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26日整理、转移电脑资料,为开学做准备。摘录《梵高传》里的一段话:他明白了,有关上帝的那些话,其实全是孩子气的借口和推脱,是一个吓坏了的孤独的人在寒冷漫长的黑夜中,由于绝望而编造、散布的谎言。没有什么上帝,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压根儿就没有上帝,只有混乱——悲惨的、痛苦的、残酷的、莫名其妙的、无尽无休的混乱。

听闻杭州一位1米75男子掉入1米5深池塘溺亡,不禁要说,能摸着石头过河的前提是会游泳,连游泳都不会,面对未知的黑暗,恐慌早把人吓倒。无论创新还是探究,都需要基础,需要能力的积累。固守现有的老本,不见得迂腐,当然,有些人恨不得你自己掀桌子。拉无能力者一起玩这游戏,常是某些人不想自掐的妙招。

登上新浪微博,董路「给大学新生几点提示」:1,好好读书少挂科,要对得起爹妈的供养;2,集体生活要宽容、自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3,大胆对异表白,谨慎接受异性表白,爱情这游戏需要很多Q币;4,尝试自我认知,接受各种"技不如人";5,努力挖掘培养练就一技之长,哪怕只是吹口哨;6,戒掉心灵鸡汤和狗屁成功学。

27日准备开学要的东西,晚饭吃榕山酒家的鱼和蜜汁叉烧。本来还点了青菜,可惜赶时间,没动一口,白白浪费。晚上19点50上火车,第二天11点到大学。武汉热,不想走,叫舍友为我送自行车到校门,骑回去。

孔庆东【心理咨询思考题】:为什么汉奸成为敏感词?为什么总有人采用各种方式不让别人说汉奸二字?为什么你说过汉奸,他们就说你动辄汉奸、一口一个汉奸?

仙洲畸子答道:把“爱国者”等正面词语污化处理与把“汉奸”等负面词语雾化处理其内在逻辑是一致的,都是要抹杀人们心目中的正、邪界限,是从文化和精神这个最根本的层面上制造民族的迷茫症和犬儒症,最终“自然”瓦解这个民族和国家。和尚曰:满分!

野墨RX1POLO说:奸与歼同音,他们害怕。《沙家浜》里有一场戏叫“聚歼”,消灭的恰好是汉奸。和尚回复:思路开阔,材料独特,表达简练,95分。

老文推荐我看一关于数学归纳法悖论的问题:到底是第N天有N个红眼睛自杀,还是什么都不会发生?说真的,此问题之前我没意识到。

29日的一件事从另一角度反映了我是神。

30日搬宿舍,自己的东西打了五大包。本来是我们宿舍先搬的,可惜我们那时刚好出去吃饭;本来是先搬女生东西的,不过男生的车先到。忙完搬运,我们男生去帮女生搬,我来回搬了六七趟吧,回到宿舍终于感觉脚酸手痛了。听说一位漂亮的新同学来了,于是乎,有五六名男生争着去接她。我则,讨厌这样的热闹。忙完女生,最后搬自己东西时发现一袋最重要的行李不见了,永亮和龚陪我一起找,最后发现是亚洲错拿,有惊无险。帮了别人,自己搬时却无人助,老杜抱怨了些。晚上和龚凯琳通宵,看了《无头骑士异闻录》,网吧的鼠标双飞燕OP-520NP用着手感不错,尽管它很便宜。第二天则清理宿舍,层层叠叠的灰,像似三年没住人。和小黄终于说了很多话。从刘导那取回了寄存的电脑。

晚上想到自己桂林卡还有很多流量没用,还有半小时就9月了,故用联通3G流量下载了一集柯南,速度有500多KB/s,到后期则慢些,只有200多KB/s。截了个顶峰值609.8KB/s,速度还真不错。

1日和永亮办了宽带。听说宫崎骏引退,他的作品除了还没资源的《起风了》外,我还差《悬崖上的金鱼姬》没看。晚上读了《毛泽东论拆迁》。

新豪哥评论诡异的薄案:1、贪腐案都具有窝案特征,薄案没有;2、贪腐案大都具有巨额资产来源不明,薄案没有;3、贪腐案大都买官卖官,薄案没有;4、贪腐案大都能查扣查封赃款赃物,薄案没有;5、贪腐案大都是本人或指使作案,有连续作案、现行案特征,薄案没有;6、贪腐案都有完整证据链,薄案却只有老婆暗示薄知道。馨悦谭跟帖道:那个……主谋想用假身份证坐飞机溜走……被劝回,不是已经证明薄的清白了么?看他们怎么判!

大于对公审薄熙来的几点感想:1、薄熙来的清白超过一般人的想象。2、薄熙来是新中国第一个没有被审倒的“贪官”。3、随便拿一个高官这样来审审,能比薄熙来清白的就是清官。4、熙来一心为改革,改革不该负熙来。5、薄案的起因海伍德案不清不白疑点太多,应该重审。

今天还读了王希哲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驳薄案审后的几种论调》,看了刘溢油画《2008,北京》。

2日正式上课,晚上公选课影视鉴赏,回顾了电影史,看了《城市之光》。3日英语、物理、复变函数。英语课上老师要求我准备下周演讲,烦啊,话说也巧,点了4名同学,就有我们原宿舍的3名,亮、平和我。下午到图书馆看了《永别了,武器》七章,没借书,打算剩下的看电子版。本周三上午无课,早早起来,也不算早,龚已经去自习了,想到自己,有些懒惰。新的学期,一点小事,还是逃避。平平说一到大二感觉有些慌张,是的,的确是这样,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