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大学已经一个月了,趁着十一长假,补个流水账。

9月8日来的武汉,9号也是报名,于是8号晚上陪父母在酒店住了一晚,当做享受最后一次空调房,学校的宿舍没有空调,真不知6、7月份时该怎样过,听武大的同学说他那有空调,羡慕ing。

之后学校各种开会讲座,入学讲座,学校、专业介绍,心理讲座,大学校规学习,烦死人。偶然想到《决裂》里的一个镜头:什么是文凭?老板举起了钞票:这,就是文凭!

心理讲座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我感觉像心理保姆似的开导。开学讲座讲得大学生活还是蛮吓人的,仿佛要回到高三时那样的学习才能有所收获。不过说的是理,大学不能虚度!

这样稀里糊涂开了几天会,13日开始了军训。军训开训的典礼上,一位老师的讲话很幽默:“爱不止在理工大,也在华师,我们的男生占70%,华师的女生占70%。大家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大学4年我们不能在打游戏中度过,不能再打KISS和打拖拉机中度过、也不能在打酱油中度过,否则,你将被大学“上”四年。”

13日至28日军训。军训遇到了好教官,使我们轻松了许多。

28日军训闭幕后,我和同学一起去买自行车。由于某些原因,我小时候没学会骑车,现在在同学的指导下,2小时学会了。骑车在校园逛,别提多爽了。

晚上继续开会,感觉辅导员还行,虽然我同学很讨厌辅导员。由于我的专业要分出实验班和卓越班,于是我在的六班要被拆。不过幸运的是,原来我寝室的四人还是分到了同一个班,虽不在一个寝室,但离得不远。新宿舍的同学感觉也很好,不过比起原来的,则没有那么活跃了。

30日,我的原来舍友中有两个要回家,于是这天早上我联系了武大的同学,打算我和我舍友去武大看看。武大的风景比理工美多了,到处是大树,仿佛自己走在深林里一般。武大还有樱花,不过要到三四月份才开。那里古老的建筑也多,很有历史积淀感,百年老校就是不一样啊。听同学说,他们那不要求强制上早自习和晚自习,而我学校要。这就是自觉环境与不自觉环境的区别。

当然理工也不是一无是处,相比武大,理工才是更适合做学问的地方。武大容易获得灵感,对于文科生来说,武大或许更合适。

10月1日,在马璐学长的带领下,游了武汉博物馆、户部巷等地,还坐了轮渡。自己没什么文化积淀,到博物馆也只能看热闹。户部巷的小吃不错,我最爱烧烤了。对于桂林的我来说,轮渡是种挺新鲜的体验。

10月3日和武大同学郭远宇游了武汉黄鹤楼等地。在黄鹤楼,发现那里竟有伍纯道的题字!

晚上看了司马南的一个辩论电影分不分级的视频,里面的一些观点值得讨论深思,你说我在大学的时光里,该不该看限制电影?

这就是我的一个月的大学生活,或许我还并未深入体会到大学是怎样的,但无论怎样,我肯定会把握好在大学的日子。我相信单单一个大学肯定不能决定我的整个人生,但没把握好大学的时光绝对我人生重要的一个阶段的决定权我丧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