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在我国放映后,被一些情节简单的国产电影毒害的广大观众自然被此片震撼,《盗》也成为高智商电影的代表。其实过后冷静想想,《盗》不见得有多高智商,诺兰的剧本的确下了功夫,这我肯定。但正因剧本下了功夫,故《盗》的逻辑严谨,设定完备,于是跟着片中的情节走,理解剧情及多层梦境也不难。有人把结尾的陀螺到底停不停当作此片高智商之处,这显然是不恰当的,这不就是个常规的开放性结局吗?很多影片都用过此手法。若电影剧情构造精巧、结局出乎意料就足以算作高智商电影的话,诺兰处女作《追随》在我看来就算优秀高智商电影的典范,当然,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盗》也不失水准!

我不想深究《盗》和高智商电影的定义,若笼统定义高智商电影就是那些“看不懂”、“峰回路转”、“不知所云”但又不是胡说八道,有高人整理出头绪,你看他的影评说得也还在理的影片,那么差不多希区柯克、黑泽明都算“高智商”电影大师了。不谈那么久远,当今的大卫林奇、大卫芬奇、查理考夫曼、今敏的作品都是优秀的高智商影片。除他们的作品,《禁闭岛》、《第六感》、《致命ID》、《一级恐惧》、《万能钥匙》也是当今卓越的高智商影片代表。

百闻不如一见,其实你只要看过十部左右的高智商电影,就会发现那些因涉及深刻复杂的精神分析而高智商的影片才是真正的高智商影片。毕竟我们多数人不是心理学、犯罪分析、哲学等方面的专家,甚至稍有爱好勉强算作入门的人也少之又少,所以对于这些探讨心灵、人格分裂、现实与虚幻(梦、戏中戏)混淆的影视作品我们无能为力,别说理解背后的思想了,就算看懂剧情也得找高人的解析。其他类的高智商,如斗智类(巧妙犯罪、猜谜游戏)、剧情类(结构精巧、欧亨利结尾、人物错综复杂、蒙太奇高超)、艺术类(宗教、文艺前卫)等,我们大抵都有些自己的理解,于是与他人聊天也有话题,自然这些高智商电影容易“出名”.而深刻精神分析的电影则要么全看懂,要么一点也看不懂,于是观众要么讨厌没兴趣,要么把它捧为神作。

我之前说不想深究《盗》和高智商电影的定义,那么精神分析的影片更不想探讨了。一是没资格,自己也是外行;二是没意义,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读者也不会看我肤浅的论调。写了这么多废话,其实就想写写一部校园爱情动画的观后感,因为动画涉及了“双重人格”,就忍不住联想到了高智商电影。

动画的导演是大名鼎鼎(同时也是臭名昭着)的痞子庵野秀明。这位导演再加上校园爱情动画我想大家也猜到是哪部作品了吧–《他和她的故事》。故事情节不复杂曲折,更算不上高智商,但人物性格设定很有意思。女主宫泽雪野在学校是个品学兼优,无可挑剔的女孩,在家则邋遢,脾气暴躁,并且是个虚荣心极度膨胀的人。男主有马总一郎也是一位表面光鲜内心扭曲的男孩。正是这样一部男女主人公都“双重人格”的作品,使得故事不单单是个爱情故事,其背后包含了深深的社会思考。

川端康成在《有马稻子》中提到有马稻子性格有相反面,而本作男主角也姓有马,不知有无关联还仅仅是巧合。可能这会让人联想是否是日本人精神特点,但我愿把这种“人性两面化”当作全人类普遍特点。当然“两重人格”不见得是坏事,正常的社会交往哪能缺少“多重人格”?或者说正常的交往必然会促成人格的多面,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是这个道理,单一性格反到有精神病的嫌疑。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既然交往会产生性格多面性,那为什么我们还会批评某人做作,虚伪,厚黑甚至阴险呢?用哲学的话说,这不就是事物发展的趋势吗?就算认为厚黑是性格不利发展的结果,不值得追求,但性格多面也有好处,会发展扭曲的界限在哪呢?这些问题就深了,就如探讨多个是具体多少一样,争论不清。

但做作虚伪的产生条件还是可谈谈的。在我看来,人与人,人与环境的联系可通过“标签”产生。人的性格说到底是社会意识形态的反映。社会意识作用于个人精神上有效办法就是“标签”(当然还有很多方法),而“标签”肯定带有倾向性。初期我们已有的世界观可能会与“标签”冲突,但解决方法只有一个:将自己世界观倾向于“标签”,试图尽量融合此标签。因为我们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世界观,放弃等于向环境投降,也不可能改变“标签”,因为这是别人施加给你的。

举个例子,假如一人从小被夸“漂亮”,那么与漂亮有关的标签就打在了她的身上。她内心或许会有这样的激荡:“我从来没在乎我是否漂亮,但他们说我漂亮,当我行为向某方面倾向时,他们说我更漂亮。若我照着这方面做,是和我想法矛盾的,我根本不想花精力在这方面 ,但我不这样做他们又会为我打上其它标签,无论如何,标签总不能恰好打在我想法中,那就不如照着漂亮的标准做吧,反正没什么害处。 ”于是她会向漂亮努力,如注意身材,着装,表情等。

标签本身没有危害,如“诚信”,“好学”,“聪明”等等,但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人不可能永远保持标签,当社会环境不断强化一个人的标签时,有益的标签也会有反作用。

如“助人为乐”,“活雷锋”,当人被打上这些标签时,他是否得天天做好事,没有一点私利?他的精神压力是否有人体谅?如果一人被打上贬义标签,他开始可能不断努力,但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洗去标签时,就很有可能破罐子破摔,反正做不好,乱搞了。这就是产生心理变态的一条途径。

不过,人不可能超越标签,只能在“标签人生”中寻求对自己最有益的外在表现(这是我的认为,因为趋利避害是生物本能,但我无法论证它是充分条件)。这并不难做到,只要控制得好,就是正常人。故正常人也会有些懂得配合、分场合说话的能力。

所以性格就是在社会环境中相互作用形成的,别人给你打上标签,你也可给别人打上标签。我们正是带着标签长大,并在环境中不断加强好的标签,减弱坏的标签。自然,性格要由他人评判了。

想到我就是个被定性“内向”、“沉默”的人,有时有些议题很想表达自己观点,但一说就会得到别人反馈,“哦,你也会这样?”、 “啊,你昨天的表现真震撼啊!”于是……自己渐渐缩回了那个被塑造的性格。

人很想融入群体,但最怕别人觉得自己奇怪。我不知这在心理学上怎么解释。人们潜移默化地接受了一种协调、和谐的美学感受,这本没错,但有时对人性格也有此要求,就多余了。于是,马太效应产生了,本来一个人的某种性格倾向只是一点点,一旦被标签后就会放大到扭曲。

女主宫泽,与其说她装、伪、虚荣,倒不如说她没有勇气发下标签。一旦放下标签,将会体会到更广阔的世界。本作高就高在细腻生动的描绘了一个人如何放下标签的心理挣扎。有相同青春苦闷的人看到这样的一部作品,能不产生共鸣吗?

尼采说过:“许多人所谓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实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初看这句话您肯定会觉得若这么做此人肯定悲惨。但看了《她和他的故事》后你会觉得,为自己而活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这也是最近《北京青年》火的原因吧。

爱因斯坦论述教育问题时对学分制有这样的批判:”由于太多和太杂的学科(学分制)造成的青年人的过重的负担,大大危害了这种独立思考的发展。负担过重必导致肤浅。教育应当使所提供的东西让学生作为一种宝贵的礼物来接受,而不是作为一种艰苦的任务要他去负担。”当你冷静思考“学分制真的能促进学生个性发展,使他们做爱做的事吗?”时,到了大学才真正体会到学分制什么的都是狗屁,所以才有钱理群的忧虑:”我们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大学本来就是职业教育,没有对学生进行心灵完善的义务。性格的多面性形不形成关系到人生命运的好坏,呵,不知该说这是讽刺还是锻炼人适应力。

其实若按照严格的双重人格定义来说,宫泽雪野、有马总一郎都不算双重人格,顶多有性格多面。真正的双重人格,人格与人格间记忆是独立的,如同样是动画神作《妖精的旋律》中的露西,《搏击俱乐部》里杰克、泰勒的两种人格。所以双重人格我打了引号。但当人为适应环境而做出丧尽天良的事后还必须告诉自己没办法,形势所迫,要心安理得时,这跟独立的两个人格有啥区别?甚至比真正的多重人格还要恐怖。孟子说:“此之谓失其本心。”性格多面只为应付环境那还罢了,若因此改变本心,违背初衷,正如《死亡笔记》的片头歌词所说:“人类是狗屎。”

记得几年前听过一则新闻,有位老人被车撞倒后一位年轻人送老人去医院,结果老人死死抓住年轻人不放,非得说是他撞的。甚觉悲哀,老人一生历经沧桑,通识的人情世故不知多少,本是社会上人们最应尊敬的群体,是年轻人的典范。结果,竟是这样的表现,简直是社会的悲哀。听长辈说,毛泽东时代不是这样的。于是从这时起,我开始读毛主席的文章,对毛泽东更加敬佩,对社会主义、改革开放、自由民主有了新的思考。这件事也算是“导火索”吧,引导我的世界观成熟。

除去“双重人格”,本片还有很多亮点。其它的方面我不想再评了,作为一篇稍微完整的影评,总得涉及些动画艺术的评论吧。音乐很不错,OP、ED都有特色,看动画时我觉得ED音乐更带感,不过现在觉得OP更值得回味。本片很容易看出带有EVA的风格,无论是剪辑分镜还是结尾深层的心理对话。意像如路灯,马路,天桥,电线杆都与EVA有相似之处。特别是内心独白实在很多,多到以为自己在看EVA最后两集。

画风,前面精致(也好不到哪里去),后面坑爹,坑到连导演也换了,低级特效,静止画面省钱法都出来了,简直是拿着黑白草稿图当幻灯片从你眼前掠,让人以为在看汤浅政明的动画。有人说导致最后垃圾画风是由于经费问题,当然,傻子都能想到这是主要原因。我觉得庵野秀明本身也有原因,肯定又沉浸在他那阴郁的个人世界里不能自拔了,使得人物性格的变化不明、扭曲到爆。

但就是这样低级的画风,最终还是被它习惯,被它感动。有时觉得自己就是有马,小心谨慎的背后有着一颗满是创伤的心,时常孤独的与被自己驻进高墙里的那个真实自己对话。内心的表达与不表达,勇气与怯弱,卑鄙、胆小、狡猾交织于一体,人性中那份特殊的底层的“真正隔阂”(甚至比“标签”还复杂的深层隐藏)该怎么破?人生的各种困惑迷茫,矛盾点该怎样解决?这绝不是心理医生一句You are right一句You are very good能解决的。

复杂纠结的人际关系,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不知道同父母如何沟通,不懂得对人打开心扉,对人生的彷徨,对世界的恐惧,这些问题是我也是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过的。也许今天以为领悟了,到了明天,又有新的矛盾。或许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每个时期每个阶段都能交出不同的答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