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对于一个国家意味着边界、国防和海洋权益。几个世纪以来在中国南海地区,互为竞争对手的国家之间对南海问题一直争论不休。今日南海问题不断升温,周围小国不断的挑衅而造成紧张局势,引发了关注的热潮,该地区的问题正在成为中国的软肋以及一个全球性后果的导火线。

因此,我想就南海问题谈谈自己的思考。谈南海问题,我首先想谈谈海洋对于国家利益的重要性。

自从明朝朱元璋下达“不许寸板下海”的祖训开始,由此开启了中国一段,甚至不能叫一段时间,而是相当长时间的“禁海”时代。也可以说,由此使得中华民族开始衰败。为什么呢?因为自明朝中期禁海之后,西欧人开始出海,他们绕过好望角发现印度洋,发现新大陆,进行环球航行。如哥伦布,每一次出海之后,能获得最少是船造价六十倍的收益。从捣腾香料,到捣腾黄金,到捣腾黑人,由此开始了资本主义的大洋时代。帝国的秘密在于商业,巨大利益的商业不是从国内老百姓压榨就能获得的,国内老百姓的能压榨的其实少之又少,关键要从海外积累,而想从海外积累,就得重视海洋,重视海军,重视国家的海洋权。南海问题如出一辙,在二战之后相当长时期内,并不存在所谓南海争议,南海周边没有任何国家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权、管辖权发起过挑战。自从20世纪60年代南海海域石油储藏前景被揭示之后,南海争端才愈发激烈。所以说到底,南海问题就是利益的争端。

记得美国历史学家肯尼迪写过一本书叫《大国的争端》,其中一段文字让我记忆犹新而且每当读到时就会有着无比悲伤的心情:“自明朝中期禁海之后,面对世界给予的多次机会,中国的历代统治者都坚定地背转身去。”清朝时也延续了明朝的“禁海”政策。当时号称东方有康熙大帝,西方有彼得大帝,但是,彼得的海洋观却远超康熙。彼得说过一句话:“作为一统治者必须有两只手,一只手是陆军,另一只手是海军。”我们知道,当时俄国是个内陆国家,作为一内陆国家的皇帝,能意识到海洋的重要性,可见其对国际形势把握的准确和对国家大局谋划的远见。也就是从彼得大帝打出了俄国第一个出海口后,俄国的军事力量才真正开始强大——这充分反映了海洋对于国家的重要性。

第二谈谈南海问题冲突的缘由。

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对于此问题有很多不同的回答:国防、教育、经济等,在我看来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有广袤的国土面积。强国首先得大,大首先要大在国土面积。当今世界建立了联合国体系,国家陆地划分基本定型,除非再来次世界大战重新洗牌,否则大规模的陆地领土主权变化基本不可能。然而海洋主权却争议较大,一是由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款不完善,《公约》虽规定了12海里领海宽度,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制度,确定了沿海国对大陆架的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但是《公约》对“历史性所有权”并没有明文规定。所以具体地形加之历史遗留问题会使划归区域重叠或产生冲突、歧义;二是由于大国强国们谁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利益,因为控制海的意义深远。

于是我们可形成这样的逻辑:只有确定了岛屿的主权归属,才可以实现海域划界;只有实现海域划界,才可以确保获得合法的海洋利益。我们知道,很多小岛小到只有在退潮时才能露出海平面,但是这样的一个岛周围12海里的资源可不少,宝贵的能源(石油、油气)、珊瑚礁群、渔业……这里的经济利益是大得不可想象的,别说大国,就是小国,拼了命也要争几个岛。每一个国家都有大国梦、强国梦,争取海洋所属权,也就是争取广袤的国土。如文莱就是靠南沙的资源才跻身于世界富国的行列。曾是贫油国的越南,也是通过南沙油气才一跃成为石油出口国的。

南海问题冲突除了因抢夺资源外,还有一重要的原因是争取海上通道。“南海素有‘亚洲地中海’之称,处于越南金兰湾和菲律宾苏比克湾两大海军基地之间,控制太平洋至印度洋海上交通要道,是东亚通往南亚、中东、非洲、欧洲必经的国际重要航道。在我国通往国外的39条航线中,有21条通过南沙群岛海域,60%的外贸运输从南沙经过。”吕晓伟先生的结论一针见血:“谁控制了这些海上战略通道,谁就能随时威胁中国的经济安全。”

第三谈谈南海现状与自己的建议。

目前,中国在南海的两个最强的对手,是越南和菲律宾,越南在74年和79年与中国交过手,战争的阴影至今还在,这也是越南在南海问题的惹事的情绪积淀和历史导火索。菲律宾与美国签过多年的军事保护协议,所以,菲律宾最容易将美国的军事力量实质性地带入南海。我认为小国倒不可怕,越南与中国全面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至于菲律宾,从“香港人质事件”大概也可窥见其军事力量的不堪一击。如果光看与小国的冲突,南海的和平前景还是很明朗的。但他们都与美国有关系,南海问题背后真正的操盘手是美国。南海问题是中国复兴的关键所在,所以美国要把南海问题变成牵制中国的有力武器,故南海的较量是中国与美国的较量。朝鲜问题、台湾问题多年困扰中国而无法解决,是因它们成了中美问题。南海问题,最坏的结果是又成中美问题,那时中国的被动将难以形容。

关于解决之道,我觉得越南、菲律宾的问题解决了,南海难题就解决了一半。打个可能不恰当的比喻:一只老虎与几只野狗对峙,虎虽一只,狗犹恐惧。故狗欲拉狮子进圈,虎对阵带两野狗的狮子,恐惧之感,可能就要换位了。故虎要做的是,趁狮还还未进圈之前,咬死一只野狗,咬伤另一只野狗,再看狮的态度。我倒觉得,以狮的谋略,未必进圈。

当然战争总是残酷的,能避免尽量避免。“姿态不妨灵活,立场却要坚定”,大国不怕平和的耗,就怕暗地的蚕食,今天吞你一点,看你没反应,明天又吞。到了感觉亏大了时才醒悟,可能有理说不清了。

参考文献:

1、《中国国防政策的历史沿革》作者:艾跃进。

2、《南海争端的现状、原因及对策》作者:吕晓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