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期末,越来越忙,忙着忙着,到了周末,放飞心灵,放下学习,发表博文。

辅导员开挂了,从下星期开始,我们虽早上改为七点半自习,比之前晚了半小时,但晚自习则要求从六点到九点,平时无课的时间均当做自习。瞬间时光倒流回高三,为了不接近世界末日,末日前的时光无限轮回,辅导员开大挂啊!我联想到凉宫春日。

临近期末,越来越忙,下周要考计算机基础、体育,还要英语测试,外加赶作业,思修的、C语言的,再加刷交互。忙着忙着,到了周末,昨天早上本打算去网吧写写东西,但要交计算机实验报告册就没去了,老师在5楼的机房,既然上到了5楼,就懒得下去,顺便做了一上午交互。中午累,由于一时激动答应了同学指导他做Word、PPT和Excel,刚进入睡意,就屁颠屁颠的爬起来。惜时如金,在同学做文档无需指导的空当,零零碎碎写完了思修的活动感受。两篇活动感受已写完,书评今上午也完成,就差一篇人生规划了。活动感受都是些套话,没啥值得留下的,但书评我是用了心的,不过暂时不打算发到网上,因为万一我发到网上恰好同班的同学看到而且傻逼的一字不漏的瞎抄害的老师以为我也是从网上抄来的结果一起被抓期末扣分就完蛋了……放假后再贴到博客上吧。

和武大的同学聊天,他们19号放假,我则20多号才能走,可惜不能一同回家,期待下一次吧。

放飞心灵,放下学习。其实这也算学习,这星期零零碎碎看完艾跃进的讲座《当前中国的形势和历史任务》,这是我觉得继孔庆东《生生死死九十年——共产党党史》之后,讲得最好的讲座了,昨天已推荐到了博客,希望大家能看看。9日,我们通信1205班的全体同学来到首义广场,搞青创班会活动,中午去一家给菜很少的酒家吃饭,下午发表博文《首义广场班会活动感想》。上上星期,6日,写了博文《也无流血自成诗》,顺便贴到了QQ空间,探究一下QQ空间审查的尺度,果真如我所料,审查没通过。其实文章我没写什么,莫言说他从小第一个感觉就是饥饿,第二个感觉就是软弱,所以只有在写起来他才忽然觉得自己很能干,力量也很强大,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我说我写博客的理由,无非就是这些,或许我不愁饥饿,但软弱自己却有很多,写博的过程就是在向自己证明自己强大。文章还提到一些历史人物对毛泽东及文革的评价,顺便贴了江总谈新闻媒体的内容,这都是新华网可查,百度随便能搜的内容啊,再说,我说的话都是拥护中共,反对汉奸的言论,怎么还会被封呢?早年我认为只有转转轮的反动言论会被封,现在我发拥护共产党除汉奸的言论竟然也被封!这次探究很成功,总结出了规律:凡是批判美国、汉奸、权贵的内容被封,拥护党,爱国,除汉奸,理性思考文革、计划生育、转基因、依法治国的言论被禁,美国他爹真好、自由民主、转基因无害、爱国就是文革余孽、国民党是抗日主力、要一人一票、多党执政、国企垃圾、结论得出是体制问题的言论畅通无阻!正如鲁迅所说:“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孔庆东所言:“看清了世人的真面目,我们才好该扫除的扫除,该鼓舞的鼓舞,拯我中华民风,救我中华黎庶。”

12月8日莫言领奖。他领他的奖,我穿回到12日。这天是个特别的日子,12年12月12日,121212,下一次要过1000年。生命短暂,不必委曲求全,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珍爱一生,活出价值。因为明天的心情会直转急下,1937年的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以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必须有国家的强大庇护,人民才能免受外敌欺辱。从这个角度看,主权应高于人权,倘若主权发生危机,人权无从谈起。美国军事作家拉瑞斯说:“抗美援朝战争是人类现代历史上,首次由一个国家单独击败世界力量。一个几年前还被日本军队肆意侵略蹂躏的国家,突然间打败了世界上当时最强的军事同盟。这样的奇迹除了毛泽东敢于创造,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由此,中国步入世界军事强国行列,至今国人还享受毛主席给的和平红利。”没有抗美援朝,估计现在美国大兵会“自由地”在中国领土上强奸中国妇女,中国也将像日本、韩国一样,把美国大兵当做太上皇。不好了,这篇博文也要被封了。

成龙质问:“爱国有罪吗?你看大美国主义,潜移默化的,他们在电影上面,有一顶旗,他们这种大美国,每个人都知道爱国。爱国有罪吗?我就很生气,爱国有罪吗,如果你不爱国,走,请走,好不容易今天我们新中国有这个地步,我们要支持他。”成龙人好,成龙戏好,成龙的这个话说得更好。就因为成龙说了这样的话,所以在网上被一些人骂。骂成龙的人,公然主张不爱国,公然骂爱国者是“爱国贼”。这些人其实不是不爱国,而是不爱中国。他们也讲爱国主义,不过他们的爱国主义,是“爱美国主义”。

12月14日美国康涅狄格桑迪·胡克小学发生发生枪击案,已造成包括枪手在内的28人丧生,其中20人是5至10岁的儿童。枪手亚当·兰扎年仅20岁,是一名荣誉学生,和母亲同住。与封建社会相比,资本主义对富人的保护相当成功,受害者不再知道害人者是谁,只能盲目报复社会。所以,美国不会再有武松,只有亚当·兰扎。这也是中国富豪拼命追求美国式法治的根本原因。30年前中国一直遵循冤有头债有主的传统,当今中国也不知道冤头债主在哪里了,只能盲目报复社会,让路人替富人担责。若这是发生在中国,媒体会这样取标题:《一名暴政帮手及数十名官二代被爆头》、《体制问题酿恶果,谁把花季少年逼上绝路》、《警方声称枪手已经被击毙,草草定案真相到底在哪?》、《警方击毙罪犯是否太过草率,罪犯的人权也应得到尊重》。

在武汉,5名中年妇女高调宣扬世界末日,被拘留10天。她们有人手持非法传单,在小区、村湾散播“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等信息,警方多次前往查处,这伙人均侥幸逃脱。于是警方迅速成立专班,展开走访、摸排,最后锁定外来务工人员江某等5人有重大嫌疑,经突袭行动,5人落网。不过我想她们一定很高兴,因为关不到我十天啦,真赚!

世界末日,你信不信呢?真实的情况是复杂的,没有人能真正探究到真相,那么,说什么话都是在胡说八道了?所有的争辩,只要加一句“你又没经历过,凭什么保证你获得的消息是真的,凭什么你认为的就是真相,我获取的信息是谣言呢?每个人都有自己思想,只是观点不同罢了。”没人能反驳。这些话,这种逻辑,用来忽悠老百姓,用来颠覆政权,屡试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