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月开头就是节,想到网上一段子:现在的00后都去过情人节了,剩下我们这些90后还嚷嚷着要过儿童节。不过六月还有一大节,就是能放假的节:端午节。端午端午,若因放假而记得,则早失去意义了。六月虽是考试月,中考体育,高中高考,大学期末考,于是又想到一神句:“人家高考的孩子都复习一年了,你们期末考试预习了吗?”不过正因到了考试月,除了高数英语等学分高的课程还没完外,小课该结的都结束了,也因此异想家才有时间冒篇半月谈,月记一写一大篇,还是日记周记半月谈来得悠然。

儿童节是星期六,于是宅起来看了一天《海猫鸣泣之时》,传说原著比《寒蝉》更深刻,但老实说,动画可真不咋地,人物塑造太夸张,真实感不足,不拍完的神剧本给观众感觉就是烂尾,没什么好辩驳的。不知在哪看到一句话:“地球之所以是圆的,是因为上帝想让那些走失或迷路的人重新相遇。”小清新的小话罢。

2日,网上终于可下小清新的大作:《言叶之庭》。新海诚不愧是用生命与艺术的执着在作画,每一帧画面截下来都可当壁纸。《言》标志着新海诚的动画又上了一台阶,缓疾交错的画面,写意般的叙事,情绪的喷涌与宣泄仿佛是在回应夏雨融化闷抑炎暑后那快意的清凉。我喜欢新海诚画的雨,画的天空,再加上那透明的伞。但我更想表达:言叶之庭,是女子练习坚强,男孩学会成长的地方。

晚上看了一篇让人内心无比沉痛的文章,我现在只想说的是::爱因斯坦曾经指出,蜜蜂灭绝是人类灭绝的标志。

3日《翠星之加尔刚蒂亚》更新,剧情逆转,老虚终于上线了。有网友做了张图回顾一下老虚写的剧本共性,很有意思。在Matrix67看了篇文章,一条定理也有意思:三角形的三个内角的角平分线一定交于一点,这个点就是三角形的内心,它到三角形三边的距离是相等的。但令人吃惊的结论是,经过内心的直线如果平分了三角形的面积,就一定平分了三角形的周长!呵呵,这么有意思的事为什么初中时我没想过呢,看来自己还没有形成对数学的敏锐。

4日体育考试,三步上篮进了三个。自己突然想做个社会调查,叫老文帮我我查一下蜜蜂开始大批死亡是不是谣言,以及京津大屠杀的资料。结果令我失望,但我还是要感谢老文,有精力陪我无聊。这件事,让我有写篇文章的冲动。在空间动态上看到北京同学发的中午的图片,不禁想起《原野》的台词:好黑的世界呀!

晚上看了染香的几条微博:

“【哪一个国家的政治异见者最幸福】答案是中国。在中国做政治异见者,可以随意造谣戏弄傻逼,可以成为公知在微博上呼风唤雨,可以获得外国资金捐助,可以获得外国大奖,还可以免签证去美国,这样的幸福时光全球无敌!如果在美国做政治异见者,要么被送进精神病院,要么突然遭遇车祸,要么突然患病死亡!在美国和政府处处作对,只有死路一条,没有第二种可能!所以,中国的政治异见者虽然嘴上说美国有多么好,但是却死活不肯移民到美国去,还是要赖在中国,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心里知道,美国远不如中国自由,尤其是美国的言论自由和性自由远不如中国。

“在北大万人大礼堂演讲,当我讲到文人的傲骨就是‘不自由毋宁死’时,台下掌声雷动。掌声停息后我问大家‘在座的同学有没有想死的?想死的请举手。’台下鸦雀无声无人举手。我说没有人想死,说明大家都生活在自由的国度中;而在所有的自由中,性自由是最高的,这方面美国远不如中国。台下再次掌声雷动!”

方舟子评论:“不自由毋宁死”是在面临要么自由要么死亡的两难时被逼做出的无奈选择,并不能用平时不想死来证明有自由,因为通常的情况是即使不自由也还不用被逼着做是否要死的选择。

6日中雨,感慨人心不可测。想到从前书法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我这个人就是别人来找我,我就和别人聊,也去找别人聊。你长时间不找我,我也长时间不找你,久而久之关系就淡了,也就失去联系了。”这是一种态度,我认同,但我记得父亲曾这样说过:“要与自己合不来的人也好,在单位我最不喜欢的人,过节了,我还是要为其发条短信。”无论怎样,自己心情都不爽,煲份鸡汤治疗一下:“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等几年你且看他。”晚上和龚一起去买水果,结果我们互相拿错了。傍晚发微博:明天考试好运!这既是祝愿明天高考的同学,也是祝愿明天要大物考试的自己。下流B给我看了他最近买的两本新书《无比芜杂的心绪》和《我所理解的生活》,韩寒此书大部分文章我在他博客看了。

七日高考,那就祝愿所有学子好好答题,心平气和,金榜题名吧!郭回忆说:“好像去年的现在我还在紧张的吃着桂林米粉!——三两的!”我说:“那天我吃面包。”“你也好喜欢吃米粉的,干嘛吃面包去了呀?”唉,我也想知道那天我发什么神经了啊,少了一餐米粉,亏,大,了!

中午一直在刷新闻等作文题目出来,虽然对高考学子们来说是挑战……对我们来说就是全民娱乐节目了,呵呵。有些幸灾乐祸了。看到湖北的作文题:

你注意到了吗?装鲜牛奶的容器一般是方盒子,装矿泉水的容器一般是圆瓶子,装酒的圆瓶子又一般放在方盒子里,方圆之间,各得其妙,古诗云:方圆虽异器,功用信具呈。人生也是如此,所谓:上善若水任方圆。以方圆为话题,根据此材料,题目自拟写作文。

由于我在此之前曾对同学提到了《牛奶可乐经济学》,阐述了自己对于方圆瓶子的看法。同学看到这一高考题目,大惊,兴奋,说我猜到了高考题。呵呵,其实没这么牛,只不过我喜欢议论些事,恰巧说到了而已。高考作文无非谈论的事物就是那些,一个人,世界观丰富了,什么都谈,你能说他什么都预测到了吗?

晚上考物理,7点到9点,不算难,也不简单,祝愿自己好运吧。考完在微博说:“年年高考后,全民聊高考,大多是胡说,少数是恶搞。”之后家良问我:“看了你微博状态,想听听你对高考看法。”我说:“高考就是考完试上大学。”家良想想:“好像也就这么简单。”

8日天淡淡的明朗,体育老师说可重测1500,我想自己再跑也如此,就不打算去了。下午七点数据结构考试,个人感觉还行。晚上突来兴致查了我三月考的计算机二级成绩,94分,爽哉。厦门的同学和我聊公交车爆炸案,他说他吓尿了,都不敢出门做车了。我说我也是。忧虑道:“假如我坐在公交车上,这么多人,玻璃窗又严密,连敲玻璃那个紧急锤子都没得。要是一下子起火了,我该怎么逃?”,之后忽然对“说到”与“说道”的用法产生了迷惑,百度了一下,看了篇自认为有道理文章,貌似自己能分清了。

后来看了王小东的评论:此人的出生年月被公安局错误地写晚了一年,致使到60岁办不了退休,上访则官僚主义无果,于是点燃公交,杀48人。我不知道按公公们的看法,这人是杀人罪犯还是反体制英雄?请公公们尽快拿个主意,我们好跟着说。陈水总的腾讯微博,坐等公公法律党的说法,他们没说法,我们就啥也不敢说。

九日由于英语没课,体育不想重测,等于整天无课,上午刷完了本学期的交互。下午阅读了一份小岗村真实现状的报告,忽然想看看孔庆东的那篇《王希哲的立场》,我之前快速通读了下发现自己没看懂,可惜现在再到东博书院翻,文章已被删,不过这也促成了一个机遇,自己Google到了一个孔庆东博客的镜像站,在那终于看到了这篇文章,可算有缘。

今天也是《进击的巨人》更新,偶然发现其中最里边的墙叫sina(新浪)。真是讽刺啊,我们都在新浪的墙内,而新浪是外国公司,自然中国被外国封锁,隐喻得妙哉!

10日心慌,必须要尽快完成Matlab作业了,不过自己的惰性让自己还是玩了一上午。看了最新的翠星,这集对竞争、文明以及人的定义和科技的发展都有独到的认知。下午不能再拖了,放弃睡觉赶Matlab。但还是忍不住刷微博,郭蓬蓬说:“宗教组织往往在世俗组织垮塌的情况下会作为凝聚力很强的组织保留下来。所以,在某些危机严重的地区,有时候甚至是只有一两个执着的宗教徒的宗教组织,就能颠覆貌似强大得多的正规统治架构,如塔利班,最早就一乡村毛拉骑着摩托车到处奔走,聚集了五十三个学生,现在美国政府也不得不坐下来与之谈判。”

11日补完Matlab零碎的工作,由于今天是舍友老陈的生日,晚上奢侈一回,吃了炸酱面配猪耳加只兔腿,直爽。晚上的梦太过芜杂,梦到了动画《进击的巨人》、《海贼王》,小学同学,大学同学,中国语文,大二宿舍的预想,情感假如,音韵和谐,自己装的嘴脸……还有无数记不清的东西。这个梦持续时间长,涉及范围广,思考问题惊心,晚上睡得晚,早上却醒得早,不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被各种忧虑与杂思烦得身心交病了。

今天是端午节,然而底蕴太深,不好随便下笔。带着无比芜杂的心情,半月谈就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