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寂寞到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就会爱上道家,道家其实就是内心寂寞的学说。

现在很多人总喜欢对立。我读书看报,时常看到各种人为证明自己的正确而不惜挖苦贬低别人,上网看到的争论则更加激烈。我想,是否非得对立呢?如果要我支持一方,那我干脆弃权。对于我,任何观点都是外在的,我自己内心所想才是自己的,对于外在的一切,自己做的只是筛选后拿来,最终的选择在于是否与我自己的观点契合。任何对立的观点在我面前,都是一种统一。只取合适自己所想的,并不矛盾于自己的世界观的,取所想其实就是补充自己所想的取材。所以说话写文章,引用他人所说的,并不是因他是名人伟人所说的就对,只不过恰如我所想罢了,内心才是自己的上帝。

任何名人伟人,假设他们都是思想深刻的人,同论一件事,肯定也有分歧的时候。这时对于自己,则是要分析他们谁说的更有道理,取他们最好的构成自己的思想,而不是盲目地支持一方参与毫无意义的争论,更不能旁观名人间的争吵作为自己的娱乐。

我想这才是道家的所作所为吧,道家所具有的内心封闭并不是盲目的一切排外。有时我觉得道家的民主自由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只要别人不干涉自己,或是干涉了却没有深入内心,那就随他做吧。而自己也不影响他人,自己做自己心灵的统治者,尽管我们不可能做到真正与世隔绝,与别人毫无联系,但达到内心自由还是可行的。真正自由的心灵,任何外在规定的民主自由都是有所束缚的表现。于是这种道家的民主自由也是一种不可传播的民主自由,传播的本身就是一种不民主的侵略。自然地,能传播的民主都是带有一定专制色彩,强制让别人接受你的“民主”,难道不是“专制”手段吗?

当然我也并不反对别人将自己的民主自由理念施加给别人,其实别人接不接受你的价值观也在于他内心的选择,若你提倡的民主是为他人谋福利的,是代表人民的,是趋势,我想以此来改变社会未尝不可。说到底道家的民主自由也是一种对现实无路而逃避的选择而已,是寂寞之人随意捏造的想法罢了。或许真正得大道的人对这一切都嗤之以鼻,我的道家民主自由或许也是一种伪道。

注:这是我高三时写的文章,回头看此文,所表达的观点还不错,故将其贴在博客里。但是我现在对道家及自由民主的理解与此文观点稍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