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一日,我和爸爸逛桂林,买了松子鱼和只烧兔。晚上回家被妈妈教训,遂看微博,北大醉侠曰:审或不审,功都在那里,不多不少;判或不判,冤都在那里,不信不疑。二号只记得一句话:现在长城内外是中国,你说秦始皇有必要修长城吗?还看了一出节目《汉字英雄》。5日听说一本书《开国第一战》,转来一句话:你要问我“为何看上去挺美国登月的总是比质疑的多”,要认真回答很困难。我只能简单地说一句“因为质疑者没有金钱和势力控制国际主流媒体的话语权”。

7日立秋。波油来我家玩,同看了《中国合伙人》,拍得很励志,是可以在人生微凉时,来回忆取暖的电影。晚上父母都不在家,自己还是太年轻,一个推销就被骗20,得到的教训是:人不能贪小便宜,然而身在局中不一定有毅力,对我而言,唯一的心态是生活不求不合理的增添,达到此心态,足矣。和波油的聊天中得知秦峰爸爸已经去世,自己有很多想法,我也经历了爷爷奶奶的离去,但是丧父之痛,我不敢想,所以秦峰总比我真正成熟。第二天早上发现上不了网了,打电话问维修人员说光缆被挖断,故看囤积了很久的《Another》,剧情有漏洞,配乐和画面却是上乘,难成佳作,但不会沦为烂片。想到一俗语:龙行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感慨今世,千古道理。

到了九号,中午吃了酸菜鱼,花了60元。在家乡,美食很多,但又便宜的,大抵只有它了。

晚上我吃的是自己做的海参,味道不好,但爸爸却夸我不错。22点左右吧,爸爸因公事出去了,妈妈去灵川玩还没回来,寂寞的屋子里,空调房有些冷。

我不知不觉中习惯注重吃的,日记记的也是这些,无论信仰什么,或者说什么信仰,都要包含“民以食为天”吧,违背了这,便是邪教。江在《在中央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西方国家都有一套系统的方法和手段,来对他们的官员、学生、群众、军队灌输资本主义的思想、价值观和政治信条。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也是抓得很紧的。”相比西方,我觉得中国在舆论灌输上还是做得很差的——尽管我嘴上常抱怨它洗脑。

果真是自己人情世故太不通晓罢,连部动画《BLOOD-C 剧场版》的男女主角性格想法都理解不了,md,情商这么低,怎么找女人!

10日订好上学的火车票。晚上爸爸接到周叔叔的电话说明天去罗山湖水上乐园玩,这是我暑假唯一一次出行玩耍。

12日波油又来我家玩,真心开心。我真正的朋友,波油是要排第一的。这次没前几次的废话,玩自己想玩的,真正的无隔阂。中午我煮了带鱼,配西红柿。还做了洋葱炒辣椒,妈妈指出我辣椒没切好。晚上爸爸处理医疗纠纷很晚都没回,我由于太累,早早就睡觉了。

七夕这天,我孤单一人,想到了BLOOD-C剧场版最后的小夜,我也付出了代价,那回报是什么呢?我需要苦苦索取它吗?原地的等还是艰难跋涉的追?秘密花园般的孤独,里边盛开的,是内心深处的涌动吗?今天醒得比平时都要早,或许是因为昨晚睡早了,累并不意味睡的时间更长,早睡又早起罢。今天又是无奈的空虚,不过第一次成功装上了Ubuntu并与Win7并存——好像想在折腾中掩饰自己的虚度。

怎么看待情人节的呢?小沈阳回答,这个情人节吧,和清明节都是一样一样的,都是送花,送吃的,然后说一堆哄鬼的话,唯一不同的是,清明节是说人话给鬼听,情人节是说鬼话给人听。晚饭时,母亲说了嫌弃我的话。但是,我必须想到,这是爱!这才能是正常人!

14日,历史上的这天是一血红色的耻辱的日子。今天,在面对泛黄的照片,我们还否记得曾经的耻辱,来努力使明天强盛?

中午南边山的舅舅来我家吃饭,表姐也来了,吃了妈妈炒的鸭子,我是很讨厌鸭子的,但是这次味道不错。8月15日在历史上又对着件大事——天皇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但至今,日本仍把这份投降诏书称为“停战诏书”,不承认战败。

而我,今日身体不适,讲不清的不舒服。

16日大到暴雨,心慌,心情不爽。

17日看完《交响情人梦》第一季。感觉傻傻的可爱的会发出怪声音的野田妹有种独特的魅力。面对怯弱的自己,反省己身,还是逃避,总希望还是女的主动好,自己过于自卑了,也因猜不透而苦恼,但愿自己不要抱怨这是完美主义者惹的祸。

喜欢李敖的话:我写的「虚拟的十七歳」,全书587页,祖国查禁,原因是太意淫了,有伤风化。意淫一词,始自贾宝玉,但贾哥儿太娘了,水水的,书又读得少,不足以语意淫大义。实际上,能神游者、能遥想者、能波逐者、能梦回者、能通灵者、能谛观者、能对玩具说话者,方能有意淫境界。唯唯心论者独享之。

18日晚上取火车票,顺便在桂林吃了碗牛腩米粉,还买了烤鸡、寿司和烧烤,带回了家。看了一则新闻,感慨袁崇焕身死时,百姓争食其肉,但过百年,平反昭雪。如是罢了。

到了21日,看孔巴依微博:人们往往被眼前的一个消息鼓动得或兴奋或沮丧,忘了明天还有更严肃的事情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智慧和更大的勇气。小凡子啊啊啊啊问和尚:“孔教授,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中国传统文化无法传承下来?我的理解是四个字:成王败寇。您对我的理解怎么看!”巴依老爷回答:“问题不存在。谁说没有传承下来?”无往不利888又说:“有些确实频临失传了,比如地方戏曲处境就很困难,苏州评弹是多好的东西啊,可惜观众越来越少。”和尚回复:“缠足也失传了。具体的文化表现形式和载体的失传,不论正面的负面的,都不等于文化的失传。可以参读冯骥才《神鞭》。”

22日先看那烂陀&-____,-对《钢铁新娘》的评论:“果然什么样的嘴脸拥有什么样的台词,什么样的肉体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对于今天的某事,可以巧妙化用之。

23日波油三顾茅庐,这次电脑到手啦!我说帮他安win7,他说还是保留win8好,他舅对他说了,要跟上时代,舅单位的电脑都用win8,不跟上时代,还要学一遍。我虽然是win7拥护者,但他的话说得也在理。想到这个月下流B也就买电脑问题征询过我,但是零零散散的消息现已记不太清具体过程,况且大多数是他自作主张,我只作点评而已。微博上听到听到一个基层民警的心声:“大家问我遇到持刀歹徒正在行凶,我会怎么做,我会找个砖头砸过去,把嫌疑人砸晕,然后控制嫌疑人,同时呼叫120救助,事后被媒体和律师公知因暴力执法故意伤害告上法庭,最后在舆论压力之下被法院判刑三年,并被辞退,然后成为名传千古的反面教材。——人民,我拿什么来保护你!”

从24日开始,我订阅的微博的内容开始明显的风风雨雨了。不管那么多,生活交融娱乐,斗争也要寻欢。早晨起床先看郭松民编的笑话:法国别墅是我的,尽管我一无房产证,二从来没住过,但这并不妨碍它就是我的。额是余孽也来一段:两个朋友从北京旅游回来,当我进屋时,他们正在故宫的幻灯照片,我看了一眼,说“挺艺术的”,就走开了,没想到过了几年,法院通知我说,“有证据证实,故宫是你的”,哦我的天哪!驱马复归编的有写类似:“我终于有了天安门了!第一:我老婆看天安门图片的时候还说了话:“这天安门不错!”。第二:我自己也看了天安门的图片,还高高兴兴地说“我爱北京天安门”。第三:更有力的证据是,我还去过天安门,特别是有我在天安门前的合影!!现在,天安门竟然被别人占着!我要强烈法院,把天安门还给我!”巴依老爷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几年前阿凡提到俺家,里里外外连人带物,拍了一组幻灯片,越想越不妥,好像要出啥大事儿啊!”

冰山昨天就为动漫写了个剧本:罪恶无望的森林里,残暴的大老虎们指使一群恶狗正撕咬残害雄狮,无知且丧失动物本性的各种小牲小畜令人发指的围观何其可悲可怜……

另一面历史发的微博很有感触:【历史是由谁书写的】历史是由史家书写的,但是却由人民决定的。史家书写秽史,人民有权焚烧、销毁。不得民心的秽史终究无法长久,秦桧只能猖狂一时。愿贤者更贤,史家不昧良心,一支笔哪怕婉转也要学习承祚公,祝祖国繁荣,祝人民团结。

晚上爸爸又出去吃饭,妈妈去爬山。我想去肯德基吃点东西,到店刚轮到我就整街停电,关门,收工——我白跑一趟。

今天看了一惊人新闻,董路妙评道:「新生活四大准则」1,不造谣,2,不传谣,3,不逛窑,4,不弃疗。今天还知道了民主制是允许嫖娼的。

黄雯2011年8月1日就说了:“‘总有一帮土老冒喊民主,平时特道貌岸然,永远在骂政府,美国是他们爹那种,民主自由天天挂嘴边,结果来了后,总要求我带他们去嫖娼’。。(一哥们儿的口述)”王小东说:“这才是预言帝。”

太史公谈:“孔庆东老师有可能蜕变为蔡元培、吴稚晖。”我的观点:有人脑,不盲从。当为你树立信仰的人背叛了这个信仰时,你是为信仰而信仰,还是对人?况且,你怎能保证自己理解了别人“另一种真正的大道”?

黄雯博文《最近的三个电影》对《少年派》、《王的盛宴》和《1942》评价角度独特。今晚是和爸爸去吃的香辣蟹,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彩虹。到家妈妈问我去向,她后来又说,明天我也想叫你去吃的。有时,爱的悲剧就是交流不够造成的,其它很多事,也一样吧。

零散的八月也算串起来了,尽管自己逃避了很多事,隐藏了真实的自己,又瞥见了世间的风云,还有自己来年的挑战。天高云淡,对于八月的天气,对于我的纠结,对于人,对于情,以此形容,愿也以此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