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两周的课,大学也不过如此。

高数课老师就是把书上的东西重复一遍,你自己看不懂书的话,也就听不懂——这是前几节高数课我的认为。后来老师上课讲了些例题,很多是我之前一个人瞎搞时没写出的——于是高数课又有了意思。当然,数学依旧是我的喜爱,高数课学的东西依旧不够,对于我。我常逛的数学论坛、博客有:数学中国、陆元鸿老师的《数学中国》园地、东方论坛数学专区、Matrix67博客、科学空间|Scientific Spaces等,这些都是学习交流数学,提高自己的好地方,有兴趣的朋友可看看。

英语课和高中时的上法大不相同,大学英语老师都不再系统的讲解知识,只有靠自己积累。大学英语注重听和说,而这两个方面恰是我欠缺的,看来大学有我学的了。

计算机基础课很爽,老师很幽默,知识很渊博。鼓励我们适当的逃课也是可以的,要去KTV、赌场看看,毕竟都成年了,呵呵。计算机基础大多数我都懂,我上课相当于复习,不过能系统的学学,查漏补缺也不错。我的舍友们计算机水平就差多了,几乎不懂。武汉的电脑城我去逛了下,热情得不得了,一进去五六个人围着你,“来这里看看”,“来我们这看看”,“我们做很多品牌代理,随你选”……想到桂林的甲天下电脑城,那个冷漠啊,你进去问问想试一下都不干,竞争的压力不同。C语言到第八周才开。之前我对显卡的编号理解有误,经同学指点,恍然大悟。 政治课老师思想的深度与广度没有我预想的高。两个例子,她认为药家鑫判重了,说孔庆东说的话不负责任。她认为韩德强打人不对,韩德强爱毛泽东,老人骂毛泽东,老人的观点与韩德强不同,韩德强骂老人是汉奸,说以韩德强将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都骂成汉奸。这是政治老师的立场与逻辑。老师与我能达成共识的是要爱中国自己的文化,不要盲目相信西方文化,抛弃了自己的根。能在这点上达成共识,老师还是不错的。肤浅不是罪过,误解孔庆东的人大多是好人。

大学实践的任务增多,这是我所缺的,也是我要锻炼的。

舍友说以前自己没比别人努力,却比别人考得好,我们不需要太努力,只要抓紧自习时间,把课本上的题做好就行了,玩的时候就玩,这样才潇洒。我问他你的观点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抄来的,他说是自己的经验。我想说,你能掌握的知识别人也能掌握,能瞬间想出别人想不到的或最精简的方法,只有少数人在少数次做到。只有比别人努力,才能超越别人。你之所以用自己的经验总结出这些结论,是因为你没有超越同龄人的意识形态。我们社会有各种意识形态,有老师的,有媒体的,有官方的,有网上的,有长辈的,有自己同龄人的。其它的意识形态我们可以不搭理,或凭着自己的反叛硬是不信,但同龄人的意识形态是最难超越的,因为自己要和他们玩、他们生活、他们共事,你总和同龄人观点不同怎么共处?所以我也只是想说,终究没有说出来。想到当年高中时的学习氛围,现在想获得也难。正因为同龄人的意识形态也会有不同,所以才有物以类聚的说法罢。

《我们走在大路上》唱道:“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然而我们的大学正在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培养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我的大学很可能会培养这样的人,或许我的“终究没有说出来”也是一种入门级的“懂得配合”吧。但是我该如何既不想坏又要卓越呢,海明威说过:“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值得我们去奋斗。”我同意后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