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恶灵已饿,2013,恶灵已散。恶灵虽散,各路小鬼却活跃着呢。上回偷懒拼凑了一篇《Geek》,算不上今年的开篇,想想若不写点实在的东西,则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新年。

星期一稀里糊涂地就溜走了,没啥记忆,说明日子过得很滑顺、很充实、也很盲目。1月8日,星期二,上网一查,史上的今天不但是大文豪苏轼的诞辰,而且是周恩来总理的忌辰。在我看来,苏轼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打通儒释道,看破红尘而又享尽红尘的人。所以说,千古文人苏轼梦。不仅是文人,每个阶级的人或多或少都能在苏轼身上找到自己能追求达到的地方。可能,苏轼的一生就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理想人生的现实勉强凑合版,是一种还有可能企及的梦。敬爱的周总理不用多说,尽管中共的每次错误路线,从瞿、李、王到反右,人民公社,大跃进,文革,他都有份,并是主要执行者和领导人,但他仍是值得全国人民敬仰的优秀领袖。而我今天早上要参加口语考试,口试分朗读和交谈两部分。我是第三个考的,并且运气不错,老师抽的段落恰好我先前背过,所以读得很流畅。交谈话题六抽一,我抽的是《English learning in the first semester》。这个最简单了,秒过。周二过得依旧顺溜啊。

9日全天无课。早上起床后到教室自习,搜冷。胡锡进说有暖气是南方人民的基本人权,不过去过北方的南方人就会发现,原来零下几度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可怕,而且还有一个多星期就期考了,也就等于可回家了,可回到美丽的桂林了,冷就冷吧。辅导员说考完会寄成绩单到家,这样做,站在辅导员、站在学校、站在家长的立场上讲,都是好滴。

周四上午无课,我去网吧下载了《混沌武士》,是渡辺信一郎的作品。我在看《赏金猎人》(又译《星际牛仔(CowboyBebop)》)的采访花絮里就注意到洋子大仙“抱怨”道:“制作音乐时压力大大的,因为渡辺和其他动画导演不一样,他是一个超级音乐发烧友,有时候他不惜用画面来配合我的音乐。”《混沌武士》也一样,hip hop妙得把你的头炸得稀巴烂。我觉得,渡边信一郎的动画接近了某种动画的真谛。他作品的那种轻快、愉悦,可能是动画艺术独有的,只有动画艺术才能表达的。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也爱看动画,认同动画也算是一种艺术表达形式。所谓的动画神作,无非是些情节厚重些、内涵深刻些、画风音乐又美些的作品。但是,就艺术而言,高深莫测、恢弘渊博的艺术作品数不胜数,动画所拥有的艺术美,在文学、绘画、音乐、哲学等领域可能甚至一定早就有类似的艺术创作表现。动画中所谓的一些看不懂的东西,可能是那些传统艺术领域里的人的家常便饭。可以说,动画作者,永远是传统艺术家的学生。但是,动画既然是一种艺术形式,必然有它的独特艺术表现,就有能超越通俗文艺作品所能达到高度界限的地方。像这样出类拔萃的动画作品,在我看来《虫师》算一部,《赏金猎人》凑合,《混沌武士》勉强。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我的主观认为,要说好的动画谁都可说那些曾经感动过自己的作品都是神作,如果看动画只为求一个新鲜,一个谈资,一个被感动,那么这样说也未尝不可,毕竟当下真正愿读文学作品的人太少。但是不得不补一句,文学与哲学的修为,光看动漫是无法获得的。

周五上午上完最后一节C语言,也是此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中午我买的《环球银幕》第300期到了,全彩,20元,算值。影片的评论分析很少,为数不多的几篇也无深度,不过把它作为一本经典电影推荐书来看的话,还有点意义。

最近《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炒得很热,我想说,大学工科生的我还能新认识一个汉字“庹”,我表示受益良多。孔庆东的讲座《毛泽东思想为什么能够战无不胜》值得看,司马南的讲座《一句话的中国政治》值得听。为什么一个看一个听?因为孔庆东讲座有字幕。台联党邀热比娅访台湾,台网友热议:“得罪美国——恐怖份子;得罪中国——自由斗士。”一位日本着名的中国问题学者谈热比娅:“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热比娅欠缺许多的东西,一是没有很好的学识与逻辑思维,除了大喊大叫,别无让人信服的哲理,像一个怨妇。二是没有人格的魅力,一边说要追求新疆独立,一方面又说要与中国政府对话,政治主张好像做生意。”

柴静对话李安:“你不怕失败吗?”李安说:“怕,怕才有劲,怕人才会提高警觉。就像小孩跟老虎飘洋过海,他后来发现没有那个老虎他活不了,没有那种恐惧,没有让他一个警醒的感觉。他对老虎的恐惧是提了他的神,增加了他的精气神,所以那种提高警觉的那种心态,心理状态其实是生存跟求知跟学习最好的状况,所以有时候我也需要一点刺激,我就害怕这样的话,自己也惰怠了,很容易陈腐的,很容易被淘汰。”

羊城晚报:【15岁女儿“造反” 挨巴掌后竟报警抓爹】父亲因制止女儿小慧玩电脑,气急败坏打了她一巴掌。小慧觉得爸爸对自己实施家暴,愤而报警。不管民警和家人如何劝解,小慧就是坚持“抓爸爸去坐牢”,最终爷爷奶奶赶来救场,小慧才表示不再追究。这就是现在的法制教育!

世界末日也过了,恶灵也散了,回想去年……什么呢?一时竟头脑空白。尽管2012年的世界变换风云莫测,但自己好像整年都过得顺滑顺滑的——也就等于整年很充实、很盲目。腾讯微博、腾讯QQ的启动图做得好。打开微博,几个关键字,几处欢乐几处忧,或许“恶灵已散”也意味着恶灵已经散到全国各地作恶去了吧。不管怎样,我更喜欢QQ的启动图——2013,你又将拥有365天去追逐你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