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开樱花,樱花理工大也有,但在离南湖很远的东院,况且还不及武大的有名。9日早晨天色不错,打给武大的同学郭,说去看樱花,郭说好,但他在新世界百货,要我们去接他,我说好。陈也邀了他武大的同学一同前去。

到了武大门口,原先的大门已不存在。想到门被推倒之前的几个月我们刚见过,真有种见证历史的沧桑感,呵呵,但心头的怅惘感更多。樱花现在开得不多,而且大部分还是白色。我在影视作品里了解的樱花好像只有粉红,自己的亲眼所见加之同学的指点才知道樱花还分白花红花的。可惜白花先开,盛时才红,而那时来武大看樱花则要收费了。武大的樱花,本是日本人侵略中国时种的,应是耻辱的象征,但作为中国人,为何还有嬉笑的热忱?

自从买了小米2,折腾它成了一种乐趣,然而我更喜欢魅族的设计。于是小米加魅族的界面,则成了我手机唯一的搭配。赏完樱花回来,为自己手机找了一套最喜欢的主题。做加法永远比做减法美。小米的超强自定性,换魅族主题轻轻松松,反之魅族要想改为小米界面,用MIUI的特色,那就难了。

要说3月的国事,铁道部拆分算是最轰动的事件。作为一介屁民,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贴出网上高人的预测,心中则留下无可把握的悲哀。

@马霁明CN:【对铁路的预测】1.暂时提高职工工资,稳定人心;2.铁路票价短期内稳定,免遭诟病;3.铁路发展停滞,大造负面舆论,为大资本及外资控制铺路;4.资本进入国有资产低价贱卖,股市圈钱;5.大幅裁人,大批铁路工人下岗;6.事故频发,票价高涨,怨声在道;7.国家被迫高价回购,资本盆满钵满。

雾都骄子 说:(2013-03-10 14:32:07)中石油当初就是这么干的。第一步:减员增效。第二步:主副分离。第三步:海外上市。这三步一旦完成,外资就堂堂皇皇的进来了。企改、医改,房改,教改,让我看到了恐怖的未来,这次铁路改了,不知道我们下岗的和农民工还能不能坐得起火车?海路由美国人控制着,现在铁路在私有化,欧亚铁路拱手于人再让别人控制起来,中国就只有等死了。

3月13日在网上看到两会代表和委员的“惊奇”语录。一介屁民的我又陷入无语状态。晚上第一次在大学做电路实验,看到那“复杂”而又“高科技”仪表,自己真有种电工的感觉。

14日发表博文《Google Reader已死!》,为自己的网络生活的破坏而痛心,而更加痛心的是Google在我心中的信誉大降。一般来讲,用Google阅读器的用户何以说是Google最核心忠实的粉丝,不像普通用户,可能Google搜索好就用用,心中根本不关注用什么搜索引擎,但用Google阅读器的人,是真正爱Google这个牌子的人,也是对网络最熟悉的人,Google阅读器从某种意义上可说是Google的根,动了这群用户,Google可能就要受内伤了。但是同样是屁民,依旧只能无语,无语到仅能像为铁道部送终一样,对Google阅读器说一声,安息。

历史课上,老师说出了“金十亿”这个词,了不起!一堂历史课下来,愈发觉得老师的很多观点极具深刻性,不禁在微博里赞一句:“历史老师水平高!”

3月15日,有什么事呢?好像自己没啥事,但我知道每年3.15电视肯定会播出一部大片——《CCTV复仇记》。那些没投够广告费的,营收太猛让老大眼红的,静静等死吧。哈哈。

16日科技一把,转了Matrix67的一则物理问题:物理量的单位总是由基本单位(质量、长度、时间等)的幂相乘得来的。比如,能量的单位就是 1J = kg·m2·s-2 。为什么没有什么物理量,它是由基本单位通过更复杂的形式导出的?比如说,为何没有什么物理量,它的单位是 sin(kg)·log(m) ?

18日第一次上公选课《国际形势与国家战略》,老师幽默风趣,对民主的理解虽说不上深,但有意思。20日也是公选课,《中医药与保健》,名师楼一层,讲得还行。但是让我有些费解的是,一位中医专家竟说中医是伪科学,有些奇怪。

哦,三月还有一件大事,就是我想到了孔老师造的一则笑话:主席就姓习,总理就姓李,那主任就得姓任,书记就得姓纪啦?

19日看了何新委员3月6日下午小组会的发言提纲,题目为《我对国家未来既乐观又忧虑》,司马南的评论最精彩:“1、无畏演讲,但不欢迎记者(记者被请出)。2、此文仅为发言提纲,时间3月6日下午,在政协小组会上。3、黑白调子而非赞歌——【对国家未来既乐观又忧虑】。4、谈的都是一级问题。5、针对“阴谋论”作了一句话的解释。6、此文适宜收藏,20年之后回头再看。”我觉得这是一篇值得转的好文章,贴在了我的博客。

李敖微博里贴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人问艾森豪威尔(IKE) :「满屋子人人都抽烟,只你不抽,你有什么感想?」艾森豪威尔说:「感想是我有毅力,他们没有。」这个小故事, 影响了我一生。”我想,这个故事也会影响我现在,影响我将来。

26日开始看长篇动画《娜娜》,真够长的,有50集,再因我的时间也不充裕,所以直到现在还没看完。但我知道,这是第四部值得我写影评的动画。现在暂时不对它评价先。

今天我买的三本书到了——《大国空巢》、《统治世界1》、《统治世界2》。易富贤是中国反思计划生育第一人,我觉得只有看了他的书才有讨论计划生育的资格。何新是国内研究共济会的专家,他的这两本书将带你走进一个新世界。

27日偶然看到一则科普:【樱花原产中国而非日本】日本国内颇具权威的樱花专著《樱大鉴》明确记载,樱花原产中国,盛名于日本。樱花最初的痕迹出现于喜马拉雅山区,后传至日本。中国古典诗文中就可寻觅到樱花的芳踪。如白居易的“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大家可以放心地去武大赏樱花了。我的同学评论得好:“个人以为,不管樱花产于何国,赏花于爱国并不矛盾。”

29日我说:“做了好事都不喜欢人家夸自己是英雄素质。”在我的朋友里,能履行这句话的人,恐怕只有飘了,可能将来也如此。在高中时我曾做了些坑飘的事,现在想想,懊悔不已。然而有些道歉却说不出口,说出来只会显得自己虚伪——我太不懂表达感情了。晚上打电话给父母,向他们问好。父母仍然最唠叨于安全,我则更期望父母的健康,其实所有的期盼都有。

总之,三月就这么过了,这也是我第一篇月记,我的专业课程非常忙,不知下篇月记能否还准时?三月时间如飞,自己真有些迷茫不知所措了,不仅遭遇的事让我无语,缠绕在心间的苦楚,也只能用无言来对。我希望这是唯一让我无语的一个月,不希望继承到下月,不希望传承到将来。每当自己沉迷到空虚时,则希望自己能享受到那属于自己的真实的快乐,却更希望一切如同划过河面的风,只激起半点涟漪,于河底的平静无妨,于河流的激荡无碍,想让那世界有人和自己来属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