宏良中美对话清单,每条微博一对话,不知现在还集得齐否,也可能后世考证从来没出现。在网上看到文章《习近平:改革开放应该让全国人民群众说了算!》,随后发到了异想网摘。今天够忙的,难怪想到写日记,还预定了极路由。

16日小米耳机到了。这回低音轰头了,但是却又不爽了,还是CX200那种调舒畅,清扬。突然想到几个词语:求法忘躯、栖志心宗、潜心内典。这些词不属于我,写不到我的文中,也是我离境界太远,勾不着理。

最近听闻空姐被iPhone电死的新闻,对她的逝世惋惜。我的观点是要理性地去看待手机充电的安全问题,还有用好的充电器,乱怪手机不服人。

晚上看了《杀戒》,没思索,马上读孔庆东《杀戒为谁开?》,思考无限。

17日无所事事,豆瓣乱翻,翻到《电波系彼女》,喜欢她那拍得有种意识流的味道,导演是曾拍过《妖精的旋律》的神户守,他拍此片正好合适。

18号在南城百货购物,抽奖中了一提卷纸。妈妈收到了学校寄来的成绩单,我没有不及格的,有些科目考的还不错,但是我的一位朋友数据结构挂科了,自己不好说什么,怎么想都觉自己会虚伪,还是安安静静由他自己静会吧。19日b站看RWBY,使我彻底改变了对美漫的印象……

我的生活也像《猫物语:白》那般跳章节,直接到21日。继续追钢炼03版,不知回家后某一天钢炼开了个头,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被吸引,越来越好看!网上有了《魔法少女小圆剧场版》的偷跑版,这故事作为剧场版也不错,更显紧凑。而它的文件,使我第一次知道MP4也可以内嵌字幕。发现工具My MP4Box GUI可完美分离字幕。

22日波油来我家玩,帮他选了几款笔记本电脑,供他买时参考。还聊了些学校的事,练车的事,心事浩茫。看到篇文章,有句话说得好:不把信息当作知识,不把收藏当作学习,不把阅读当作思考,不把储存当作掌握。联想肖邦一句名言“聪明的人绝不等待机会,而是攫取机会,运用机会,征服机会,以机会为仆役。”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一直在思考:让人不知除非不做,这是我肯定的真理,但是做了,也告诉你了,能让你不信,方为艺术。

23日看到钢炼03版的30集,真是越来越精彩,世界观逐渐再开了。一狠心买了新鼠标罗技G300,不知什么时候到货,期望能好用。晚上微波炉大火加热7分半做出的排骨味道好。

24日心情错杂纠结,胡乱缠绕。钢炼03版看完,宏大,精良,我不想再用媚俗的词赞美精品,永恒的经典无需过度赞扬。

25日突然发现9日到货的U盘丢了,郁闷之极,之后不经意间的随手一翻,又找到了!得失造化,天机难解,人生也如此吧。

26日又接到一电话,原来买的罗技G300鼠标到了,是不是该反省这月网购太多了呢。使用了会儿,还不是太适应。中午吃的是手撕鸡,吃完妈妈教我腌制剑骨鱼,打算晚上吃,可姨妈叫我们去她家吃饭,看来只有明天才能享受美味了,不过晚上到姨妈家吃的肯定也不差。

27日晚到姨妈家吃饭,顺便在她家看了某炮16集,中午又吃手撕鸡,这回买的这家店做的味道不好。想到自己这几天零碎的时间都花在研究视频压制上了,不过,这应该不算虚度吧,再说其中还收获了快乐。

28日中午所有菜都是我做的,5分钟用微波炉蒸的剑骨鱼味道鲜美。看了司马南的一则微博: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是刻在石头上的鲜血写就的历史,现在我们的媒体竟然顺着美国的宣传口径,和着美国政治家的意愿,改口叫朝鲜战争了。“朝鲜战争”的叫法,旨在否认伟大抗美援朝战争的正义性,否认中国人民为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之后看了董路对“什刹海携9岁女儿练摊儿与执法者发生冲突”事件的评价,我觉得分析得最中肯。当一个问题出现时候,有些人当即就有了“自己的答案”,而有些人则是先没有答案,只是努力去寻找答案。

下午和老爸到联通营业厅办理了10M宽带,用的是话费套餐,900元。配的手机为华为G520,外观不错,对于用惯小米2的我来说,性能一般,给老爸用也凑合。在移动营业厅遇到了我的表哥宝宝,聊了会,他到移动营业厅卖手机大约有一个多月了。晚上杨叔叔请我全家到椿记烧鹅吃了回“简餐”,简餐不是不丰盛,而是清淡优雅,适合减肥,别有风味。

29号依旧闲,G300鼠标现在发现了它的好,支持板载内存,也就是配置可保存到鼠标自身,手感也慢慢适应,有着也舒适了。上午极路由到货,折腾了下,也没玩法了,毕竟路由这种东西还是稳定的好,除了设置时登录一次,以后几乎不会再动。不过也值得,长时间保持固件更新就是最好的售后,对于像我这样偶来折腾心的人,也会带来很多乐趣。“出国加速”是好东西,你懂的,“SSH设置”就有些多余了,没有本地客户端来得方便,切换不同服务器在路由中设置还是麻烦些。下午原本预约3点来装宽带,但是6点才到,说是为大客户装电话,VIP果然就是不同啊。吃晚饭,不知为何,心生怅然,觉得学校和家都不好,都想逃避,我平常常避过他人的眼神,但这不算真的逃避,逃真的逃避是不愿意做麻烦的事,所以很多某些性格的人就天然犯罪了。但一想这些又觉自己是神经病了——人的思想是有官方思想的。

30日陪波油和秦峰逛电脑城买电脑,中午波油有事要接同学,最后我和秦峰买回了电脑。和秦峰有6、7年没见面了,起初我还担心陌生,随口几句就热乎了。老朋友就是老朋友,真正的朋友,懂得说什么,懂得做什么,真朋友,不怕不联系。随后回到我家,我为他装机忙到晚上十点,甚是快乐。晚上看了孔老师一篇博:济南最近流传一首多年前的老诗,请专家看看到底是张宗昌写的还是韩复榘写的?《咏泰山》:“远看泰山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有朝一日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随后看了一篇跟帖:伟大的泰山巍峨高耸,厚重的根基撑起了浅薄的高层。如果有一日将乾坤颠倒,随之而来的一定是地裂山崩。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七月食瓜,八月断壶。这里的七月不是阳历的七月,但是何尝不流火?——还是照样食瓜的。七月果真是得以了闲过,我想说,曾经有过闲过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