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写过《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我与世界没啥好谈的,世界别坑我就行啦。2013年即将到来,谈谈这个世界还是有聊的。

12年1月我写过《2012新年随想》,这是我高中写的,算是我高中时的“代表作”了,基本表达了我高中阶段的世界观。现在回头看这篇文章,自恋的说一句,写的还不错。那时自己世界观的基本框架,现在也没变。今年的事太多,奋斗在高三,落座在武汉理工大。人生重大事件的更迭,不过就是“病去如抽丝”那般抽丝而已。世上的事有好有坏,有的顺心有的逆心,顺心大喜逆心后悔,不过是情感常态,说一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或“做了的事不后悔”,只不过是心的克制。

世上无论好坏事,都没有绝对的对错,后悔与不后悔,都会成为人生的积淀。于是人也一样,初到新环境,结识新朋友,建立新友谊,日久见人心。到最后难免磕磕碰碰,有所摩擦。朋友有世俗的,有超然的,人生态度越到分支越到细节就越相差甚远。当大家都世俗时,你超然,自然与世俗的格格不入。所以,要互相理解。理解万岁!

谈到此,还是自己,说说世界吧。今年国内变故多多,在我看来就四件大事,南海,钓鱼岛,中日货币互换,十八大。其它小事深究起来也不简单。四件大事加无数小事,说到底就是中国和美国的事。要我谈国际形势我谈不了,我谈世界也只能从我自己谈。伟人说理解了自己就理解了半个世界,其实啊,理解自己的难度超过理解整个世界。今年的我对毛泽东更加敬佩,其实也是国际形势决定的。超越媒体舆论的意识形态,人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我是普通的学生,我没有一笔款在国外,我没有可用来坑的爹,我以后工作了只能看老板脸色行事,我以后是要被剥削的。从前的资本家剥削农民,现在农民剥削完了,就继续剥削大学生,剥削本来要成为中产阶级的人。不能放弃共同富裕,因为新中国成立前的社会就是贫富差距大的社会,放弃了共同富裕,那么,建立新中国不就白折腾了?林彪说:“资本主义就是少数人发财,社会主义就是大家发财。”一句话点明了所有穷学生的选择。

26日武汉下雪了。1893年12月26日的这天,是毛主席的出生。雪是雨的精灵,我从小生活在桂林,有印象的下雪只有一次。故这是我第二次见雪。不过,见雪不如世界变白。有位老师我觉得思想很那个,但作为学生是不能骂老师的,岳不群那样的人,令狐冲可曾有对老师不敬?向侠者看齐,就是一种道。28日的英语课圣诞活动,很开心,最后因我作业做得不错还发了个奖给我,这是快乐。

苏格拉底说未经反思的人生不值得活。反思了自己,才能对世界认识更清。不反思己身,认不清世界,是无知;反思了自我,却带着有色眼镜认识世界,是缺德。